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红璃借琴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2432 2013-09-06 21:20:43

  “你!”杏儿生气地指着她们俩。

“怎么着?现在还想打人吗?”红璃不屑地说道。

“你凭什么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耍心计了?”杏儿激动地指责。

“是啊,红璃,你不要误会,杏儿当初是为了照顾我和晴岸才搬到我们这里,她只是一片好心。”之洛也帮杏儿解释说道。

“我又没有说她,你们干嘛要对号入座?”红璃接着说道。

“整个宁禧宫就只有两组人能参加除夕宴,你不是在说她,还能是说太后吗?”晴岸也觉得她们实在过分,开口反问。

红璃接着马上说:“说的是她又怎样?她不就是靠着你们才能参加吗?否则就凭她?再说了,就算是你和晴岸,谁知道你们对太后说了什么,才让你们参加。”

“红璃,你不要胡说八道,我确实是占了些便宜,但是晴岸和之洛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杏儿听红璃越说越过分,就更加生起气来,她朝前走了一步。

“杏儿!”之洛拉住了杏儿,说道:“算了,别跟她们计较,咱们回去吧!”

“怎么了,解释不出来了吗?”柳春也在一旁帮腔,阴阳怪气地说道。

“哼,咱们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我们不管怎样,整个节目所有的细节都是我们自己来努力的,而你们,到除夕宴那天,如果不靠着太后参加,你以为你们的那个节目能够脱颖而出吗?”晴岸不客气地顶了回去。

“你说什么?!”红璃气极,指着晴岸说道。

“都在嚷嚷些什么!都不想要命了吗?”这时候溪秋突然从屋里面走出来,生气地看着她们。

“要是吵到太后,看你们够掉几个脑袋!”

几个人不敢再乱说什么,都垂下了脑袋听着溪秋的职责。

“平时教你们的都忘哪去了?怎么了,被选入了除夕宴就都翘起了尾巴吗?别忘了,你们只是奴才,奴才就要有奴才的样子,别有点什么就得意忘形,把规矩都放在脑后”

“是,谢溪秋姐教诲。”

“都赶紧给我回去,别再让我听到你们到处瞎吵吵!”说完,溪秋便又回到了屋里服侍太后去了。

红璃又狠狠瞪了杏儿她们一眼,便率先带着柳春离去,其余人也陆陆续续离开。

过了一会儿,之洛看杏儿慢慢平静下来,就开口说道:“那咱们也回去吧。”

“嗯。”杏儿和晴岸都点点头。

???????????????????????????????????????????????????

“杏儿,既然你这么在乎,为何不去找红璃解释呢?何苦在这里折磨自己。”

终于看不下去杏儿每天的唉声叹气,晴岸无奈地说。

“是啊,杏儿,你好好找她,解释清楚就好了,看你这两天茶不思饭不想的。”之洛也放下的手中的琴,抬头说道。

杏儿毕竟和红璃住在一起久了,两人以前关系很好,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她心里不难过才奇怪呢。

自从那天晚上以后,杏儿就一直很低沉,干什么都兴致不高。

“我有点害怕,她要是不原谅我怎么办?”杏儿怯怯地说。

“有什么可害怕的?你又没做错什么。”晴岸白了她一眼。

“可是,她那么生气,说得话还那么难听,看来真是气得不轻。”

“你放心,红璃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其实我们也该向她道歉呢,那天晚上我们对她说的话也有些过分呢。”之洛有些愧疚地说。

“好吧,那我现在去试试?”杏儿试探地问了问。

“去吧,要不你这一整天又是浪费了。”晴岸说道。

“嗯,那我去了。”杏儿站了起来,虽然面上有些许的犹豫,但还是走了出去。

过了有不到一个时辰,杏儿便回来了,一反刚刚的小心翼翼,而是满脸的兴高采烈。

她一进屋便大声说道:“太好了,之洛!晴岸!我和红璃和好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你是如何跟她说的?”之洛也高兴地问道。

“我找到了她,她本来还很不乐意,但是我死缠烂打了一会儿,又好好地把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又是道歉又是讨好地,她这才撤下了那冷冰冰的面孔。”杏儿回答说道。

“这可算是放下一块儿心事了。”

“嗯,她还说晚上过来咱们这边说话呢。”

“这样也好,我和晴岸也要好好向她道个歉,那晚我们也有些过分了。”之洛说道。

“不管怎样你心里的石头也应该放下了,接下来就要好好练习咱们的节目,要是那晚出了什么错,后果你应该知道。”晴岸在一旁提醒。

“吃不了兜着走是吧?晴岸你就知道泼冷水。”杏儿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又开始和晴岸斗嘴。

到了晚上时候,红璃果然来了,之洛和晴岸忙起身接待。

刚刚见面几人都还有些尴尬,毕竟那晚大家那样地剑拔弩张。

坐了一会儿,之洛说道:“红璃,前天晚上真是对不住了,我和晴岸都说得有些过分了,但那都只是些气话,没有恶意,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好吗?”

“没事儿的,之洛,今儿杏儿都跟我说了,我没有记怪你们,而且说起来其实都是我不好,不该那么的小肚鸡肠,随意乱发脾气,否则也不会有这出了。之洛,晴岸,我也请你们原谅我。”红璃也说得十分地诚恳。

“都是自家姐妹,小打小闹也是经常的,你们说是吧?”之洛说道。

“嗯,所以红璃,我们也真心祝福你的节目能够顺利进行。”晴岸也开口。

“大家都不要客气了,”杏儿看几个人都和好如初,心里更加地高兴,她接着说道:“客气来客气去,多没意思啊。”

“这是亲近必要的过程。”晴岸不客气地说了回去。

“才不跟你说呢,你这个冰山。”杏儿也是毫不客气。

这引得之洛和红璃都是一笑。说了一会儿,红璃对之洛说道:“对了,之洛,你那天弹得实在是太好了,我听得都十分地感动。”

之洛脸一红,说道:“只是太后的琴好而已,我的只是雕虫小技。”

“琴再好也要人的琴技好才行。不过那个琴听起来确实不一般,是太后的吗?”红璃问道。

“嗯,还是我拜托溪秋姐去借的呢,厉害吧?”杏儿邀功道。

“是啊,谁让你脸大呢?”晴岸说道。

“什么意思?”杏儿又是愣愣地。

“脸大所以面子大。”晴岸冷冷地说。

“晴岸你真是太可恶了!”杏儿咬牙切齿狠狠说道。

“算了杏儿,她这还是记恨着你刚刚说她冰山的事儿,伺机报复你呢!”之洛抿嘴笑道。

“不过你们的面子还真是大,连太后都把琴借给你们。”红璃还在感叹。

“那怎么能和你们比呢,太后本来不想参加,这现在都亲自加入你们了,这到时候绝对是重头戏呢”杏儿掩不住羡慕地说。

红璃听了谦虚地说道:“我们那是节目不好,太后才助阵的,况且我们还不能参加评选。其实我本来也挺想选择弹琴的,现在看来幸好是没有选,否则被之洛比得不知低到何处了。”

“红璃你也会弹琴啊?”之洛惊奇道。

“我只是单纯地喜欢,可惜没什么天赋,总也弹不好,而且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音质的琴。”红璃的口气里充满了可惜与羡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