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111)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36 2013-06-10 19:42:25

  每次写信,难免想问她的归期是何时,然而强烈的期望下,只怕答复内容会招来更深的失望,索性只等着看她后面的回信时再关注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没事的时候,我会展开这封第一次收到的女孩子来的信。内容应该已经可以背下来的,只是没有谁会要求我这样做而去尝试,似乎主动尝试了而没有成功的话是对这封信件的亵渎,反正想到时就会从兜里掏出来看那些已经熟悉不过的文字:

“看到你来信的文笔,让我这个中文实在一般般的不大敢提笔写了,所以干脆写些琐事告诉你一下我最近的活动吧,每天就是圈在家里补习财会教程,烦得我居然常想做家务来缓解一下压力呢---不过我做家务也还是不赖的啊。

考试是明年1月份了,不知道之前有没有机会回公司,我爸那个钢筋混凝土的脑筋---我可以偷着这么形容,和开玩笑差不多,你不许这么看待和品评他老人家啊,偷着也不行。反正他确实是缺少一点灵活性,根本不搭理我这方面的诉求,倒是对最近有事没事就来的陆韶谦礼遇有加,说了什么都上心,比有了敌情都关注,莫名其妙的!不过他一来,就是我学习最专心不许被打扰的时候,哈哈,他们一时半会儿的也没有办法”---

每次看到这里都止不住妒忌陆韶谦的心思,而且分外强烈,然而除了很快地往下看以扫去这层阴影也实无他法---“不说他们,我想虽然你写的东西总显得悲观,所以有‘转眼便虚化,翩翩少根芽’,我更愿意相信‘翩翩开虽短,扑面意流连。无心常拂去,殷勤舞迁延’---我一时瞎诌凑出来的几句,希望你‘必须’喜欢啊。”

岂止是必须啊,这四句小诗是我如今比起自己写的,也再不能忘怀的文字了,那时候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品味,才明白动情之时,对彼此言语刻骨铭心的喜爱的程度是怎样的陶醉和钟情。

也许是有了这样的信件,我的脑子里虽然已经刻上了一般清晰地记住了她的BP机号和家里的电*话,却一直没有打过去,如果说冒险的勇气不足的话,似乎直接听她说话的迫切倒也随之减少了些。因此这份彼此无声的挂念,虽然有着不少的落寞、惆怅,还有空想和无奈,却也并不缺乏温馨和甜蜜,并且超越空间距离的这份温馨和甜蜜也一直令我回味难忘。

满脑子鸿雁传书的点点滴滴以外,留下一点空余思维才是档案和眼下的工作。曾赵诚则是远比我对于工作有着更大的热情,因为即将成立的技术开发,准备让他做个组长,而且工资将会有大的提升以外,还会办理正式聘用的手续。

“必须做正式的工作,关系到工龄、工资,还有将来的养老好多方面呢,小岳,就说你是要出国的不用理会这些,不过将来回国的话,这方面还得知道。”曾赵诚面对我时少有的严肃语气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