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面具脱落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2147 2013-09-06 21:20:43

  晴岸见状拉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必惊慌。

“那陈主子现在呢?”

“人家当然是跟着荣妃娘娘一同在娘娘的帐子里啦。”

“都别说了,看你们越说越离谱,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儿,换好了就赶快出来吧。”这时金儿出声阻止了她们的话,几个人乱哄哄地走了出去。

接下来人走了一拨又一拨,过了几个时辰,杏儿兴奋地走了进来,一进来便大声嚷嚷:“晴岸,之洛,你们不能看真是太可惜了!大家都准备地特别精彩!尤其是宜妃娘娘和庆临宫的陈主子,太后和皇上都看得非常高兴,现在外面可热闹了!”

“是啊,好可惜,害得晴岸也没法去看。”之洛可惜地说道。

“没事儿,明年还可以看。对了之洛,你感觉怎么样?我看你精神好了些,就是脸色有些苍白。”杏儿说道。

“休息这么长时间,当然好了。”之洛笑眯眯地说道。

“那太好了,咱们开始换衣服吧,我好紧张啊,怎么办怎么办?”

“不用紧张,咱们练习了这么长时间,不会有事的。”晴岸难得对杏儿展开了个大大的笑容,她就是有这样的魔力,杏儿顿时觉得自己安定了许多。

换好了一身的行头,之洛又给自己和其他二人画上了简单大方的妆容。

走出大帐,突如其来的寒气使之洛打了个寒颤,为了达到晴岸的要求,杏儿设计的衣服都是用薄纱制成的,此时三人穿得都十分单薄。

舞台灯火辉煌,似乎是除夕的原因,大家都少了分拘束,多了分祥和。此时的气氛已达到火热,大家都在为郑贵妃精彩绝伦的表演鼓掌欢呼。

郑贵妃表演后显然有些累,只见她娇喘微微,享受着别人的称赞,走向了皇上。

之洛忍不住看向人群中正坐着的那个人,平时冷冷的他现在眼角竟也带上了笑意,淡淡鼓着掌,看着郑贵妃一步步走向自己。二人互相凝视,竟好像天地间只剩了彼此一般。

一步一步走上舞台,感受着台下道道目光,之洛不敢看向人群,只是盯着远方的座座辉煌宫殿。

前方,更大的考验正等待着她。

在座位旁坐好,之洛暗暗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抬头看了看晴岸,示意她可以开始。

琴声缓缓倾泻而出,寒冷和疼痛让之洛暂时保持清醒,随着曲子的越来越激烈,脑中的嗡鸣声也越来越大。之洛闭上眼睛,牙狠狠咬住了嘴唇,指尖完全是出于本能,熟练地轻拢慢捻。

“之洛,之洛!”

谁在叫我?

之洛睁开眼睛,看见正在舞动的晴岸和杏儿拼命地给自己使眼神,而台下的人也都在交头接耳,边低声交谈,边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而侍卫们则也都警觉了起来,将武器拿在手里。

之洛不解地看向晴岸,看见她不敢停止舞蹈,只是一味地说着唇语。

看起来是两个字,蜜橘?好像不对。

突然感到了自己的脸上有了些不一样的感觉,之洛霎时间明白了晴岸的话。

是面具!

面具正在脱落,自己刚刚因为疼痛而没有注意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薛叔叔和晴岸不都说这面具丝毫不用担心吗?

“给我拿下!”

突然一声号令,大批的侍卫冲上了舞台,将之洛等三人擒住,押向皇上太后处。晴岸对之洛暗暗使了眼色,让她不要轻举妄动,一旁的杏儿则是一片茫然,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给我跪下!”一个侍卫狠狠踢向了之洛的膝盖,之洛一个没站稳,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说!你们是谁!又是何居心!”一名武官模样的高官站在她们面前,厉声问道。

“大人,我们冤枉!”

“张大人,何必跟她们废话,先揭了她的面具!”又一名大臣高声说道。

张大人点点头,示意一旁的侍卫:“去!”

“是!”

随着面具的揭露,周围的人都暗自吸了口气。之洛素净白皙的脸,纤尘未染,眼颦秋水,眉蹙春山,翘挺的鼻子应寒冷而微微发红,红樱般小巧的菱唇正因恐惧而微微颤抖着。

之洛无心去关心别人的想法,她只是牢牢看着高高坐着的那个人。

她看见墨奕虽没有做任何动作,但是眼里却泛着难以置信的光芒,他还认得自己!之洛的心里已经忘记了自己仍身处险境,完全沉浸在了内心的喜悦中。

可这都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秒,墨奕似乎注意到了什么,立即又变得如同往常一般的高贵冷漠。

“先带下去。”墨奕轻启薄唇,低下头缓缓说道。

“是!”

阴暗潮湿的大牢里,之洛独自蜷缩在角落里。这里是大辰国臭名昭著的淩狱,关在这里的,都是一些罪恶滔天的死刑犯,进到这里,再走出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晴岸和杏儿都不知关到了哪里,她们都是被自己连累了,之洛十分愧疚地想。淩狱里昏天黑地,不分昼夜,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关了几天。在这几天里,没有一个人来看她,或是审问她。

之洛平时便十分害怕动物,几乎达到了过敏般神经质的害怕,别说是这里成群的蛇虫鼠蚁了,她被这些老鼠折磨地高度紧张,只能抱着膝盖在角落里颤抖,几天都没有合眼。

但蛇虫鼠蚁还是小事,之洛每时每刻都能听到那些死刑犯神经般的喃喃自语,还有一些被屈打成招犯人的尖利的哀嚎,死亡的气息就这样浓烈地弥漫在四周。

被这所有的一切折磨着,之洛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她觉得自己快疯了,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巨大,疼地她只想把头往墙上撞去。

“你,出来!”

朦胧之中,之洛几天来第一次听见有人对着自己说话,缓缓抬起头,两个个狱卒模样的人,开了牢门,对着自己说道。

之洛踉踉跄跄站起来,逃也似的跑出了这个地狱般的牢房。

“跑什么跑,站好,带上链子!”其中一个狱卒野蛮地扯过了之洛,给她的双手双脚带上了手链脚链。

“走!”两个人架着之洛,将她带到了审讯室。

审讯室里,两个狱卒放下了之洛,便将走了出去,将门关上。之洛环顾四周,各式各样的刑具挂的满墙都是,有些甚至还带着干涸的血迹。

“不要怕,之洛姑娘。”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