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苏离 京城第一歌妓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323 2014-03-15 14:55:51

  尹西然醒来时已经是夜班子时,他感到一阵头疼,才想起自己应该是在映月楼喝酒,正迷糊之际,听见一个女子的声音说道:“你醒了?”

尹西然看着眼前巧笑倩兮的女子,不禁迷茫了,他问道:“你是?”

“小女苏离。”

“苏离?”尹西然站起身来,才发现自己竟是在一片树林中。

苏离见他不语道:“公子,你忘了,今天你喝醉了酒,将我带到这里。”

“是吗?我不记得了。”尹西然揉了揉眼角,这才想起,苏离这个名字非常的熟悉,他转过头问道:“莫非你是映月楼的……”

话没说完,苏离就漠然点了点头,是的,她就是映月楼的歌妓,因为容貌出众,歌喉美妙异常,且颇有才学,故被人称作京城第一歌妓。

苏离显然是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谈下去,她开口问道:“公子,你可是有什么伤心事?你今天似乎是认错了人,我瞧你说话的时候,好像有什么难过的事情。”

尹西然道:“没什么,就是喝多了酒而已。”

苏离微微一笑,道:“我给公子唱首曲子吧,也许您听了就不难过了。”

说罢,也不等尹西然回答便自顾唱了起来:竹篙撑,乌蓬摇,龙船调。素手牵,青丝绾,越女和,浣纱谣。东风软,珠帘卷,佳人吟,画堂春。丹青绢,馨墨冉,玉郎赋,临江山~~~

一曲终了,苏离笑道:“公子觉得小女唱的如何?”

尹西然赞叹道:“苏小姐唱功了得,名不虚传。”

苏离听了这话,怅然道:“人人道我唱功佳,却不知道,世上音律皆由心而发,如果没了感情,唱功再好,也唱不出动人的歌曲来。”

尹西然叹道:“苏小姐是懂音律之人。”

苏离见他实意赞美,不禁笑道:“公子心情可好些了?”

尹西然点头道了声谢。

苏离又道:“公子要谢我,不如告知小女尊姓大名。”

尹西然道:“在下尹西然。”

苏离道:“原来是尹三公子。”

“你认识我?”尹西然问道。

“三公子琴弹得天下无双,苏离怎么会不认识?”

“苏小姐过奖。”

看着眼前谦谦有礼的尹西然,苏离心中一动,听说这位公子一直执着于景丞相家的小姐,二人情意相投,如今尹西然醉后吐真言,难道是两人出现了什么问题?

从树林回到尹府以后,尹西然日日沉浸在酒中,一连几日不曾出府。景楚云有点放心不下,她知道如果透露自己想要利用尹若飞的感情报仇的事会让他难过,但是,她还是决定要告诉他,这是一次下了大注的赌博,赢了,尹西然还是她的,输了,她的人生从此将不再有希望,只剩下无边无际的仇恨。

楚云正在心中默默祈祷之时,她的一个暗卫到了。那暗卫道:“小姐,已经查到了,那女子是映月楼的歌妓苏离。”

“苏离?”楚云在心中默念,突然想到当时她与霍玉郎想要害宁王时还曾经想到过利用此女。“那个京城第一歌妓?”

“是的,小姐。”

“我知道了,你去吧。”

黑夜之中,那一袭宽大的黑色长袍在风中如鬼魅般穿行,黑袍主人蒙着面纱,看不清眉目,只眉心一点朱砂痣异常耀眼。

百里鱼兮穿着初到京城时的衣衫,跃进了映月楼,飞檐走壁如云朵般轻盈,最终在一间朱红大门前停了下来,这就是京城第一名妓苏离的房间。她**了纸窗,看到一个美人正在独自低吟浅唱,双目中不觉瞬间燃起火焰:女人的嫉妒心是很可怕的,虽然这个美人只与尹西然见过一次,可是他们竟在树林里孤男寡女共处了这么久,鱼兮只觉得胸中一股怒火就要喷涌而出,而她不敢保证,再继续听这动听的歌声下去,她会不会闯进去掐断那美人的脖子!

屛住呼吸,如她来时一样,百里鱼兮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映月楼。在回到相府后,百里鱼兮便彻底消失,眉心的朱砂痣也瞬间全无。

第二日,楚云叫了轿子,出了趟门,因为她的暗卫告诉她,今日,三公子竟然又去了映月楼!

到了映月楼下,陌乾正百无聊赖的守在那里,看到楚云来了,就像要跑去报信,却被落玉一把抓住动弹不得。楚云问了尹西然的包间,并在他旁边也定了包间,却是谁都没让进去。至于陌乾,被落玉一把抓住后,连拖带抓塞进轿子带回丞相府了。楚云在那包房里听的真切,苏离的歌声如黄鹂般婉转悦耳,唱的是“桃花醉”:竹篙撑,乌蓬摇,龙船调。素手牵,青丝绾,越女和,浣纱谣。东风软,珠帘卷,佳人吟,画堂春。丹青绢,馨墨冉,玉郎赋,临江山~~~

“珠帘卷,佳人吟,画堂春,呵呵,”楚云坐在梳妆镜前,不觉双目含泪,“真是缠绵啊,丹青绢,馨墨冉,玉郎赋,临江山。好一对璧人。”

楚云拿起镶嵌着碧玺石的酒壶,猛地灌了一口酒,接着狠狠把那酒壶摔在地上-----那是不久前,尹西然送她的,可是此刻,楚云觉得自己或许已经不再需要它了。因为此刻,她的胸中燃烧的,只有熊熊的怒火,楚云觉得,如果不找个地方发泄一下,自己或许就要疯了。她还没有意识到,今晚她已经喝了太多的酒,不知不觉已经醉了。

尹西然在映月楼待了好久,接近子时才起身离开,这时他才发现,陌乾不见了。他疑惑道:“这小子从没这样过。难道出事了?”

他飞快的赶回尹府,管家却告诉他,陌乾自从和他出去后就没回来过。这下尹西然有些慌了,陌乾只是个小厮,他会出什么事呢?以前就算再晚陌乾也不会丢下他自己走开,今日之事必有蹊跷。正思虑着,却见陌乾哭丧着脸一瘸一拐的回来了。他问道:“怎么回事?”

“公子。”陌乾哭道,“都怪小的没用,都怪小的没用。”

看着抽抽搭搭的陌乾,尹西然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快说!”

“今天下午,景小姐去了映月楼……小的正想去通报,却被落玉抓了回景丞相府,小的被落玉揍到现在才放回来啊……”

尹西然沉默了,他随即猜到这其中定是有人暗中操作,否则,为何苏离这么久都没有音讯,偏偏今日却派人传信让他过去一趟?为何自己一到映月楼,楚云就知道了?而自己接到信后,只告诉陌乾到映月楼等着,并没有和陌乾一起去,如果有人跟踪,自己不可能没感觉。既然不是自己人走漏了风声,那么到底是谁呢?可是如今尹西然顾不上想这些,他只想知道,楚云知道这件事后会怎么样?

楚云,如果你真的只是为了报仇而利用我哥和我的感情,那么你一定会对此事无动于衷。反之,就证明你心中是有我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