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雨之初见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1365 2013-09-06 21:20:43

  真的是他!与梦中的面孔一模一样!可是此刻的他面色不正常地绯红,胸口不断地上下起伏,喘着粗气,好看的眉眼现在充满了攻击性,仿佛已经失去了理智。

那种眼神仿佛太过凌厉,之洛心里害怕极了,她颤声说道:“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唔!”之洛一句话没有说完,就被他猛地狠狠吻住。

“唔,你??????放、放开我??????”之洛怕得哭了出来。她不断摇着头,企图避开他的亲吻,却无法反抗他惊人的力量。

感受到他的一只手紧紧地控制住她不断扭动的身体,而另一只手滕出空闲抚摸自己的脸颊。这时拼命反抗的之洛突然想到了脸上的面具,她猛地别开了头,想要禁止他对她脸颊地抚摸。

可是他如何会答应,之洛感到他重重地扭回了自己的头,将注意放在之洛纤细的脖颈上,不断地亲吻着

趁着有片刻的空隙,之洛立马转身想要逃走,可没有两步,手便被狠狠地拉住,紧接着整个人都被锁入了一个炙热的怀抱中。

“放开我!”之洛仍然不放弃地反抗,口齿不清地说道,可这个吻太过绵长热烈,之洛觉得自己的力气都快要被耗尽。

就在自己马上要窒息的瞬间,他放开了之洛此刻的已经被吻地麻木红肿的小嘴,一直不曾换气的她整个小脸被憋得通红,顾不得呼叫只是一味地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在之洛的细腻白皙敏感的脖间重重的辗转亲吻着,突如其来的粗暴撕咬,让之洛敏感地双腿一软,幸亏着他紧紧抱着她,否则早已滑落到地上。

随后他将自己拦腰抱起,走向了帐子中那张宽阔的大床。被重重地放在被褥中间,之洛心里无比地绝望,她闭上眼睛,默默地流着泪水——为何自己心心念念他这么久,可好不容易再见到他,他却对自己如此残忍?

感受到他倾覆在自己身上那疯狂的动作,之洛不再挣扎,只希望这场噩梦能够快些结束。

突然之间,一切都停了下来,之洛睁开眼睛,此时的他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眼里除了滔天的欲望,还带了丝疑惑。

看见他的一只修长的手伸向了自己的脸颊的边缘,之洛突然意识到他想做什么。急忙摸向自己的脸颊,发现面具因为刚刚剧烈的动作已然松动,她惊恐地睁大眼睛,想要避开,却无处可避,最后只能任他将自己的面具扯了下来。

“是你!”

之洛此时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解释现在的状况。

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黯然摇了摇头,呢喃道:“不,这应该是梦,是梦。她已经死了,死了??????”

说完这些,他突然变得狂怒起来,之洛乞求着,哭泣着,却只听到他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丝毫不顾身下人的痛苦。慢慢地,之洛放弃了挣扎,闭上眼睛只是在心里默默祈祷这场折磨赶快结束。

身上巨大的痛楚让她痛苦难当,但是自己又不敢大喊出来,她不敢想象如果现在有人闯入,看见这幅情景自己会怎么样,于是拼命咬住了自己的嘴唇,咬得嘴唇都泛起了白色。

不知过了多久,他一声低吼,停止了动作,俯身趴在之洛身上,之洛心中一松,心想终于可以结束了的时候,却感到他又有了变化。

“不、不要??????”之洛的小脸更加苍白起来,她绝望地摇着头,“求你了,求你了,不要??????”

漫漫长夜,之洛已数不清被他折磨了多少次,待到天微微亮时,他才沉沉地睡下。

之洛怔怔的看着顶棚,她的心里如刀绞一般疼痛,这一晚发生的一切仿佛都是噩梦一样。

自己究竟该怎么办?之洛颤抖着坐了起来,找到被他仍在一边的面具,小心地再戴上去,再次换回平凡的面孔。

眼看着东方一点一点变亮,之洛的心里还是彷徨不已,她不知道该以何种面孔来面对即将醒来的他。

看着熟睡的他,之洛的思绪慢慢回到了两年前的一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