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命案 宁王中招

举世无双之:小心别中招 兮然鱼西 3171 2014-03-15 14:55:51

  楚云暗笑尹西然腹黑,这么毒舌也只有他了。简单几句话便将宁王彻底拉下了水。是啊,落玉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而宁王是练过武的,出入又有侍卫随行,旁人莫说偷玉佩了,怕是连近身都是不可能的。现在落玉拿着宁王的玉佩,真是百口莫辩,就在众人都认为是宁王看中了景小姐的婢女的时候,宁王却突然脸色大变,红了起来,支支吾吾说道:“其实,本王只是,只是,这玉佩是给云儿的。”

这句话一出,原先那些因为尹西然的原因就不喜欢楚云的小姐们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众人也都想起之前宁王曾不顾陛下旨意抬聘礼去景家求亲的事情,联想到这件事,那么落玉拿着宁王的玉佩也就情有可原了:原来是宁王殿下看中了景小姐,托婢女来传情么?想到宁王殿下如此痴情,尹西然更是如此,几个世家的女子都变了脸色,愤怒起来。慕容浩月看着众人精彩的脸色,见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不禁对着楚云笑了起来。楚云却心中暗自佩服宁王的演技,口中说道:“是吗?我倒不知,宁王殿下是何时将这玉佩给了我的婢女的?”

宁王这才想起,刚才与景楚轩一番拉扯,只有那时别人才有机会下手,而平时都是有若干侍卫随行,是任谁也偷不去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看了楚云一眼,只见她依然端庄而立,不见丝毫慌乱,脸上始终挂着笑意,半月形的眼睛仿佛含着秋水般波光潋滟。不知怎么的,看着她如此气定神闲的模样,宁王突然有点气急败坏。

楚云看了一眼落玉,只见她脸色苍白,似乎是十分害怕,可是细细看下,眼眸中却像是带着两团火焰一般的愤怒着,平日里聪明机智的小姑娘,此时却是一句话也辩驳不出。楚云眼中闪过一丝了然,口中却是漫不经心的说道:“是吗?落玉倒是没告诉我呢。这丫头,之前我母亲还说明年给她议个好亲事,尽然就这么等不及了。”

落玉听了这话,浑身就是一震,她自然知道小姐这话的意思,婢女想要出嫁,除非小姐先嫁出去,或做陪嫁丫鬟跟去,或解了契约寻一个婆家,也有跟着小姐出嫁后由小姐做主嫁了的。不过,说到底还是要主子先出嫁了才能轮到自己。

而自己无非是想要嫁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可是现在这个人,却将自己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现在景楚云的清白只在自己一念之间,自己该怎么选择呢?

算了算时辰,从宴席上出来至今已是小半个时辰了,可看着景楚云依然目光清明,思路敏捷,落玉眼神闪了闪,真真正正的感到一阵寒冷。

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着说道:“小姐,这是有人陷害奴婢,奴婢实在不知道,这玉佩是怎么回事啊!”

而一旁的尹西然却不再听她哭诉,斥责道:“大胆贱婢,竟敢偷宁王殿下的东西,真是不想活了!”

宁王的脸色黑了黑,他早已知道景楚云和尹西然不会乖乖就范,只等着楚云药力发作,可是等了许久,却见她依旧如一株白兰花般娇娇弱弱的站在那里,没有一丝不舒服的样子,心里便知道自己奇差一招被她发现了,不由得怒火中烧,对着落玉的胸口便是狠狠的一脚。落玉承受不住,一下子被踹出好远,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只觉得胸口疼痛无比。她抬起头,无比愤恨的看着宁王:“殿下,你好狠!”

众人无不吃惊,各自若有所思有百思不得其解,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云却板起脸来,对宁王不悦的说:“殿下,我的婢女是如何得了您的玉佩,想必您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您是想要杀了她吗?”

宁王见诬陷不成,一甩袖子,哼的一声,连看都没看落玉一眼,转身就要离去,哪知道落玉却拼命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大声哭道:“殿下,殿下救命啊!小姐知道我背叛了她,一定会杀了我的。殿下不是说要纳我为妾吗,求殿下救命!”

慕容浩月脸色清白交加,他还没弄明白,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这蠢丫头怎么就做不好呢?只要她哄骗楚云喝下那杯参了春药的茶,再引她出来,到时候她药力发作,自己再引众人来“无意中”撞破她与自己“私定终身”的场面,这样,不但能够顺利得到她,而且还可以因为景楚云行为不检点而不用许以正室地位。不得不说,他这一计十分卑鄙无耻,但是如果凑效,却是杀伤力最大不过得了。

可一切全被这个不中用的奴婢给搅黄了,现在她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这种话来,这叫他如何能不生气,如何能不郁闷呢!想着想着,他竟然拔出了手中的长剑,一剑刺入了落玉的胸膛!

