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异样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1994 2013-09-06 21:20:43

  “那你有空可以接过去试一试这把琴啊。”之洛笑眯眯地说道。

“真的吗?”红璃一脸不可置信。

“嗯,真的。”

“太好了,真是谢谢你,之洛。我什么时候可以借呢?”

“只要你有空就行,现在时间也不是特别紧张,还有十多天呢。”

“嗯,我不会借很长时间,一两个时辰就行。”红璃非常高兴。

就这样四个人又说了好一会儿,红璃才起身离去,杏儿也跟了出去,说是要去红璃那拿些自己放在那里的衣物。

她二人出去后,晴岸对之洛说:“你就这样答应把琴借给她好吗?”

“应该没事儿吧,听得出,她十分想要借琴,我再不说出来,她也许又要记在心里了。”之洛心里其实也有些担心。

“但是我怎么觉得她一直把话题往琴的方面引,有些不大正常。”晴岸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我也听出来了,但是当时那种情况,我不得已只能答应。但毕竟是太后的物件,要是损坏的话我们可是担当不起,希望红璃能小心一些。”

“那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我就怕她动什么手脚。”

之洛其实心底也存有这样的担忧,但是她本能地不想去这样随便猜忌一个人。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呢?”

晴岸想了想,说道:“也只能静观其变了。如果她换回来后有任何的破损之类的,咱们就马上去找太后,一刻也不耽搁。”

她叹了口气,说道:“晴岸,我现在真的是很害怕这个地方,明明大家面子上看着都是那么的要好。可是有时候实在不知道那一张张和善的面孔下到底怎样的一颗心,感觉每天都生活地很累,这样猜忌来猜忌去,我真的是变了。”

“不变你怎能在皇宫这个地方生存下去?之洛,不要忘了那个陈温菁还在虎视眈眈地盯着你,她一次没有除掉你,不代表就没有第二次,第三次。”晴岸皱起眉头说教。

“嗯。”说起温菁,之洛的心里不免地想起了那个逝去的孩子,心底又伤心起来。

看着伤心的之洛,晴岸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一直忙碌于除夕宴,之洛最近好不容易从孩子的事情上恢复了一些。她之前的强颜欢笑自己一直看在眼里,现在好不容易一天一天从悲伤中走出来,自己说什么也不能把真相告诉她。

抚平内心的躁动不安,晴岸又恢复了往日的淡定自如。

出乎之洛和晴岸的意料,第二天下午,红璃就过来找了之洛,说她下午空闲时间比较多,想趁着这个功夫把琴借走。

况且,她在当天晚上就把琴送了回来。

其实之洛和晴岸在私下讨论,如果红璃是想动什么手脚,那也应该是在除夕宴的前夕借才对,因为这样不容易被发现。可她就这样借走,又这样轻易地还了回来,实在是令人费解。

红璃走了之后,之洛和晴岸面面相觑,各自心里都很诧异。

趁着杏儿外出,晴岸马上对之洛说:“快检查一下,看看有无差错。”

“嗯。”之洛拿来了琴,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看过去,并且用手细细地摸了个遍。

“怎么样?”晴岸在一旁问道。

“没有发现什么,跟借走前一模一样。”之洛心里也觉得奇怪,说道。

“那你再试着弹一弹,看琴弦有没有被动了手脚。”

之洛点点头,坐了下来,立即抚上琴弦,一段清曲缓缓倾泻而出。

“这也没什么啊,晴岸,你说会不会是我们多心了?”之洛觉着琴弦也好好的,便停了下来。

晴岸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说道:“真的没一点问题吗?”

“嗯,不过要真的说的话,我就是觉得弹出来的声音好像是变得比以前稍稍低沉了些。但是这种感觉非常微弱,我觉得好像是我过于敏感了。”之洛说出了自己的感觉。

“低沉了些?”晴岸疑惑,她弯下腰,仔细地一点一点观察了琴弦,也是没有发现什么。

“看来确实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之洛愧疚地说。

晴岸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可是也确实发现不出什么,也就只能作罢。

接下来的几天,溪秋干脆免了她们几人的工作,安排别人替着做,让她们专心准备除夕宴,

“之洛?”

“之洛?”

“嗯?”

晴岸拿手在之洛面前晃了晃,说道:“怎么回事?这两天总是发呆?”

“是啊,之洛,是有哪里不舒服吗?”杏儿也关切地问道。

之洛回过神来,看向她们二人,说道:“哦,没事儿,估计是这几天晚上睡得不踏实,所以精神不大好,你们放心。”

“喔,那你可要注意休息,毕竟你背上的伤刚刚好得差不多了。”

“嗯,知道了。”

“那咱们先休息会吧,今天练习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晴岸看之洛脸色确实不大好,就说道。

“嗯。”之洛也没有拒绝,因为她确实感到自己昏昏沉沉的,很难集中精神,便在床上躺下,想要休息会儿。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天,晴岸本以为之洛精神不好,只是因为她这几个月来,又是小产,又是受伤,导致的身体吃不消,元气大伤,虽然是大病初愈,却也还是会影响些精神,多多休息就好。

可渐渐地,她也察觉到了些不对劲的地方,因为之洛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愈加严重。

她时常精神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尤其是在弹琴的时候,会变得十分暴躁。之洛本是一个温婉乖顺的女子,这样急躁的她晴岸以前真的没有见到过。

更严重的是,弹琴弹地时间久了,她还会说头痛。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晴岸心里非常不安和担心,她提高了警惕,认真检查之洛吃的每一样食物,喝的每一杯茶,而且把屋子从里到外,上上下下都检查了个遍,可惜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难道还是那把琴的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