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情真意切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2418 2014-03-15 14:55:51

  楚轩轻轻将楚云放在床榻上,脸色仍然不佳,看得落玉低头眼观鼻鼻观心不敢吭声。

楚云看着突然暴怒的哥哥,突然间就明白了他生气的原因,对落玉挥了挥手道:“快去把我的药端来。”

落玉战战兢兢出了房间。楚云柔声道:“大哥,怎么这么大火气?”

楚轩仍然不言不语,只等着落玉端了药进来,才冷冷开口道:“落玉,跪下。”

落玉闻言,举着药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景楚轩接过落玉手中的药碗,说道:“你出去吧,去王妈妈那领二十个板子。”

落玉闻言,不禁身体抖了抖,王妈妈是府中专门管教下人的老妈妈,犯了错的奴婢,若是在她那领了责罚,不死也要折了半条命去。大少爷这是眼看着动了真怒,责怪自己没有看顾好小姐。这会任凭给她几个胆子,她也是不敢求饶的,只好哆哆嗦嗦从地上爬起来,就要抬脚往门外走去。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楚云沉声说道:“落玉,站住!大哥,无缘无故就要责罚妹妹的婢女吗?”

楚轩一脸铁青道:“这么无能的奴婢,不要也罢!”

落玉连忙转身跪下,大声道:“小姐,您别为奴婢求情了!奴婢自知有罪,没有守护好小姐,奴婢愿意受罚,只求大少爷能消气,不要迁怒了小姐。”

楚轩冷笑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丫头!你说,你在她的饮食中动了什么手脚叫她重病缠身?”

落玉听了这话,脸色吓的惨白,直在地上磕头道:“大少爷,奴婢冤枉啊!奴婢怎么会给小姐下毒呢?奴婢冤枉啊!”

楚云不由得看了看楚轩,她明白,落玉是景家小姐身边的大丫头,跟在景家小姐身边这么多年,竟然连换了个人都没有发觉吗?明明最应该发现不对的便是落玉,而这丫头平日里最是聪明伶俐,可是自始至终她都没有问过一个字,确确实实是令人怀疑。思及此,她不由得开口问道:“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楚轩拿起那碗汤药,只叫落玉跪在那里,看也不再看一眼,一手拿起汤匙向楚云嘴边喂去,一边说着:“你中了毒,以为能瞒得过我吗?”

楚云无奈喝下一匙药,瞬间被那无比苦涩的汤汁呛到,楚轩见状,连忙拍着她的后背道:“怎么这样不小心?”

楚云猛的咳嗽几声,不着痕迹的推开了楚轩的手,她知道,作为兄妹,他们靠的太近,这是不合礼数的。

楚轩见状,自嘲似的笑了笑,说道:“你的饮食起居全是这丫头照顾,如今你出了事,我自然第一个怀疑她了。”

楚云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犹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落玉,好一会才开口道:“大哥,我的饮食是落玉照顾不错,可我院子里这么多丫头,光是小厨房里的就有两个,丫头们除了碧儿不过问我的饮食,又有哪个逃得了干系呢?何况,最近母亲又给了我一名滇南来的厨子。若是这么说起来,我这院子里的奴婢岂不是个个都要打杀了吗?”

楚轩叹了口气道:“即便如此,她是你贴身伺候的,也难逃责任。”

楚云嗔道:“怎么大哥就是看落玉这么不顺眼?非要打杀了她?她是我的贴身丫头,我用惯了,实在不愿再换人。”

楚轩一时无语,再看向她时,竟发现她眼中闪烁着狡黠的光芒,瞬间便领悟了她的意思,摇了摇头:“好。但你凡事都要小心,不要给有心人以可趁之机。”

说完,转身离去了。

落玉战战兢兢看着景楚轩出了门,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却仍不敢起身,仍旧跪着。

楚云此时只觉得筋疲力尽,软绵绵说道:“傻丫头,怎么还跪着。”

落玉颤巍巍站起身,上前扶住楚云,安置她躺下,便又跪在床边,低声抽泣着。

楚云强撑着眼皮道:“你跟着我最久,最近可瞧出什么了?”

落玉闻言似乎更加的难过,在地上重重磕了个头,眼泪掉了一地:“小姐,奴婢愚钝,什么也没瞧出来。”

楚云叹了口气,道:“我已病入膏肓,你不必再隐瞒了,想来你该很高兴,我替代了你家小姐在景家享了这么久的福气,如今也该归还了,终究是我欠她的。”

落玉浑身更是抖的厉害,似乎牙齿都在颤抖,她知道,一旦小姐发现自己这个秘密,那么自己离死也就不远了。想到这里,她鼓起所有的勇气抬头望去,一双手更是稍稍抬起,她心中想到:不如就这样吧,她已病入膏肓,自己再送她一程,也解了自己心头之恨。

但她一抬头,便看到景楚云清明的目光,心中一颤,双手便垂了下去。楚云看着她垂下的双手,唇畔微微勾起:“你若真的这么恨我,为什么不现在杀了我?”

落玉重又将头垂下,轻声道:“奴婢是恨你,恨你夺了小姐的位置。她纵是将死之人,也不该由你来替代她。她本该风风光光葬在景氏祖坟,却因为你的缘故,临死前连自己的父母都未能见到最后一面!我为什么不能恨你?从我发现你并非小姐的时候,我就恨你。我无时无刻不在恨你,希望你早死死了下去陪我家小姐。”

落玉口口声声说着恨,楚云躺在床上突然轻笑一声打断了她的话:“那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落玉哭道:“我也想一刀杀了你。可是……”

“可是你下不去手,是吗?你眼见景丞相与景夫人带我如亲生女儿,不忍心他们经历丧女之痛,是吗?”

落玉听到这里,却不再说话,只是眼中涌出大滴大滴的眼泪,浸湿了衣服。

楚云冷眼瞧着,声音却愈发的温柔:“你可知道,我来到景府这么久,为何他们都没有发现,原来我竟然不是景楚云本人呢?”

落玉瞪大了眼睛,只剩下摇头的份。

楚云轻轻笑道:“旁人也就罢了,亲生的父亲母亲,竟然认不出自己的女儿,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小,小姐……”落玉被她笑的毛骨悚然,说不出话来。

“他们岂是认不出我来,只是,”楚云目中蓦地暗淡,双手紧紧握成拳,“他们不愿意去求证,不愿意再次经受失去亲人的痛楚。而我,正是他们失去女儿后的救命稻草,落玉,我这么说,你明白吗?”

落玉唯有点头,口中却是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楚云又说道:“你一定会想,你说出了守了这么久的秘密,我会不会杀了你,对吗?”

落玉面色更加的惨白。

楚云戚戚一笑,像是自言自语:“你去吧,去父亲母亲那里,告诉他们我不是他们亲生的女儿。我已病入膏肓,再做这些事情也是毫无意义。”

那落玉听了,咬牙许久,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扑通一声重重跪在地上,哭道:“小姐,落玉不会说。小姐这一生都是相爷和夫人的女儿,落玉即便是死也不会说的!”

楚云听着落玉说的情真意切,轻轻说道:“好,好……”说完,竟是支撑不住的昏昏睡去。

落玉看了看她,擦干了眼泪,转身从屋内退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