看着宁王那仍然带着鲜血的长剑,众人无不倒抽冷气,这宁王殿下也太过于大胆,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就杀了景楚云的婢女!而宁王虽然暴戾,可从未当众杀过人啊!

宁王这才慢慢回过神来,却发现落玉已经倒在自己脚下,连他自己也吃了一惊,自己竟然在国公府的喜宴上杀了人。不由得心中一惊,想到刚才乱做一团之时,景楚轩和尹西然都曾经近过自己的身,瞬间便明白了一切,原来,玉佩什么的不过是个引子,只是景楚云为了制造混乱混淆视听故意为之,目的就是引得自己杀了落玉!而刚才,自己头脑突然变的浑浑噩噩,也不知怎的就杀了人。想到这里,他恼怒无比,阴测测说道:“景楚云,你对我下药!”

楚云似乎是吃了一惊道:“殿下,何出此言呢?”

尹西然撩起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可此刻那一双漆黑的眸子却充满了恼怒和寒冷,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生寒意。他冷冷说道:“宁王殿下在国公府喜宴上污蔑景小姐在先,杀人在后,众目睽睽之下,罪名已经坐实。殿下,难道不懂得杀人是要偿命的?现在所有人都看到是你杀了景小姐的婢女,你还要说是景小姐给你下了药,试问,景小姐是何时又是如何给你下的药?”

宁王一时语塞,众人也不禁小声议论起来,景楚云从刚才便一直跟众人在一起,直到刚才景楚轩喝多了酒才从花厅出来,而且在此期间楚云可是一直未近过宁王的身啊!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突然听到国公府一声唱和“京兆尹大人到!”

今日本事惜妃进宫前皇帝特赏赐的喜宴,各大王公世家都前来贺喜也是正常的,可这一声唱和还是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只见京兆尹穿着正式的官服,紧步走入,却并不往大厅里去,而是径自来到楚云一行这里。众人心下都有些了然,原来是有人搬来了京兆尹大人,看来今日的事够宁王殿下喝一壶的了。不过却有一些知情者不由得替景楚云捏了一把汗,京兆尹霍明是可宁王的臣僚,总是能在宁王困顿之时助他转危为安。这些人中,就包含了景楚轩,此刻他已坐在一旁藤椅上,“醉眼蒙眬”的看着一切。从景府出来时,楚云只交代自己在宴席上醉酒,并没有告诉自己接着要怎么做,可是现在看来,楚云当时即使不知道落玉这个丫头想要做什么,却也打算的相当周密了。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起自己的妹妹。

霍明看了一眼倒在血泊里的落玉,又看了一眼宁王手中滴血的长剑,问道:“宁王殿下,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慕容浩月看到京兆尹的同时,他惊慌的心才稍稍定住,此刻霍明一问话,他便霍得仍了手中的长剑,沉声说道:“霍大人,这丫头偷了本王的玉佩。”

见他聪明的不再提起下药一事,尹西然轻声哼了一下,不悦的说:“殿下刚才口口声声说这玉佩不是偷的,怎么,京兆尹大人一来就要反口了么?”

慕容浩月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自对霍明说着:“刚才这丫头竟然污蔑本王,说本王指使她害景小姐。”

京兆尹皱了皱眉眉头,道:“好一个大胆贱婢!”

不知道是否楚云的错觉,她只觉得尹西然微微侧脸对着旁边的人点了点头,便有人说道:“明明是宁王殿下想要诬陷景小姐,最后被识破而已。”

“对啊对啊,宁王殿下一怒之下杀了景小姐的婢女,这可是我们大家亲眼所见。”

有了人带领,附和之声便越来越多,霍明的脸色只是黑了又黑,半晌才说道:“宁王殿下乃是王爷之尊,身份贵重,一个小小的婢女竟然敢冒犯宁王殿下,死有余辜!”

楚云听他这么说,微微笑了笑说道:“霍大人,您说的对,是楚云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婢女,让宁王殿下受惊了。现在这婢女已死,虽然刚才她只来得及说宁王殿下当初曾许诺她为妾,可到底还是我景府的丫头,今日让她血溅国公府,实在是不吉利,是对惜妃娘娘大不敬之罪。好在她已伏法,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殿下以为如何?”

霍明道:“景小姐,话不是这么说的,您的婢女既然敢污蔑宁王殿下,那么背后定有人指使,否则,一个小小的奴婢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吗,竟敢诬陷宁王殿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