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琴声 伯牙子期的故事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549 2014-03-15 14:55:51

  这是入丞相府后她第一次记起百里鱼兮四个字,半年来,她忍着不见水儿,不见行儿,却独独不能不想他,羞月公子,他虽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宫贵族,也不是飞黄腾达的权臣之后,只是新任尚书庶出的儿子,可那一身的清冷气质却令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从前他对着自己时甜甜的叫姐姐,总能惊诧了许多人的眼睛,让人不能理解为何羞月公子会对一个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大夫青眼相看。如今他离开帝京,正如鲤鱼入水,蛟龙腾空,自由的很,怕是再也不会想起她来了。

她蓦地将那盒子摔在地上,落玉吃了一惊,正要去拾起来,却被她止住,她冷冷道:“下去。”

落玉不敢多言,只得退下。自从病好后,她家小姐似乎愈来愈冷漠,愈发让人看不懂了。那个锦盒,不但从没打开过,连上面的灰尘也不许拂去。现在她又这么恨的摔了,眼中的阴鸷十分骇人,她不禁打了个冷战。

在景丞相府的日子过得十分平静,宁王从那日以后倒是没有了消息,除却五皇子慕容皎月曾来丞相府过一次,连尹若飞也不见了踪影。景楚云每日的事情便是下帖回帖,与京城的贵女们宴会相聚,无所事事。但是这其中的情谊却渐渐深了起来。景楚云挑了几个位高权重的大官之女深交,其中也有身份不高的锦衣卫指挥使玉麒麟之女玉然儿。想到玉麒麟当日秘密送给自己的那二十名暗卫,景楚云眯了眯眼睛,笑了。自她入京以来,总是要依靠别人的势力,只在尹若飞那便不知道让她受了多少无妄之气,如今她也有了自己的势力,这二十名暗卫在见识过她的轻功后便没有一个敢不听从命令的。本来即将跟着一个小女子的不服之气消失殆尽,反而十分佩服。可是他们怎么知道,她习轻功只十年,况且没有内力,她每日里要吃多大的苦才练就了别人需要花二十年才能练成的轻功?

七公主如楚云所愿嫁给了霍玉郎。公主大婚那日,天上下起了大雪,霍玉郎一身红色喜服,等着喜轿的到来,白雪映衬着红服,愈加显得他玉树临风。他朝着对面胡同微微一笑,在那角落里,景楚云盈盈而立,目光似有深意,唇边带着不可捉摸的笑。霍玉郎点点头,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景楚云十分满意,转身隐入了风雪之中,翩然而去。

回府的路上,雪骤然大了起来,楚云身体僵在一个茶楼外面,那一抹紫衣是那么熟悉,那身衣服的主人说道:“呵呵,你不懂,伯牙绝弦,哪是因为这个,他是因为没有了知音。”说罢,叹了一声,直叹得楚云一个踉跄,脸色瞬间变了。这时候又一个声音响起:“那么子期和伯牙,到底谁是谁的知音呢?”

景楚云听的更加难过,抬脚就欲走,这时却来了个小二招呼道:“小姐,进来喝杯茶吧,您站在外面可有一会了。”

闻言,屋内说话的人皆向外望去,那紫衣人回头的时候,只瞧见一片流光溢彩的裙角翩然而过。

景楚云近乎狼狈的回到相府,鹅毛大雪落在她身上,久久都未曾化去。落玉看到她时惊道:“小姐,您怎么坐在院子里,雪大,当心伤了身子!”

说罢,连忙拉住她起身,这才发现她脸色苍白,似乎是冻僵了。

景楚云狠狠的病了一场,她知道,这是当初蛊虫嗜血后身体虚弱造成的。大雪下了五日,景楚云便病了五日,滴水未进,这可急坏了景岚卿与景夫人,景夫人更是衣不解带的照顾着。

雪停的那天,景楚云才喝下了一口水,从昏迷中惊醒。似乎是做了个冗长的梦,眼皮沉重无比,她拼命睁开,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而面前还坐着一个陌生男子。景夫人一见她醒来,哭道:“女儿,你可醒来了。”

那个陌生的男子道:“云儿,你感觉怎么样了?”

