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皇上!(肉肉)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2285 2013-09-06 21:20:43

  “对,你不知道吗?我一直以为那是你所为?”温菁吃惊地回答道。

“怎么会是我呢?我确实是什么也不知道,而且我的经历跟你的差不多,偶然间发现了那条缝隙,便??????究竟是谁?竟然会对皇上下药?”之洛心里十分震惊,同时她的心里一松,自己一直心心念念着他,但是一见面他竟然做出了那种事情,为此,之洛伤心了好久。

“不管怎么样,你听我继续说。我当时虽然知道这样实在是大错特错,但是我真的太爱慕皇上了,我觉得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所以我横了横心,决定赌一把,我就脱了衣服,又狠狠在身上掐了许多淤青,弄乱了头发躺在了皇上的身边。结果皇上醒来后竟然不记得晚上是谁,他还以为真的是我!之洛,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庆幸!皇上对我是那么的好,好的我觉得这简直是一场梦!”

之洛越听越心惊,她知道温菁十分喜欢皇上,但是没有想到竟到这种地步。如果皇上记得那晚发生的一切,那温菁的下场就不是一个惨字说得了的。

“那,皇上,没有发现,你还是、还是,”之洛红着脸说,“处子之身。”

“我自有办法…”温菁含糊地说,“为了皇上,我什么都愿意做的。”

“那你怎么一直都不告诉我,这么长时间过去了。”

“我没脸见你之洛,我抢走了本是属于你的。这几个月我也一直过得提心吊胆,我怕你告发我,怕你把一切都说出来。之洛,你真的太好了,谢谢你没有把一切说出来。”温菁又哭了出来。

“我只是想等你的解释。”之洛淡淡地说,其实她的心里虽然埋怨温菁,却也隐隐地选择相信她。

两人又说了会话,青俪便把之洛的衣服送了回来。之洛看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便起身告辞。

温菁想要强留住之洛,但看她坚持,便也不再为难。

到晚上休息时,之洛把温菁的事情告诉了晴岸。不光如此,她觉得晴岸如此对自己,自己不应该对她再有所隐瞒,便把那天晚上发生事情的始末,自己和皇上的几次相遇,从头到尾,全部告诉了晴岸。

晴岸听后,对之洛说:“这个温菁心计如此之深,又这么大胆,今天找你一定是想从你嘴里套出什么。以后还是少跟她接触为妙。”

之洛也是对温菁还心存疑惑,便点了点头。

“现在我们更要小心了,千万不能让外人知道你有身孕这件事,现在你不能证明孩子是皇上的,说出来只会被认为是欺君。就算能证明是皇上的,你应该知道皇宫里的勾心斗角,只凭你,你和孩子只能更危险。”

之洛听后说道:“放心吧晴岸,我根本没有想过凭这个孩子攀高枝。现在我只想平平安安地守着孩子过一辈子。”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再有两天就是太后上香的时间,之洛心里暗暗有些紧张,从早上开始便觉得小腹有些疼痛,她以为是自己神经太过紧张,就也没有在意。可这疼痛却愈演愈烈,于是她跟溪秋说了声便一人回到了住处。

躺在床上,下腹里面仿佛有一把刀一样,那种绞痛让之洛疼得蜷缩在一起,脸色变得苍白,豆大的汗珠不断地流下。之洛心里很害怕,她隐隐能体会到这疼痛意味着什么。

她不断地调整呼吸,希望能够消除这疼痛,自己一动都不敢动,仿佛动一下就能把孩子惊动,消失在这个世界。

她不敢呼声喊人,生怕把这件事情暴露给别人,但眼看着自己的小腹越来越疼,之洛绝望地哭了出来,孩子,孩子!

感觉到下体缓缓有液体流出,之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无尽的黑暗湮没着自己,之洛极其排斥这黑暗,厌恶黑暗把自己吞没的感觉。在这无尽的黑夜中,有时会有一抹白光轻轻飘向自己,这抹白光亮而不刺眼,这样的柔和,这样的想让人靠近,她能感到里面散发出的温暖,那是来自太阳的光,明亮却不强烈,让之洛情不自禁地想走过去,沉浸在其中。

可每当她快要接近时,都会被一股力量拉回来,之洛就这样被反反复复折磨着,不知过了多久,她感到自己的嘴唇湿湿的,是水!

动了动唇,她贪心地渴望得到更多,可得到的总是唇上的一点点,她不禁想要睁开眼,看看是谁在这样地折磨自己。

艰难地睁开双眼,眼前突然出现的光有些刺眼,缓缓闭上眼睛,等适应了一会儿,又慢慢睁开,朦胧之间,她看见一个人影在眼前晃动,那人的嘴在动,可自己听不真切在说些什么。

“??????之洛,之洛,你能看见我吗?能听见声音吗?”声音渐渐清晰,好熟悉的声音。是晴岸!

此时视线也逐渐清晰,她看见晴岸正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脸色疲惫,此刻也充满了喜悦。

“晴岸?”一张口,之洛发现自己的声音十分地沙哑,说起话来喉咙火辣辣地痛,“咳、咳,这是怎么了?”

“先别急着说话。天呐,你总算是醒了。”晴岸悬着的一颗心此时终于是放了下来。

“你生了场大病,昏迷了六天了。”

生病?怎么会生病呢?之洛皱着眉头,使劲儿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一用力想脑子就痛,怎么也想不起来。

“先别想,现在你的身体还是很虚弱,需要好好静养,其他的事情等你好了以后再说。”晴岸制止了之洛继续想下去。

可之洛的脑中渐渐清晰起来,自己和晴岸正计划着出逃,孩子!之洛猛地一动,手急忙伸向小腹!她只记得自己的肚子刀绞一般地痛,还有血!好多的血!

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孩子!孩子!”

“之洛你镇静一下,你镇静一下!”晴岸忙安抚之洛,把重新她按在床上。

“晴岸,我的孩子怎么了?孩子呢?你告诉我,孩子好好的对不对?”之洛仿佛抓最后一根住稻草般抓着晴岸的手,用嘶哑的声音挣扎着问。

“之洛你听我说,孩子还可以再有,你不必过于介意。”

“你的意思是,孩子,没了吗?”之洛眼中升起了绝望,她放开了晴岸的手,全身仿佛放空了一般。

随后的几个时辰里,之洛像一个木偶般,不动不闹,只是安静地躺在床上。晴岸说话她也不理,好像整个灵魂都被抽空了一般。

晴岸无奈,只得向之洛说道:“之洛,现在不是你消沉的时候!你难道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处境很危险吗?你难道感觉不出这里有许多的蹊跷吗?你难道不想知道孩子是怎么没了吗?”

之洛一动,目光慢慢转向了晴岸:“嗯?”

“之洛,你的孩子是被人害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