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除夕宴(2)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2134 2013-09-06 21:20:43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千岁前岁千千岁!”地上乌鸦鸦跪了一片。

只见皇上扶着太后走到座位前,扶她坐好,而后自己才来到自己的龙椅前,缓缓端正坐下,才出声说道:“平身。”

“谢皇上!”

悉悉索索的声音中,其他各宫的主子也都陆续坐下。

“今儿是除夕家宴,大家也都不必拘束,希望都能各自尽兴。”

“是,谢皇上。”众人谢恩。

皇上举起了面前的酒杯,转向郑贵妃说道:“朕先敬大家一杯,尤其是郑妃,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

郑贵妃听后,妩媚又谦逊一笑,亦优雅地手持酒杯,说道:“皇上说的哪里话,这些都是臣妾份内的事情,又何来辛苦呢?”

此话一出,在座各位心里都是冷笑不已,这何时后宫的事情已成你郑贵妃份内的事儿了?

但心里如何想是一回事,嘴上却又要是一回事,在座的娘娘、亲贵们,无一不是都举杯恭维。

在一轮酒喝完后,皇上转头问坐在右手边的太后,对她说道:“母后,那咱们就开始吧。”

太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郑贵妃见状,也转头对身后的盼露交代了几句,盼露快步走开,没多久,丝竹之声便缓缓响起。

头一个上台的便是景霖宫的主位成妃娘娘,她新添了个小公子,连太后都请她同进了几次晚膳,此时正是春风得意。

成妃娘娘双手执浅粉羽毛团扇,与她身上的一袭粉衣相得益彰,舞起了扇舞,羽衣翩翩,羽扇与她曼妙的身材相互交错穿梭,可谓是美轮美奂。

可之洛此时已无心去欣赏这些,她们距离舞台太近,巨大的声乐让她的头不可抑止地痛了起来。

脑子中响起了噪噪的轰鸣声,神经仿佛一瞬间敏感了千百倍,突突地跳着,之洛受不了地扶着额头,只想大声尖叫。

“怎么了?”晴岸在一旁紧张地问说。

“晴岸我头真的好难受,我受不了了。”

晴岸快速想了一下,她起身扶起之洛:“走,我先带你去那边的处休息一会儿,反正离咱们的节目还早着。”

之洛已无力去说什么,她半倚着晴岸,两人一起走去了远处帐子内。

“可恶!那个红璃究竟对你做了些什么?”晴岸的心里此刻无比地愤怒,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对之洛动手脚,但自己却毫无反击之力。

今晚之洛的状况偏偏比以前都严重许多,看情形要去上台表演会很困难,这件事情已经拖不得了,现在必须马上把此事告知皇上。

晴岸正皱着眉头想着,之洛已然恢复了些精神,她虚弱地对晴岸说:“晴岸,你帮我找个尖锐点的东西来吧。”

晴岸一惊,立马问道:“尖锐的东西?你找那东西干什么?”

“没办法了,我必须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否则今晚咱们必然难以过这关。”

“不行!”意识到之洛想干什么,晴岸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她的决定。

“晴岸,但这真是唯一的办法了,疼痛能让我清醒一点。你也知道咱们上台表演的意义,如果今天晚上咱们把事情搞砸了,咱们都不会好过的。”

晴岸沉默着不说话,显得很犹豫。

“不能再犹豫了晴岸。我知道你心疼我,但是我们现在别无选择,这个宴会如果因为我们而失败,那不光太后面上无光,就连佟娘娘都会记恨咱们。”

晴岸的内心非常挣扎,她沉默了许久,最终,从头上取下了个发簪,递给了之洛,自己则转过了身子。

之洛右手持簪,在左臂上比划了半天,她叹口气,对晴岸说:“我下不去手。”

晴岸也叹口气,她接过之洛手中的簪子,考虑了一下力度与角度,快速刺了下去,她知道这种事情犹豫不得。

晴岸把握地非常好,伤口很浅,血留得不多但却霎时让之洛清醒了不少,疼痛让她恢复了些清明。

之洛看着晴岸低头为自己包扎了脸,感到非常愧疚。让晴岸亲手刺伤平日里形影不离的好友,之洛知道这件事情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十分地残忍。

可晴岸就是这样,丝毫没有怨言地去做之洛做不到的事情,毫不顾忌自己内心的感受。

“谢谢你晴岸。”说完,之洛自己都笑了出来:“自从咱们两个见面以来,我就一直在对你说这句话。”

晴岸也被她逗笑:“知道就好。包扎好了,放下袖子就看不出来。你先坐一会儿别动,小心血又流出来。”

“嗯。”之洛也不是很担心,她们是代表宁禧宫的,所以节目要靠后,在末数第二,然后压轴的是郑贵妃娘娘,而太后和红璃则是作为特别节目最后演出。

之洛无力分神说些什么,晴岸心里也是十分的复杂,两人一时无话。

过了没一会儿,帐子进来了几个宫女,晴岸看了看,只认识一个叫金儿的宫女,是庆临宫荣妃娘娘宫里的。

她们几个一脸兴奋,看样子是马上就要轮到她们,过了换衣服的。

“其实咱们也用不着这么早过来换的。”其中一个说道。

“你个没脑袋的,成妃娘娘的节目马上就结束了,只剩下她宫里人的一个节目,你现在不换,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另一个宫女推了推刚刚第一个出声宫女的头。

“你就别再点春草的头了,否则越点越笨。我看呀,她准是想等到上了台再换,正好去狐媚一下皇上呢!”又一个高高瘦瘦的宫女说道。

“哈哈哈哈!”几个人听了都是一阵大笑。

“哎呀,听百合你瞎说,总是笑话我。还有你,牡丹,不要没事儿总推我的头了。”那个唤作春草的宫女不满地说道,“我只是觉得咱们肯定没戏,先不论其他宫的,就单看咱们宫,除了荣妃娘娘,还有陈主子要参加,咱们还比什么呢?”

听到这,之洛和晴岸对视了一眼,显得有些吃惊。

按规矩,东西六宫,除了各宫的主位,宫里其他人也可以参加,这里面当然包括了各宫的贵人、常在、答应等。

但虽说如此,任哪位娘娘也不愿被这些人强了风头,情愿让宫女太监上,也不愿那些贵人们得到这个出风头的机会。

但陈温菁竟然能争取到这次机会,看来此人果然不能小看。

之洛才安定下的心又高高地悬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