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198)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12 2013-06-10 19:42:25

  我回过头看见他似有深意的笑容---“那天你怎么那么主动坐穆虹丽旁边去了?”他问道。我尽可能地避开他的视线,做足若无其事的口气说:“那不是空着个位子,你安排的咱们同事那桌又好像挺挤的,哪像贵宾席的宽松,我就想好歹虚荣一回,对了,那儿为什么空了一个位子?”我转移话题的目的问道。

“唉,说来没辙啊,听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厉害---”曾赵诚拉着长音的说话没有完结,看到我撅了撅嘴点头,猛地起身,说:“是吧,连你都有体会,看来真是的了。”我笑道:“我没有体会呢,就是顺着你的话点个头等着你继续说而已,其实不明白你说的第六感和空位子的关系。”

“那还真就是给朱招娣留的。”曾赵诚说罢,将自己放倒在折叠整齐的被褥上,闭着眼睛吐了口烟。我诧异道:“啊,曾哥你的胆子也…这样日子还请她来,不成了成心给人难堪了,而且是俩,要是被察觉了更了不得,听说老人的眼睛毒着呢。”曾赵诚还是闭眼仰着头,无力地说:“哥哥我能白比你多长这几岁,还不懂这些,而且我是那样不知深浅的人吗?是我老婆大人指名要求邀请函一定给她一张,我们仨是同学,彼此是老相识了,这你知道。”

“我不知道。”我紧跟着说,坐到自己床上,拿起吉他随意轻轻地拨弄了两下。曾赵诚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仰头朝向天花板,并没有理会我的话。我抬头看看他,正担心他手上香烟已经拖着老长的烟灰别落到床上,他的手垂到床外,与他一贯恨不能直抽到烧了过滤嘴相反,扔掉了尚有不少残余的烟卷,叹气道:“要不我觉得女人确实第六感强呢---对了,不知不觉的这光说我了,问你怎么坐那儿的。”他略略抬起头指了指我,面带坏笑地说。我哼一声道:“我自己的床位坐不得?”

“切,装傻是吧,我是说婚宴上,甭拿位置挤当借口蒙我,你还嫩点儿。而且也肯定不是想巴结人家经理吧,你的行事风格不是这样,而且又没打算长久干,难道---”他又是猛地起身,“真是在追她?”我原以为他早就知道,毕竟女性占多数的地方,秘密都是用来高效公开的。不过这样直截了当地被问到面前,我尚有些不习惯,点点头之后才要说话,曾赵诚拍了一下大腿道:“哈,看不出来你小子蔫不出溜的其实有些想法嘛,我也是最近忙得焦头烂额的没留意,还是我妈注意到了,后来我也想起来,婚礼上看小穆和她舅舅说有事先走了,再转个脸的功夫都没有,你就也没影了,一问,才听赵红琪她们说起这么个原委,我还想不能呢,因为你不是铁了心很快就要投奔万恶的资本主义,哪有时间啊,是吧---怎么样,动真格的啦,那真有进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