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计中计1 玉然儿再嫁世子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064 2014-03-15 14:55:51

  七公主慕容娇自婚后有很久都未曾见过楚云,除了其中几次宫宴,这还是七公主第一次驾临丞相府。

楚云给七公主行了礼,七公主问道:“景姐姐,最近可好?”

楚云道:“公主挂心了,臣女很好。”

七公主道:“你我姐妹,不必如此拘礼。”

楚云细细打量着七公主,只见她肤若凝脂,面似朝霞,十分美丽,楚云叹道:“公主殿下竟比之前还要美上三分!”

七公主笑道:“这其中景姐姐功劳最大!若没有景姐姐的教诲,我还不会如此甘心嫁到霍家。”

楚云笑道:“是公主福气大。驸马待您好吗?”

七公主腼腆一笑道:“是的。驸马待我很好。”

“不知道公主殿下次来是为何?”

“我知道你与玉然儿是好友,如今她在靖国公府住着也有些时日了,前日她托人给我捎了话,说在国公府过的十分辛苦。现下她即不是国公府的人,也不再是玉家的小姐,着实可怜。”

“这?”楚云疑惑,心道这玉然儿怎么会求到七公主那里去?

“景姐姐,早先我未出阁时,与那玉然儿也有些交情。如今玉然儿有难,我也不能不管。景姐姐,你说,该怎么办?”

楚云看着七公主,心中暗道:七公主何时对别人的事如此上心了?那玉然儿与她交情再好,如今既然牵涉到了国公府,况且这国公府与玉麒麟都是皇帝虽重用却防备的紧的人,七公主更应该避嫌才对。

想到这里,楚云心中微动,她微微一笑道:“我只是一介女子,又有什么办法呢?”

七公主见她这样说,急道:“景姐姐,我有个法子,可是需要你相助。”

“哦?”楚云道,“公主有什么法子?”

七公主道:“让然儿与世子尽快圆房,成就了事实,那国公府不承认也得承认。”

楚云道:“公主殿下,那靖国公拖着不让再次举行婚礼,摆明了就是不想让玉然儿成为靖国公府的人。现在然儿住在国公府,我们都不得相见,您要这么做事何其难,想来我是帮不上您的忙了。”

七公主道:“姐姐忘了,国公府里还有刘舒雨么?”

楚云笑道:“如此说来,公主已经想好如何应对了?”

七公主点头微笑道:“只需姐姐如此帮我……”

这天,楚云对国公府的小姐刘舒雨送上了拜帖。

进入国公府,七公主早已到了,此刻正与刘舒雨闲聊。刘舒雨是个生性洒脱之人,正不耐烦的应付,听见景小姐到了,立刻绽开了笑脸迎了过来。楚云与刘舒雨互相行了礼,目光扫过端坐的七公主,却不曾忽略七公主眼中一闪而逝的狠戾。

饮过茶后,七公主提出要去看望玉然儿,刘舒雨十分爽快的答应了。

在刘舒雨的引领下,二人很快来道玉然儿的住处,那是府中十分偏僻的一处地方,一个小小的院子,进了门,只有一个婆子和两个小丫鬟,可见玉然儿在国公府过的确实不太好。

说来也是,那世子刘晟已经有了世子妃,而玉然儿虽然是御赐的,可到底是个妾。玉然儿做梦也没有想到这贵妾的身份竟然让她骑虎难下,不仅老国公不喜欢她,连世子妃也不待见她。日子艰辛可想而知。玉然儿见了景楚云,还未言语就流下了眼泪。

刘舒雨在一旁问道:“是有人欺负你了么?”

玉然儿赶忙擦干眼泪强颜道:“没有,只是许久未见云儿,如今在这见到了,觉得亲切。”

景楚云哪里不清楚她心中的苦楚?只是当着国公府的人不好发作罢了,连忙说道:“雨儿,我想与玉小姐单独说几句话,可以吗?”

刘舒雨道:“当然可以。公主殿下,你久未来了,我哥哥养的花都开的正好,咱们去瞧瞧。”

七公主深深看了一眼景楚云,楚云会意一笑。七公主这才满意的跟着刘舒雨走了。

七公主心不在焉的跟着刘舒雨赏着花,眼光却不时瞄向玉然儿居住的那个小院子的方向。过了约莫半个时辰,一个小丫鬟快步走来,在刘舒雨耳边说了些什么,就见刘舒雨脸色一变,对她说道:“公主殿下,恕臣女怠慢了,今日府中有事,请公主……”

话未说完,七公主就会意道:“那景姐姐?”

刘舒雨道:“既然景姐姐与玉小姐有话要说,待她们说完了,我自会送她回去。”

公主道:“也好,客随主便。那本宫就先告辞了。”

七公主走后,刘舒雨匆匆走到玉然儿的院子,估摸着此刻应该是大门紧闭,却不曾想,那大门开着,洒扫的婆子在一旁扫着地,见她来了赶忙行礼。刘舒雨问道:“世子呢?”

那婆子明显是楞住了,答道:“世子刚刚来了一趟,却匆匆走了!”

“在这呆了多久?”

“半盏茶的时间都不到。似乎是和玉姑娘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刘舒雨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些,快步走到门口,推开了房门,却见楚云与玉然儿好端端的坐在屋里,不禁呆住了。

见到刘舒雨,楚云笑道:“你这是怎么了?”

刘舒雨这才反应过来,笑着说道:“没事,七公主先回去了,让我来告诉你一声。”

楚云道:“既然七公主都回去了,那我也该走了,免得我娘担心了。”

说罢站起身来向外走去,行至门口,她回头看了一眼玉然儿,眼波流转,似有深意。玉然儿没有起身相送,只是看着她微微笑着。

楚云走后,那世子刘晟也不知道怎么的,当日晚上竟然宿在了玉然儿的院子里。靖国公知道后大怒,可是木已成舟,况且这婚事又是皇帝钦定的,也不的不将玉然儿接到主院里,这下,玉然儿成了正经主子,心中不免对楚云十分感激。刘晟本是因为婚礼当日出了事怪罪到玉麒麟的头上,所以才冷落了玉然儿。但是在与玉然儿真正成了夫妻后发现,玉家的小姐比起他那位骄奢成性的世子妃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有了温柔似水的侧妃,当然再也瞧不上那位骄傲的正妃了。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