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10)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333 2013-06-10 19:42:25

  我费力地辨认了一会,终于捋清了字迹,上面写道:“政经风纪党章,道德王法朝纲。永远装模作样,猛如虎、贪如狼,一窝子男盗女chang(只能用拼音,因为原字被伟大政府所禁止)。”

“这怎么看也是现代的吧,而且这样内容,那我到哪儿猜去!另外不管这些,如此内容能是她希望的浪漫?”我如此想着,差点笑出声来,而嘴角浮现的笑嘻嘻,远没有蒙娜丽莎的神秘,所以被赵红琪一嗓子破译---“不许你坏笑,拿错了东西给你,刚明白过来这个反动不讲道理,少儿不宜!”不知何时她又出现在我面前,说罢和方才同样的高速抽走信纸,换了一个小本子递上来,点着上面说:“看这个,念着还挺好听的,谁写的?”这回她站着没回位子。

我看到这回上面清晰整齐地写着: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哦,这个啊,诗经小雅里的。”

“诗经,小雅,什么玩意儿?”赵红琪一脸迷茫,被冷落许久了的蔡斌大声道:“什么诗经干经的,还月经呢,有个屁用,要是能搞到个武功秘笈,练成天下无敌,那多棒啊。”

赵红琪极力表现出轻蔑的劲头笑道:“臭流氓,你说那才是狗屁呢,行,大学生,到底是你喝的墨水多了就是有些学问。”

于帆朗声道,“那再给他看---”她紧跟着不得不接起了一个呼叫,仍旧不惜一心二用地指向不远处的一个空位子,那里还放着个记事小本。

赵红琪快步去拿起来,说着“小岳,你看看那天这个人留的言,就这一个了。”拿着小本扔过来,然后说着“你看看那里头有字儿的最后一张上的那两行啊”,一边转身小跑两步回了位子,一屁股坐下去,拍着胸口说:“哎呀,这几趟跑的我,累死了,差点没岔气。”

“又是这么长,用BP机传!真有瘾。”我翻找到后自言自语,再细看到:“点滴芭蕉心欲碎,声声催忆当初。欲眠还展旧时书。鸳鸯小字,犹记手生疏。”我又默念了一遍,毫无印象。对于在中文上颇有自负的我来说不禁有些难堪,但是眼见着所有人都渐渐忙碌起来,便将小本放到原来摆放的桌上抽身出了屋,脑子里不停地琢磨那几句小词。

其实问的人并无更大热心,而我也明明不知道,却自作多情地硬要瞎琢磨。正当我搜肠刮肚地琢磨着将将走近休息室,隔着一间、没有标牌的房间大门略微开着,这间与旁边标有“经理室”的办公室相邻,平常一般是紧闭的,而此刻听见里面段经理独特的略带沙哑的嗓音说:“行,这些当然您说了算。”

“段经理可别这么您您的。”一个颇为明快而又清柔的女子的的声音,“再怎么你您是长辈,而且我才没来两回,还不是连着的,都是原来那摊儿老是处理不利落,而且又不是我愿意来…啊,不是,那个…反正业务上有了什么不明白的,指不定到时还得去向段经理请教呢。”

“谁呀,听着好年轻的声音,却能让年过三十的段经理这么毕恭毕敬的?”我略作停顿的听到后,再次走向休息室,听见背后脚步声,回头看到段略低着头走来,脸上说不出什么,只是一层似一些无谓、带点无奈的表情像北京桌面用不了许久便着落的灰土般轻抹在面皮上。我停步才要出于礼貌打招呼,他却视我为空气般已经快步走开了。

我忽然无来由地意识到前日的音乐就是传出于那间屋子,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我转身向回走去,恰在此时,音乐声欢迎我的认知般,果真欣然响了起来,即便还是那样克制悄然的音量,而由于门是虚掩,我也就在门外,里面的一切乐声就在这个障碍有无之间中略带神秘而有着更大的吸引力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