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战灵封神

第七章 炼药

战灵封神 1348950624 1973 2012-10-22 13:15:19

  魔帝老脸微微抽搐了几下,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如今虎落平原,已经沦为一道飘渺的灵魂的他,还能做点什么。

“你…你怎么了。”有点惊讶,瞧这老人感伤的样子,唐风也怕是自己的话刺激了他,所以唐风也和气的道:“我也没觉得你不配,只是我就是问问。”

“小家伙……我倒不是因为那个。”看着温和的孩子,这坚毅却又不失温和的孩子,确实很好,可惜,自己那么强大的本事都教不了他,无奈,这老人只能长长叹了口气。

“那是什么原因。”

“我……我的功法对人没用,徒弟也教不了。”微微摇了摇头,想了想,他还是接着道:“但是我炼制的丹药人应该能适应的,你小家伙要不要学。”

“炼药?”

闻言,唐风微微一怔,他可是知道,在战灵大陆,练药师可是极其珍贵的,因为丹药可以助人突破,辅助人修炼,有少数丹药,还能直接提升人的实力,丹药,可以说间接的象征着一个地域的实力。

不过在战灵大陆,这丹药也是极其之多的,不同战之力阶层,有不同的辅助药,还有不同提升实力丹药,同时还有很多改变人体制的丹药。

而炼药师们提炼出来的丹药,种类恐怕不下万种,其中很多,其实连功效都无法知道,因为很多丹药,别人服了很可能承受不了强大的药力而导致爆体,所以很多药提炼出来,亦没人敢试,很多人也试不出来丹药的具体作用。

不过有的人误服丹药,却是突然获得强大的实力,这样的事在战灵大陆亦不在少数。

奇遇、奇迹,在这大陆并不是幻想的事,而最大的奇迹,却是来自炼药师,家族、国家的战争,一个神秘的炼药师很可能就能扭转乾坤,个人的修为,需要好的师傅、功法,但是最好的遭遇,却是得到最好的辅助丹药。

能够提炼上好辅助胆药的药师,亦是神秘、奇迹的象征,也是所有人最敬仰的一个神秘职业,炼药师自己,向来也是神出鬼没,很少有人能认识真正的炼药师的,因为他们的地位太重要了。

而炼制丹药,除了需要天才地宝外,炼药火候更是要把握绝对的好,同时还得注意四时之气,和药材的配方用量等,能够完全把握这几些东西,这样才能炼出自己想要的丹药,不过也有炼药师不断的改变药量、时气等,以求不同的药效。

天才地宝本就昂贵、稀少,随便一种炼药的材料,对普通平民来说都是天价,而药效稍微调理失当,炼出来的药不但不能帮人修炼,很可能还会伤人经脉,失财事小,伤人事大,并且实验十之八、九都是必然失败的,因此,要想成为炼药师,却也是极度困难的事,想拜炼药师为师,代价也是十分巨大的的。

而一个最神秘宝贵的炼药师,很可能一个人就能颠覆一个强大的国家,而一个国家为了得到一个神秘炼药师的帮助,金钱、女色、珠宝等,都可以任这些神秘的炼药师挑选,只要得到强悍的炼药师的帮助,强悍的高手,会随之源源不断的产生,国家的实力,会得到质的飞跃,所以,一个炼药师别说娶公主,甚至想抢皇帝的妃子,也许很多皇帝都得割爱,想拜炼药师为师,其代价更是可想而知。

听这老人说这话,唐风舔了舔嘴唇,稚嫩的声音更显得有些颤抖,“你…你会炼什么丹药呢?”

“我哪记得会炼什么药,太多了,我只记得我以前最不起眼的丹药,都能辅助战圣突破,更不济的丹药,我都会丢掉了,以前对我来说,人本来就不起眼,没战圣实力,连当我脚下小兵的资格都没,我怎么会留下那些没用的丹药。”

“战圣……战圣的丹药……”有些难以置信的,少年小声的囔囔道:“你可知道,战皇在大陆都是极其稀少的颠峰存在,达到战圣之镜,如今大陆恐怕已经绝迹了,就算有,估计也只是隐匿的个把高人而已。”

“哼…高人?有什么好高的。”这老头轻蔑的一笑,不过,如今落魄的他,似乎也没兴趣多提什么,“小家伙,当年神魔大战之后,神和魔都从大陆消失了,要是当年的神和魔都在,别说战圣,就是战帝都不值一文。”

不可思议的瞧着这魁梧而又苍白的灵魂,少年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脑袋也随之认真的想着。

突然他也记起了自己读的那本《大陆本记》书也提过,大陆在几十万年前,是存在神魔的,而神魔之战之后,大陆被彻底撕裂,文明也随之尽毁。

一场大战使整个大陆都颠覆了,这种实力,又岂是人能拥有的,颠覆大陆,即便是战帝,那也是忘尘莫及的。

这个沉睡如此长久的灵魂,到底是什么,魔帝?他就是曾经魔界的霸主?

难怪…难怪他有嚣张的资格,难怪他的气势就让人感觉到窒息,至高的强者,魔界的尊者,人,对他算什么,连让他吹口气的资格都没。

也难怪,这么强悍的尊者,如今失落的连对付一个连战士都不是的人都没办法,他的灵魂,也显得如此苍白。

不过,堂堂一魔帝,那广博的见识,恐怕也足够让他震撼的,丹药,大陆最神秘的存在,虽然是他最不起眼的东西,只要学到了,恐怕也足够让大陆为之颤抖吧!

这人,确实够让人崇拜的……

老头看着这瘦弱的孩子,从小家伙的眼神中,读到了一丝尊敬,都已经被神魔遗弃了几十万年了,没想到在这,却是还有敬畏自己的人。

可惜,苍穹之中,已经没有他立足的地方了,也没有让他争雄的权力了,不过,这一丝尊敬,倒是让他苍白的灵魂,也有了一丝丝的欣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