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同人耽美 寡妇门前

第六章 牛家闹县城

寡妇门前 苍石 1897 2012-01-01 23:03:36

  牛老爹带着一车老人妇人向县城急忙驶去,来到出事的地点,周围围了许多人。牛山的婆娘还守在牛山的尸体旁,声音沙哑,眼睛红肿,见牛老爹带来了一帮亲人来了,伏在张寡妇的怀里昏厥了过去。张寡妇叹了口气,村里又多了一个寡妇。张寡妇把牛山的婆娘扶到一旁,几个妇人也围了过来张罗着。

牛老爹来到儿子的尸体旁,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见儿子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也晕了过去。牛山的老娘还瘫软在车上,有个妇人在守护着,没有下车。牛大炮和牛田搀扶着牛老爹,等牛老爹回过神来,牛大炮说:“牛老爹,你要坚持住,这都等着你拿主意。”

有交警和政府人员走了过来,交警问:“谁是主事的?”

牛大炮说:“这是死者的父亲牛老爹,他是主事的。”

交警说:“你把他扶到这边来,有事情商量。”

“好,我们就扶着他过来。”

牛大炮扶着牛老爹来到警车旁,交警搬了把椅子给牛老爹坐下。交警说:“牛老爹,你是死者的老爹吧。”

牛老爹点了点头。交警又说:“肇事者已被拘留了,这种天灾人祸谁也不愿发生,但已经发生了,这也没有办法的事。现在是要把后面的善后事情处理好。现在最主要的是你们家属亲人要把死者的尸体弄走,现在天气热,摆在公路上很不好的。”

“就这样把尸体弄走了?我儿子是怎么被撞死的?”牛老爹清醒地望着交警。

交警说:“是肇事者酒后驾车,把你儿子撞死的。你不弄走还要继续摆在这里吗?肇事者已被抓住了,该他负的责任由他负责,该坐牢坐牢,该赔钱赔钱。”

牛老爹说:“他钱拿来了吗?拿来了多少钱?”

交警说:“他人才被抓住,他家属还没拿钱来。”

“那就摆在这里吧,等拿钱来了再讲。”牛老爹把头埋在膝盖上,双手捂着脸,任交警和政府的官员如何劝说,牛老爹不再言语。

交警和政府官员见牛老爹不再说话,就对牛大炮和牛田讲:“你们劝劝牛老爹吧,现在天气这么热,尸体很容易腐臭的。”

牛大炮说:“这种事我们也不好劝说,还是你们自己说吧。”

周围一些围观的人七嘴八舌地也在议论着,有的说酒后驾车真是杀手。有的说把尸体弄走了,你别想得一个银子。另外两个死者的家属也来了,交警和政府官员也在劝说着,说着同样的话。死者的家属和牛老爹一样,在问着同样的问题,交警在回答着同样的问题。事情就这样僵持着,大家在马路上熬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牛老爹和另外两个死者的家属被请到交警队的一间大办公室,继续协商着善后的事,协商了一个上午也没有协商出一个什么结果来。来协商的官员的级别也越来越高,最后县政法委书记来了,说了一大堆表示难过之类在牛老爹看来都是废话的话,一提到赔偿问题就含糊其词,说要肇事者陪。肇事者的父亲来了,是一个走路都要人搀扶的七十多岁的结核患者,没有人愿对面与他说话。前面他一直不吭声,到了最后他说他治病都是靠疾病中心救济,肇事的儿子三十多岁了还没成亲,家里只有三间瓦屋你们看着办吧。牛老爹知道要肇事者赔钱是竹篮子打水,就把牛田叫到外面对他说:“你赶快回去,把我的棺材用农用车装来,把村子里的人再喊一车来。”吩咐完,牛老爹掏出一千元给了牛田,要牛田快走。

牛老爹回到办公室,对县政法委书记说:“讲了一个上午的口水话,一句有用的话也没有,政府要我们把尸体弄走,你以为我们想摆在马路上啊,死了的是我的崽娃呀,我也知道入土为安,可安得了吗?我老了哪个来养?两岁的孙子哪个来养?下午要县长三点整到出事现场与我们来谈吧。”牛老爹说完走出了办公室。牛家来协商的人也跟着出去了。另外两个死者的家属见牛老爹走了,也都出来了。一个上午的协商就这样不了了之。

到了下午三点,牛老爹见县长没来,就吩咐牛大炮和牛田将牛山的尸体抬到棺材里,牛田也不知从哪里搞了也些冰块用塑料袋装好,放到棺材里,盖好盖子。几个交警见牛老爹在往棺材里装尸体,很是高兴,就说天气太热了,快抬走,还是先入土吧。牛老爹不搭理他们,要牛大炮牛田等人来抬棺材,牛大炮喊:“一二三、起。”牛大炮等几个人抬着棺材走到马路中间停了下来,就把棺材放在马路中间。交警见牛老爹把他儿子的棺材放在马路中间,着急起来,急忙赶了过来,要牛老爹把棺材马上抬走,不要堵塞交通,这里是国道,这种行为是违法的等等一大堆。牛老爹伏在棺材上不动,交警就来拉牛老爹,牛老爹抱着棺材不动,又来了几个交警,想把牛老爹和棺材一起弄走。牛老爹抱着棺材大喊:“孩子他娘啊,你们还在那里干什么呀。”

牛山的娘招呼着一群妇人围了上来,把交警围在了中间,交警只好放手。围的人越来越多,被堵的车也越来越多。另外两个死者的家属也把尸体摆在了马路中间。棺材堵路的事很快反应到了上面,县里正开着紧急会议,召集了几十个政法部门干警前来维持交通。过了不久,有一个交警说县长来了,要牛老爹去,牛老爹随交警往县长的小车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