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计中计3 一笑解千愁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644 2014-03-15 14:55:51

  楚云问完了话,对红玉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红玉已然吓得魂不守舍,瘫倒在地。

楚云道:“你对世子谎称玉侧妃得了急病,将他骗去。又对舒雨小姐说世子在玉侧妃院子里欲行不轨。当时,明明是我与玉侧妃一同在屋内,你即是要陷害我们二人。你可知道,我与玉侧妃并没有喝下那杯放了药的茶,”说道这里,楚云的望向七公主,目光如炬道,“迷情散是稀有之物,寻常人等根本无处可寻。你一个小小的婢女,在何处寻得此等污秽之物?你说,是谁教你这么做?”

事已至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明明就是红玉要陷害景小姐。不过,区区一个丫鬟,哪来的胆子敢陷害重臣之女?定是幕后有人指使!待到楚云想要审问红玉时,却见那丫头已经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待到御医前来查看,依然已经中毒身亡了。

皇后看着大殿中间不卑不亢的楚云,眼中流露赞许之色。

这一场闹剧无疾而终。而皇帝指婚的事因为这场闹剧不了了之。楚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已是皇帝第二次想要将她嫁出去。亏得七公主来了这一出,否则,今日真不知道要怎么逃掉这一劫呢!楚云望向霍玉郎无声的笑了:人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你敬我,你我便是盟友,否则,你我同盟就此作罢。

回去的路上,景夫人握着楚云的手再也不肯松开,紧张的情绪仍然没有消退。楚云安慰景夫人道:“娘,不必害怕。女儿不是没事了吗?”

景夫人道:“怎么能不害怕?皇上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三番五次想要将你嫁出去!娘疼你还没有疼够,就是要嫁,也得招个上门女婿!”言谈之中,似乎并没有将今日的凶险放在心上,只是一味担心楚云的婚事不能自主。

一席话说的楚云咯咯直笑,景夫人嗔道:“笑什么?我看那尹家三公子就挺好的。虽然是庶子,门第也不高,可是就因为这样,到时倒好与尹尚书商议,招了他来。”

楚云道:“母亲,云儿一辈子都不嫁,就在府中陪您!”

景夫人拉着楚云的手道:“娘何尝不想你一辈子在娘身边?可惜女大不中留。你当我不知道,那尹家的三公子十分喜欢你。看得出来他对你是真心的。以后你嫁给他,不管能不能招到我家,娘也不担心他欺负你。”

听了这话,楚云沉默了,面颊上带着微红,景夫人细细看着女儿的神色,了然于心。

马车到了景府的时候,楚云惊觉尹惊天竟然等在门前。见她们下车,走上前来对景夫人道:“夫人好。”

景夫人瞧了他一眼,只见他身着白色将袍,身材修长,白面含春,十分耀眼。景夫人问道:“你是尹尚书家的二公子尹惊天大将军?”

尹惊天道:“不敢当,小侄正是尹惊天。”

景夫人道:“你在这等着,可是有什么事吗?”

尹惊天道:“小侄想与景小姐说几句话,请夫人应允。”

景夫人看了楚云一眼,见她没有反对,点头道:“好,只可在此,莫走远了。”

景夫人便带着人回了府,留下落玉与碧儿在这等着。

尹惊天见景夫人走了,对楚云说道:“请恕在下冒昧了,景小姐。”

楚云道:“无妨。不知道将军有什么事?”

尹惊天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听闻景小姐的病是白医馆的鱼兮大夫治好的。巧的很,那鱼兮大夫也曾救过在下一命。”

楚云答道:“是啊。小女曾听大公子说过,鱼兮大夫解过将军的蛊毒。”

“可惜,在下想要报恩时,那鱼兮大夫已经去世了。只留下一个年幼的孩子。”

“将军,您到底想要说什么?”

尹惊天笑了一下,仔细看着楚云的眼睛道:“今日在筵席上见了小姐,莫名生出熟悉感来。请您别误会,我只是觉得,我们以前一定是在哪里见过!”

