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入宫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1705 2013-09-06 21:20:43

  看着娘的眼里流露出的后怕恐惧,之洛心里一软,她握住了清岚的手:“所以你也不认识那一伙人是吗?”

“嗯。”

“那,那个男子究竟是谁?怎么会是仇家呢?”

“这个暂时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之洛不解。

“没有为什么,总之你现在不能知道。”

清岚一脸严肃,之洛知道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便没有再追问下去。长长地出了口气,之洛的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这么多天折磨她的问题,虽然没有完全了解清楚,却也知道了个大概。

“叩叩叩。”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之洛,今天感觉怎么样了?”

之洛抬头,看见走进一位中年男子,他身形潇洒,下巴处有些许的胡子,整个人显得玩世不恭,若不是那一撮胡子,他也算得上是一个出众的美男子。这便是救了自己一名的薛梅仁。

“薛叔叔,今天我精神挺好,但是胸口还是闷。”

“这也没办法,毕竟是伤了心脏,恢复得会慢一些。”

“美人,我让你做的东西做好了吗?”清岚在一旁开口说道。

“不要叫我美人!”薛梅仁夸张地吼了出来。

“不叫你美人叫你什么?这不是你的名字吗?还有,不要以为你留了些胡子,就能把自己当男人,你个死人妖。”清岚不屑地看了他一眼。

“你!赵清岚,你真是气死我了!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不能学会积点口德啊!”

又开始了,之洛心里一笑,这几天,只有这两个人碰面,总要吵个一会儿心里才舒服。

“不要总是这么唧唧歪歪的!我让你做的东西究竟怎么样了?”

“哼!给你!”之洛看见薛梅仁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包袱,并将此交给了清岚。

清岚打开了包袱,把里面的东西拿在手里端详半天,说道:“还不错嘛。”

“那是当然了!我薛某人的易容术,那必须是独步天下!”听见清岚夸自己,薛梅仁不禁有些骄傲。

“你也就有这点用了。”

一句话就打破了薛某人膨胀的虚荣心。

“易容?”之洛听见后奇怪地问道。

“嗯,这是给你的。”清岚回答道。

“我?为什么?”

清岚将东西收好,解释道:“再过两年你就要进宫选秀了,留着这东西以防万一。”

“还有两年,你着什么急?”薛梅仁问道。

“等之洛好完全了,我们就要离开。我可不想两年后再来看你这张脸一次。”

“走?”薛梅仁明显是一怔,“清岚,你一直知道我的心意,十几年从未有所改变,为何还要走?”

“嘘!孩子在旁边,你胡说些什么?”清岚的脸突然爆红,狠狠打了薛梅仁胳膊一下。

“啊!你打我做什么?之洛在又如何?之洛,你快帮我劝劝你娘??????”一句话还没说完,薛梅仁就被清岚拉出去了。

之洛好笑地摇了摇头,其实她是记得薛梅仁的。那时自己虽然小,但是却如此地幸福,有爹娘疼爱着自己。现在的娘,也就是那时的岚姨,周围总围着一个姓薛的叔叔,应该就是现在这个薛叔叔吧。

后来爹娘去世,剩下当时已经身怀六甲的岚姨带着自己浪迹天涯。生下了廷宇后,三个人的感情越来越好,之洛也改口称岚姨为娘。

娘照顾自己和弟弟这么多年,已经非常辛苦了,若是薛叔叔真的能够真心对待娘,之洛也希望娘能够有个好归宿。

不一会儿,清岚又走进屋里,嘴里念叨着:“这个死人妖,就只会胡说八道,缺心眼。”

“之洛啊,你快闭眼休息一会儿吧,折腾一早上了。”

“嗯。”听话得闭上了眼,之洛也真的是累了,看来心脏却是损伤地不小,很快便陷入了睡眠,可是梦里,却尽是那一双凌厉的眼睛。

回过思绪,之洛看着他的脸,似乎比两年前更瘦,但是却更加棱角分明,仿佛如刀刻一般。他的眉毛仿佛是墨画的一般凌厉俊逸,高挺的鼻梁显得他如此英气勃勃,而在睡梦中也抿着的嘴唇,纤薄性感,却也冷漠逼人。记忆中,他的五官都是那样的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眸,仿佛漆黑夜空中最闪耀的星星一样夺目,让人情不自禁地沉陷其中。

他究竟是谁?为何也在大营里?两年前,娘为何要置他于死地?心中的疑惑太多太多,之洛一时不知道从何想起。

轻轻一动,之洛感受到了巨大的疼痛,尤其是身体下方仿佛像要被撕裂开一样,疼得她轻呼一声,瞬间落下了泪水。

事情为何会变成这样?今后该如何自处?如何向娘交代?

许久,她抹了抹眼角的泪水,起身捡起了洒落一地的衣服,低头看看自己的身子,已是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忍住身上撕裂般的痛苦,她一件件穿戴好,又匆匆梳理了下头发,趁着尚未完全亮的天色原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她的心里极为混乱,身子又是疼痛难忍,便没有发现,身旁本应安睡的温菁,此刻已是不知去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