景楚云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似有疑虑。那男子却道:“怎么了?你及笄礼我没有回来,是生二哥的气了吗?”

她这才知道,这人便是二哥景岁寒了。细看下,他确实是长的与李姨娘有七分相似,皮肤很白,大大的眼睛透亮,却是单眼皮,只是那单眼皮却生的十分漂亮,勾人心魄。

见她不说话,景岁寒笑嘻嘻的又道:“好妹妹,别生气了。看在我为你寻来了这么好的琴的份上,也不要生气了。”

她的目光随着他的话看向不远处的桌子,那上面正静静放着一把通体漆黑的琴,她勉强笑了笑道:“二哥与大哥送我的都是这么黑漆漆的东西。”

“你醒了就好,让落玉做些吃的来吧。”景夫人道。

不一会,落玉便提了食盒进来,景夫人看着她喝下一碗粥才走了。她见夫人走了,从怀中拿出景楚轩送她的那项链,她是沾过那蛊虫的,身体再难好了,如今受了大寒,难道真的是凭这么个小东西渡过难关的吗?

转而看向那把琴,想来景小姐该是十分喜欢弹琴的,否则景岁寒怎么寻了把琴送她?勉强支撑着身子走到琴旁,竟情不自禁的弹了起来。一曲终了,她惊觉自己弹的竟是那日在尹西然院子里听到的曲子!她看了看落满尘土的锦盒,那里面正是这首曲子的琴谱。

门外白袍翻飞,景楚轩已经站了多时,此时他愈加怀疑,房内的女子不是自己的妹妹景楚云了。忽然听到落玉道:“大少爷,您怎么来了?”

屋内的琴似乎同时呜咽了一声,景楚轩顿了顿身形,对着落玉摆了一下手,撩起袍子进了屋,对景楚云道:“我听娘说你醒了,便来看看你。”

景楚云不知道他在门外站了多久,有没有听到自己弹琴,心里兀自忐忑:怎么如此大意?这琴音可不是谁人都能模仿的,懂音律的人一听便知是否一个人弹的。哎!她暗叹一声,果然这样的感情是要不得的,险些坏了大事。心中这样想着,已然想好了说辞。对景楚轩道:“大哥快请坐吧,落玉,上茶!”

景楚轩翩然坐下,微微一笑道:“妹妹似乎有心事?”

景楚云道:“哪里有什么心事,病了这几天,心情有点烦躁不安。”

景楚轩直直看着她的眼睛,眼中波光流转,暗藏深意:“可听妹妹的琴声,好像带着丝丝的惆怅。妹妹,有什么过不去的事呢?”

“呵呵,”景楚云轻笑出声,“哥哥没有听出刚才那曲子是伯牙子期吗?当然会有这种伤心的情绪。”

“是吗?”景楚轩喃喃道,心中疑虑着开了口:“等过几日,南郊的腊梅就要开了,往年你最爱雪中赏梅,今年要去吗?”

“腊月要来了吗?”景楚云问道。

这次景楚轩却是吃吃的笑了:“你病的糊涂了吧,今天是冬月初十。离腊月还早呢!只是今年特别的冷,那腊梅似乎有早开的迹象。不过你身子弱,不知道娘她会不会同意。”

景楚云却仿佛不是很感兴趣,心不在焉的把玩着茶杯,道:“问过娘再说吧。”

景楚云眼底的疑虑却是消失了,站起身来告了辞。落玉却是一边收拾杯子,一边埋怨道:“大少爷这是怎么了?明知小姐您身子骨弱,哪里就去看过腊梅了?怎么今年突然想到要去雪中赏梅?也不怕冻坏了小姐。”

楚云却没有说话,望着门口,无声的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