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百花糕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133 2014-03-15 14:55:51

  刘舒雨即将入宫为妃的事情终究是无可挽回的。靖国公刘至瑜如今已是三公之首,手中又握二十万兵权,实力不容小觑。慕容辰岂会对他毫无防备?之所以迟迟不肯动作,亦是因为皇帝要权衡各大世家的实力。刘家从先帝开始,便是勤王的忠臣,传到刘至瑜这一辈,已经是第四代,前几任的国公皆是战死沙场,千古流芳的,到了刘至瑜这一代,却蓦地改了头面,刘至瑜从小便身体孱弱无法习武,到了刘晟这一代,更是只懂得吟诗作画,习武先生不知道请了多少,可那靖国公世子竟然一点皮毛都未学得。若是靖国公府依然像先帝在位时那样,国公在边疆驰骋沙场,留下一家老小为质在京城,慕容辰也许不会轻易对刘家做出什么动作。但如今,刘家的兵权已然传袭了四代,自然是培养了一大批忠心耿耿的门臣,但是刘家竟不肯在主枝中挑选将领,只在旁系挑选并送入边境战场,这让皇帝无论如何也不能忍耐了。老国公去世已经十年,这十年中,慕容辰一直没有动作,任凭刘至瑜如何作为,只一味的嘉奖、升迁他的旁支子弟,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等着刘至瑜自己按捺不住,漏出小辫子来给他抓住。奈何刘至瑜这个老狐狸,虽然位极人臣,做事确实是滴水不漏,明里暗里又表现的无比谦恭,让慕容辰无话可说。如今,刘家的嫡女一朝成人,慕容辰便想出了这么个计策。其坚韧不拔的心境,以及那无法忽视的忍耐力可见是无人可比的。

刘舒雨入宫,不过是人质而已。况且靖国公只有这么一个嫡女,那些个庶女自然是万万没有资格入宫为嫔妃的。楚云思来想去,只轻轻叹了口气,对落玉说道:“咱们去瞧瞧刘小姐吧。”

楚云换了橘色的罗裙,轻移脚步来到刘舒雨居住的厢房,一进门便看到刘舒雨恹恹的半躺着,脸色十分难看。旁边她的随身大丫头蔷儿恭敬的站着,似乎正与自家小姐说着什么,看到楚云进来,慌忙迎上去行礼,口中念道:“景小姐,您快劝劝我家小姐吧。”

楚云微微一笑,对落玉使了个眼色,落玉便挽着蔷儿亲亲热热的出去了。眼见屋里只剩她们二人,刘舒雨叹了口气道:“若是来劝我的,就不必开口了。”

楚云拉起她的手,柔声道:“我可不是来劝你的。”

闻她此言,刘舒雨才抬头看了她一眼:“我在你这住了这么久,你都未劝过一句,你不怕吗?”

楚云心知她说的怕是什么,这件事可大可小,现下只是女孩子间互相来往,大家的小姐们去门第相对的小姐院子里住几天本就是无可厚非的。可如今刘舒雨身份尴尬,一朝接了圣旨便要入宫嫁给皇帝,总住在景府,倒真叫景家的人左右为难了。一面是靖国公府的催促,一面是景府正经嫡小姐安排下的事,中间还牵扯到陛下的旨意。景丞相明里暗里不知跟楚云说过几次,都被楚云不软不硬的拨了回来。可是如今,楚云却不打算再留她在景府了。

楚云淡淡开口道:“前日我母亲从滇南请来一个厨子,最会做百花糕,味道好极了,听说你最近胃口不好,便拿来给你尝尝。”说着,从桌子上掀起落玉刚刚出去前放在那里的食盒,从里面拿出两个青花金边的碟子。碟子上摆着整整齐齐的玉白色点心,才一摆在桌子上,玫瑰花的香气便扑鼻而来。

刘舒雨看了看那点心,微微起身坐了起来,伸手拿了一块,有点心不在焉,她讷讷道:“听说滇南气候湿热,盛产鲜花,只是这花糕不易存放,咱们这里寻常事吃不到的。”

楚云笑道:“你快尝尝看。”

刘舒雨尝了一口,赞道:“恩,确实新鲜。花香自然甘甜,入口即化,真是不常见到的。”

楚云道:“是啊。我自幼多病,我母亲总是变着法的为我寻找这些女孩子喜爱的东西。这厨子,是我母亲让我大哥寻的,听说在滇南一带做糕点最是有名。”

刘舒雨叹气道:“云儿,你可真是有福气。”

楚云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微勾起,轻声道:“福气不过是父母赐予的。若无我父母哥哥,这样的福气我怕是沾不上边的。”

刘舒雨听了她这话,眉头一皱道:“还说不是来劝我的。”

楚云也不生气,只将那两碟糕点又放入食盒里,笑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雨儿,你纵然是不愿意嫁入皇宫,可如今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你可想过,皇帝刚刚失去女儿,为何这般性急要将你收入宫中?”

刘舒雨闻言,不由得愣住,她是府中唯一的嫡女,众人自然是如众星拱月般将她捧在手心里供着,父亲也是十分的溺爱她,从来不曾苛责于她,更不曾将这些琐事拿出来烦她,所以这些事情她一直没有想过,也不会去想。现在楚云猛的来问她,她才记起,父亲确实曾经告诉过她自己入宫是无可奈何之举,可那时自己正在气头上,是一点也听不进去的,她只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只要自己坚持不答应,父亲还是会和以往一般疼她爱她,甚至会推了皇帝的亲事。

见她不说话,楚云不由得叹气,刘舒雨这么单纯的心性,将来嫁入皇宫,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呢?但是,为了长久计,刘家也不得不如此了。思及此,楚云转身欲走,口中说道:“你只想想,于你而言,是你刘家全家的身家性命重要,还是你的终身幸福重要。我并不是来劝你,而是为了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才来告诉你这些。景府,你是愿意住多久,便住多久。我会一直陪着你。”

这些话自楚云口中说出,其实是没有一点温度的,可是此刻刘舒雨听了,确是抑制不住的浑身颤抖。

翌日,刘舒雨便回了国公府,她没有向楚云辞行,也没有惊动景府的人,只是收拾了东西,又命人叫来了马车,悄然离去。

落玉道:“难道因为小姐去劝了劝,这刘小姐就要与小姐绝交吗?”

楚云笑了笑没有回答,清亮的眼眸水波潋滟,她知道,昨天的话,刘舒雨是听进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