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选秀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2546 2013-09-06 21:20:43

  天亮后,之洛与杏儿一同起了床洗漱。

“之洛,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是不是生病?”杏儿看见之洛苍白着一张脸,疑惑地问道。

“哦,没什么,”之洛心里略略有些心虚,摸了摸自己的脸,“估计是昨晚没有睡好。昨儿晚上帐外一只鸟一直叫,吵得我睡不着。”

“哦是这样啊,那要不我帮你请个假,你先休息一下。”

“不用了杏儿,我能挺得住。对了,你看见温菁了吗?”

“没有啊,我也奇怪着呢,一大早便不见人影。你别担心,她能丢了不成,估摸着是去伺候太后了。”

“嗯,你说得对。那咱们赶紧收拾好了出去吧。”之洛宽了宽心,与杏儿一起来到了太后的帐内。

可进去后,之洛环顾了四周,依旧不见温菁的身影,心里不禁担心起来。

溪秋吩咐之洛拿着太后的小香炉去外面擦一擦,之洛领了命,走到帐篷外。她担心着温菁,加上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做起事来也有些心不在焉。

“之洛,你看你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心不在焉的。”一旁侍候的溪秋看见之洛魂不守舍的样子,低声提醒道,溪秋是宁禧宫的长宫女,平时对待之洛她们虽然严厉,但是也十分关心。

“嗯?怎么了?”

“你看看你现在在干什么?”溪秋不禁有些生气。

之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拿着本应用来擦香炉的抹布无意识地来回擦着自己的手。

“啊,对不起,溪秋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只是??????我只是一直不见温菁,心里有些担心她”

“是吗?”溪秋皱了皱眉头,“我还以为是她生病没有来,也没有见你们跟我告知一声,这才出来问你。这样说就奇怪了,她从什么时候不见的?”

“早上一起来就不在了。我问了杏儿,杏儿也说不晓得。我们想兴许她是早起来服侍太后了,也就没多想,来了以后才发现她不在这里。”之洛如实禀报。

“嗯??????”溪秋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事儿我也做不了主,你小心着些先去把香炉归置好,随我一起去向太后禀报。”

“嗯,知道了。”

两人一起来到了帐内,将香炉收拾好,便准备向太后禀报温菁的事情。溪秋正要开口,突然外面的王庆进来通传:“启禀太后,秦路秦公公在帐外候着,正等着您的接见呢。”

“这一大早的,有什么事儿?”帐子里,太后正悠闲地斜靠在软榻上,她虽已人到中年,却仿佛被岁月所遗忘,娇好的面容依然如故。她的唇娇弱艳丽,大小适中的鼻子高挺,略微深入的眼窝使面孔更具立体感,尤其是那对眼眸,竟是如蜜般的琥珀色,里面闪动的是历经沧桑的沉着和久居高位的不容侵犯。她嘴边的笑容看似慈祥,但那股无法隐藏的傲气却又让人望而生畏。

放下手中的书本,太后说道:“让他进来。”

这个秦公公之洛并未见过,但是知道他是皇上的贴身太监。之洛和溪秋只得将温菁的事情放一放,垂首站在了一旁。

不一会儿,之洛听见一个公公的声音请安说道:“给太后请安,太后吉祥。”

这时,一个女声也随之响起:“给太后请安,太后吉祥。”

之洛心里大惊,抬头一看,跟在那个秦公公后面的不是温菁又能是谁!

一旁的秋溪也是满脸疑惑地看着温菁。现在别说是秋溪,满屋子的人都是各怀心思地盯着此刻荣光焕发的温菁。

“起身吧。这不是温菁吗?你这是怎么回事?”太后高深莫测地看着温菁。

只见温菁只是娇羞地一笑,垂下了脸。

“太后,温菁姑娘是随奴才一到来宣读圣旨的。”秦公公在一旁帮温菁回了这个问题,“都跪下吧。”

一屋子的人,除了太后,马上诚惶诚恐地跪下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正七品城门史陈莫之女陈温菁贤淑大方,品貌出众,淑慎性诚,恭良温厚,即日起册封为常在,旨到之日,移居寿康宫,承宠圣恩。钦此!”

“温菁姑娘,接旨吧!”秦公公将手中的圣旨收起,卷好,等待温菁的接旨。

“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温菁一脸欣喜地接旨谢恩。

秦公公转身向太后禀告道:“太后,皇上正在处理一些政事,皇上交代奴才,过会子忙完喽便来向您老人家请安,并随您一同返回京城。”

“嗯,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就退下吧,去给我看着皇上好好吃顿早饭。”太后还是一副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似的的面孔,打发秦公公回去。

“嗻。奴才告退。”说完,秦公公便毕恭毕敬地退了出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昨天的温菁还和自己有说有笑,而今天就摇身一变成为了常在?

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之洛此刻的脑子极其混乱,从昨晚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让她心慌意乱。但她不知道,马上,就会有一个更加震惊的事实正等着她,这个事实足够让她的世界瞬间崩塌。

“这可真是稀奇啊,咱们皇上向来是不爱亲近女色,整天冰冷冷的,别说是宫女了,连后宫的几位娘娘都是使尽千般手段也得不到皇上的心,以至于到现在皇上也没有子嗣。今儿是怎么了?”

“你们知道吗?听说温菁早上是从皇上的大帐里面走出来的!”

消息迅速传开,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在讨论温菁的事情。

午饭时间,之洛默默地听着周围的人讨论着。

“什么?你是听谁说的?”

“是皇上帐子门口守着的太监们说的,还能有假?”

“也就是说皇上昨晚临幸了温菁?不会吧,咱们皇上性子那么冷,从来不做这种事情的!”

“你们知道吗?”燕儿压低了声音,对其他人说,“我听小全子说,今早发现皇上的帐子后面开了个大口子,然后皇上立即下令把裂口遮了起来,你们说,会不会是温菁昨晚自己把帐子划开,然后投怀送抱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燕儿姐,你说什么?”突然,笑声中传来了之洛略带颤抖的声音。

“嗯?我刚刚说皇上的帐子被开了个口,我们猜会不会是温菁偷偷进去的。怎么了?看你脸色白的?”

“没、没什么。”之洛颓然坐下。

“之洛,你不用怕,咱们的营地非常安全,不会有危险的。”一旁的杏儿以为之洛听说皇上的帐子都被人开了口,担心自己的安慰,于是开口安慰道。

可之洛此时已经完全麻木。

他?竟然是皇上?那个整日被挂在温菁嘴上、大辰王朝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君主——墨奕?

墨奕,墨奕,这个名字在大辰国,就代表着强大与力量。是墨奕让一直处于动荡的国家,在短时间内迅速强大、繁荣。如今大辰国不管是军事、经济、政治,都是当今最强大的国家,使北谟国与绫南国长久以来难以望其项背,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

提起他的名字,在大辰过没有人不把他封为神明,而如此神一般存在的人物,竟然是两年前的他?

之洛脑中回想起了那日山洞中,他好看的眉眼。这怎么会呢?

温菁和皇上又是怎么回事?如何他真的是皇上,昨晚和皇上在一起的,明明是自己,为何变成了温菁呢?

难道昨晚的一切,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吗?

那娘呢?娘又是怎么回事?她为何会想要行刺当今皇上,大辰国史上最伟大的君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