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怀上龙种去和亲

除夕宴(1)

怀上龙种去和亲 沐亦沐子 2240 2013-09-06 21:20:43

  晴岸觉得很无力,之洛目前只是精神不好,这甚至连病都算不上,况且那个琴是如何也找不到有任何不对的地方,自己没凭没据,无法证明这琴对之洛有伤害。

难道要让她去对太后或者皇上说之洛变得精神不济,是因为红璃借琴的缘故吗?

这任谁听都会觉得滑稽无理。

杏儿走后,晴岸坐到之洛的床边,轻轻摇了摇她,看之洛缓缓睁开眼睛,晴岸问她道:“之洛,你告诉我,你觉得是那把琴影响了你吗?”

“我不知道。”之洛伸手按住额头,脸色显得很痛苦,“我只是觉得一听见琴声,脑中就乱哄哄的响地厉害,吵得我受不了。”

“这琴绝对有问题,之洛,要不你别再用了,我再去找人借个。”

“这怎么能行呢?这可是从太后那里借来的,要是胆敢不用,那可就是掴了太后的面子。”之洛说道。

“唉。”其实晴岸怎会想不到这一点,但是仍是心有不甘地说:“可恶,查不出来这琴存在任何不对的地方。况且,你现在的状况根本连病都算不上,不会有人相信咱们的。”

“对了,这些可别对杏儿说,自从红璃和她和好后,她每天都那么开心。”

晴岸点头说道:“嗯,我心里有数。再有两天就是除夕宴了,咱们也练习地够熟练了,你不要再去碰那琴了。我明天找李太医过来给你瞧瞧。”

“知道了。”之洛也同意,她心里其实很害怕,身体的异样让她非常不知所措,她甚至觉得自己的思想有时变得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

除夕夜当天,皇宫里四处都张灯结彩,富丽堂皇,每个人脸上都笑脸盈盈,期待着晚上的那场盛宴。

傍晚,溪秋将之洛、红璃她们一众人领到了太和殿前的广场上,交代了几句便离开。

这是之洛第一次在皇宫里过新年,她一路上都在感叹此时的皇宫是多么的美丽。

以前她一直觉得太过华贵会显得庸俗,但这时她才体会到,真正皇家的奢华富丽,看起来是多么的尊贵大方,华美高雅,非凡震撼,多少美好的词来修饰都不为过分,而且在这一切一切,都被一种皇家特有的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气息萦绕着,让人肃然起敬。

广场上早已准备好了一个大的戏台子,之洛心里又一次禁不住感叹,皇室果然不是一般人家可以比拟的,单单一个戏台子都布置地如此考究,气派显贵。

而戏台子的正前方,已经依照身份整齐地安置好了主子们的座椅,虽然正值隆冬腊月,桌子上仍放着各色新鲜的水果。

现在主子们当然都未到,到的只是晚上即将演出的宫女太监们,约莫有个四、五十来号人。

大家都掩不住内心的紧张与雀跃,时间乱糟糟地很吵闹。

听着大家的吵闹声,之洛脑子的不适感又涌了上来。

晴岸立马察觉了出来,她关心地问:“又不舒服吗?”

“嗯,他们吵吵地我头疼。”之洛点点头。

“要不我们去那个帐子里坐会儿?”

不远处的西南角里新搭了六个大帐子,是为了六宫主子主子更衣使用的。

而在对面的东南角也有两个相对小一些的帐子,这是为了宫女太监所准备的。

“算了,时辰不早了,估摸着主子们都快到了。我忍一忍就好。”

“那你靠着我休息会儿。”晴岸揽过了之洛的肩膀。

“嗯。”之洛把头靠在晴岸肩膀上,闭上眼睛安神。

不远处正在和红璃交谈的杏儿见到这一幕,便和红璃一同走了过来:“怎么了,之洛?又不舒服了吗?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总是这样?”

一旁的红璃也问道:“怎么回事?”

杏儿回答道:“她最近总是头疼,精神不好。”

晴岸此刻悄悄地观察着红璃的脸色,只见她没有丝毫破绽,一脸关切地说:“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啊?”

“不知道,歇息了几天也不见好。”杏儿说。

“之洛,不行就让太医看看吧,别硬撑着。”红璃对之洛说道,同时又伸出手摸了摸之洛的额头和两边的脸颊:“不烫,看样子不像是发烧。”

之洛睁开眼睛,有些气虚地说道:“昨天找了李太医看过了。”

“太医怎么说的?”

晴岸伸手抚了抚之洛的头发,示意她不要费神,自己回答红璃说:“李太医也查不出个究竟,只是猜测说也许是思虑过度,睡眠不稳多梦而引起的精神萎靡。”

“喔,也许是这段时间准备节目太劳心了,过了这阵子就好了。”

几个人正说着,忽然感到周围安静了下来,远处的甬道里,一众人翩翩而来。

等他们走近一看,原来是郑贵妃到了。

所有人都跪下行礼:“给贵妃娘娘请安,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佟贵妃的口气里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和高傲。

她今日打扮地异常美艳高贵,华丽的裙子上大朵大朵雍容的牡丹正傲人地绽放着,高高的发髻上点缀着各式各样地发簪、花钿步摇。

而这一切都比不过她绝美的脸庞以及精致的妆容,吸引着所以的人的目光,以至于那些首饰都显得暗淡失色。

郑贵妃生得十分艳丽动人,一双流光四溢的杏眼微微上上吊,黛眉细长柔媚,与眼睛是相得益彰。她的鼻子挺立,贵气十足,樱唇鲜艳欲滴,自小在贵族家庭长大的她,整个人举手投足都显得充满皇家风范,偏偏在这娇媚与尊贵中,还透着写汉家女子特有宁静谦逊。

她是主持操办这次宴会的负责人,因此最早到场也是应该的。

“娘娘给大家准备了些茶点,就放在帐子中,各位若是有需要,尽可取食。”郑贵妃的侍女盼露在一旁向大家说道。

“谢娘娘赏赐。”众人又跪地谢赏。

“都起来吧,今儿是大喜的日子,还要你们辛苦,本宫先给你们道声谢。”

“奴婢、奴才不敢。”

“嗯,那大家好生准备。”

“恭送贵妃娘娘。”

随后郑贵妃便带着下人离开,去检查宴会的各个细节十分到位。

之洛一众人再也不敢大声喧哗,都低头垂手恭敬地站在原地。

天色渐晚,各宫的主子们以及宫外的王公大臣携带着各自的家眷,都陆续到场,大家都自恃身份,大方端庄地坐在位子上,并没有像那些宫女太监一样把喜气都挂在脸上,只是偶尔和邻座的人聊天说话。

突然,远处传来了“啪啪”的静鞭声,这便意味着是皇上驾到了。

瞬时间,所有人立马停止了交谈,站直树立,空气间静肃地可怕。

“皇上驾到!太后驾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