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醉酒 迷离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2247 2013-09-06 21:20:43

  随后太后离去,一众人也随着离去,连温菁也不舍地跟着走出了营帐。

瞬间帐内安静下来,墨奕只身坐在案前翻阅折子,只剩的秦路与之洛在一旁候着。没一会儿帐外小喜子呈上了刚刚煎好的药,秦路便用眼神示意,让之洛给皇上端过去。

控制住自己内心的不安,之洛稳住了声音,说道:“皇上,该喝药了。”

墨奕头都没有抬起,淡淡地说:“嗯,放在这儿吧。”

可几个时辰过去了,都没有看见墨奕动那药分毫,只是一味地批阅奏章。

“皇上,时辰不早了,您该进膳了。”

“嗯。”

太监们在桌子上摆好了餐具,又一道道端上了精致的菜肴。之洛心里暗自感叹,这皇上所用的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

“之洛姑娘!之洛姑娘!”

突然,之洛听见一旁的秦路用极其小声的音调在呼唤自己:“皇上等着您服侍呢!”

“嗯。”

小心走上前,将几个官窑烧制的、一看便知道价值连城的餐具摆好,双手捧起了象牙玉筷,捧到皇上面前。

可是之洛等了一会儿,并不见墨奕接过玉筷,她心里急得额头上微微冒了汗。

是要她亲手喂他的意思吗?

这样想着,之洛便试着夹起了一块翡翠香瓜,小心翼翼地伸到了墨奕的嘴边。

可还是不见墨奕有所动,之洛忍不住看了一眼他,却发现墨奕正用一种奇怪的眼光在看着自己。

听见秦公公在身后的轻笑,之洛的脸一下子爆红了起来,她急忙想收回筷子,却看见墨奕俯下了头,用嘴咬过了香瓜。

墨奕轻轻吐出了一个字:“藕。”

“是!”

一顿饭下来,之洛感觉自己简直减寿十年,墨奕吃得不多,但是看着他那样的细嚼慢咽,无形之中给了自己巨大的压力。

好不容易准备服侍他漱口,之洛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就听见秦公公说道:“皇上,膳药监又送来了药,让之洛姑娘一并服侍着喝了吧。”

端过琉璃珐琅盏,感到药还很烫,之洛用银勺舀了小半勺,轻轻吹了吹,伸到了墨奕的嘴巴。

可墨奕下意识地偏过了头,明显十分排斥。

“皇上,这不苦的。”

“什么意思?”

“嗯?”

“朕问你什么意思?”

“奴婢只是说,这药不苦。”之洛有些摸不清头脑,不知道墨奕在问些什么。

“朕不怕苦。”

之洛听了心里一笑,可是脸上还是保持镇定,她看着墨奕万千犹豫地凑到勺子面前,又万千犹豫地将那半勺子药喝进了嘴里。

可没等咽下去,就一个干呕全部吐了出来。

秦路无可奈何地急忙走上前,边收拾边说道:“皇上,您还是坚持喝完吧,这可不比平时,马虎不得。”

“没有备些蜜水吗?”墨奕痛苦的抿了抿嘴,问道。

“夏太医说蜂蜜与此药相冲,不宜同进。”

皇上不喜喝药在皇宫里都是出了名的,但是之洛没有想到会如此严重,几乎是一点苦的都不能碰,即使把药稀释好几倍也无用,喝进去的几乎全都吐了出来。

夜晚午夜,之洛看着那张绝美的面孔,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

晚上就寝时,之洛没有想到,竟让她来皇上的大帐内守夜,秦公公还千交代万嘱咐,让自己一定好好看着。其实说实在的,也就是手受了伤,至于如此的紧张吗?

“唔??????”

看见墨奕有所动静,之洛收回思绪,她发现墨奕的额头上都是汗,神情也十分痛苦。

是很痛吗?

渐渐的,墨奕的动作越来越剧烈,他不断地抖动自己受伤的手,之洛忙抓住了他的胳膊,不让他的手去碰触其他的地方。

“痛,痛??????母后??????”

墨奕在低低的痛苦呢喃着,之洛很着急,她拿着手帕替墨奕擦去汗水,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抚他清瘦的面颊。

“倩儿,”忽然墨奕用他没受伤的手抓住了之洛的手,放在嘴边轻吻,“别走。”

倩儿?是谁?之洛心里一颤,急忙收回了自己的手,可就在她手挣脱的一瞬间,墨奕突然抽搐起来,他强行拉过了一旁的之洛,狠狠地按在怀里,低声嘶吼着:“不!”

之洛被吓得一时失神,她说道:“皇上!皇上!您清醒一点!”

“不!母后,求求您!”

“皇上!”

墨奕平静了下来,他缓缓睁开眼睛,直直地盯着之洛,眼神中还泛着难以掩饰的痛楚。

“皇上?”之洛询问道。

“呼!”墨奕淡淡的吐了口气,他重新闭上了眼睛,但是手上却丝毫没有放松力度,依旧紧紧地抱着之洛,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安心一样。

之洛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身子一直紧绷着,之洛没一会儿便觉得很累,迷迷糊糊的,她感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暖暖的氛围一直环绕着自己。

第二天天蒙蒙亮,之洛幽幽的转醒,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还在他的怀中,暖暖的让人十分眷恋,之洛忽然想起两年前山洞的那一夜,两个人也是这样相依相偎。

上天是如此的眷顾他,让他的五官如此的精致,只是为何眉眼总是这样淡漠?

之洛不敢多加停留,她轻轻抬起了墨奕的手,小心翼翼地下了龙榻,重新回到了榻子旁的椅子上。看了看他的手,果然因为昨晚剧烈的动作,伤口又裂开了,之洛尽力放轻了动作,替他重新上了药,用绷带绑好。

之后的几天,之洛都是这样,白天,墨奕从猎场回来后,自己便尽心尽力照顾他受伤的手,晚上,他便一声不吭的抱住自己,闭上眼睛便睡觉。

就这样,过去了半个月,大军启程,返回皇宫。之洛不知道该如何自处,自己呆着皇上身边,本就名不正言不顺,现在皇上即将回程,回宫后便有无数的人来侍候他,现在自己留在这儿又有何用。

认真思考了以后,之洛向秦路说明了自己的想法,向他辞行。

“嗯,”秦路也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这些天辛苦你了,之洛姑娘,我会向皇上禀明的。”

简单收拾了一下,之洛便回到了太后处,太后仔细询问了皇上的情况,听说皇上恢复的很好,便松了口气,放之洛回去了。

一路无话,回到宫中的第二天,溪秋突然集合了所有的人,说道:“今日咱们又迎来一位新姐妹,她的名字叫做晴岸,希望以后你们能好好相处。”

说完,溪秋掀开了帘子,对外面说了一句:“晴岸,来,进来吧。”

这时,帘子外款款走进一身材曼妙的女子,她抬头的一瞬间,之洛震惊地忘记了做出任何反应,竟然是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