楚云呵呵一笑,说道:“尹将军,小女从前身体羸弱。鲜少出门。又怎么可能见过您呢?不过,我看将军也面善的很。”

楚云心内正在纳闷,尹惊天缘何会出现在自家门口,巧的是,张琳此时也坐着马车到了景府门口。这边张琳刚刚下了马车,眼神就扫向白衣的尹惊天。景楚云见了张琳,迎上前去问道:“琳儿,你怎么来了?”

张琳对尹惊天点了点头,对楚云说道:“刚才忘了告诉你,前几日,我母亲去寺庙上香,我央求她求了这个平安符,你将它带在身上吧。”

楚云笑道:“你追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张琳张了张嘴,看到尹惊天后到底是没有说话,只是说道:“我没什么事。云儿,我先走了,改日再来看你。”

一旁尹惊天忙道:“在下送张小姐回去吧。”

楚云看着二人,脸上虽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明镜似的,笑道:“快去吧。”

二人走后,楚云唇畔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落玉不解的问道:“小姐,您怎么这样高兴?”

“有情人终成眷属,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您是说张小姐与尹将军?”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楚云道,“你这丫头,愈来愈笨了。”

落玉道:“不是奴婢笨,而是如今小姐愈来愈聪明了。”

一旁碧儿忍不住问道:“小姐,奴婢觉得那张小姐似乎和尹将军早就相识。”

楚云赞叹道:“碧儿果然聪明。”

得了小姐的夸奖,碧儿脸上不禁喜笑颜开,落玉却是恍然大悟一般明白过来。

回到府里,果然如景楚云所料,尹西然三公子正坐在她的闺房中悠闲的喝着茶。楚云道:“你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随你进进出出吗?”

尹西然笑嘻嘻道:“谁让你的暗卫都不敢跟我交手。好没意思!”

“行了!得了便宜还卖乖!”楚云笑骂道,“刚才在外面见到你二哥了。”

尹西然道:“我二哥眼光毒辣,他是不是认出你来了?”

楚云道:“我想应该是的。不过,看来他似乎并不想揭穿我的身份。也不知道你二哥是什么心思。”

尹西然微笑道:“你放心,我二哥与我大哥不同。别人的事,他是不会管的。”

楚云点头,又问道:“今日宫里的事你都知道了?”

尹西然道:“那是自然。你这一招将计就计使的也太漂亮了。”

“还不是你的功劳。否则玉然儿怎么能顺利和世子成亲呢?”

楚云早知道,七公主哪里有可能这么快就被霍玉郎收服?慕容家的人,别的本领没有,执着的信念却是一点都不缺。在这一点上,宁王与七公主十分相似。楚云在去靖国公府的时候就知道,七公主是要对自己下手。只是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七公主可以收买了玉然儿身边的红玉,殊不知景楚云只需要将那守门的婆子保护好即可。慕容娇根本没有料到楚云会识破她的诡计,更没有想到景楚云还会留有后手,将那婆子带进了宫。所以,她只能一败涂地。七公主慕容娇,终究不是景楚云的对手。

思及此,二人相视而笑,这其中的默契自然不言而喻。

公主府中,七公主慕容娇气急败坏道:“瞧瞧你做的好事!差点连累了我!”

霍玉郎给公主倒了杯茶,轻声哄着:“公主莫气。早晚那景楚云都是您的掌中物,不必急于一时。”

七公主接过杯子,甩手摔在地上,怒道:“早晚是什么时候?本宫每次看到她那张脸就厌恶至极!”

霍玉郎道:“公主稍安勿躁。这次是咱们大意了。下次,她是万万不能逃脱的!”

七公主一脸的不耐烦,挥手道:“行了,我累了,你先出去吧。”

霍玉郎忍气吞声低头离去。七公主犹自怒着,并没有注意到驸马脸上那抹狠唳的表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