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218)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68 2013-06-10 19:42:25

  穆虹丽撅嘴撒娇的口吻道:“又来了是吧?你省省心好不好,你知道什么政治!还声泪俱下?你会哭吗?哦,对了---”穆虹丽手指点在便笺纸上:“突然想起来,你这句‘泪送孤影还’是谁的泪啊,我可也不轻易流泪呢啊。”

我笑说:“要是老能现在这样就没有泪了,所以是‘双照泪痕干’的泪。”穆虹丽俯首低声重复一遍‘双照泪痕干’,抬头相看说:“不懂什么意思,您给讲解讲解。”

我说:“咱们之间写的这些又不是课堂笔记要有依有据,好了,你说的要睡了,结果被我耽误这老半天,噢,就是…有一个…”

“没事儿,你说,我无所谓睡不睡,精神头还有。”穆虹丽靠到桌边,双手撑了一下眼眶,顽皮地笑,又说:“我还能勉强睁开眼皮,趁这点工夫你抓紧。”我却摆手说:“还是算了,我问这个怪没意思的,你睡吧。”

我便要转身,被穆虹丽一把拉住道:“啧,讨厌是吧,你一个大小伙子什么时候学来的扭扭捏捏了,我说了没事儿的。”

“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你姐、你大姐,和曾赵诚这么一起---”话未说完,看到穆虹丽的表情变得不知是颇为失望还是反感,我马上认为这是厌恶我竟然打听这类八卦之事,便连忙羞臊地摆手道:“不问了不问了,就是随便一说,你睡你睡。”穆虹丽不耐烦地说道:“满以为要说的是咱们的什么话题,没事扯别人,他们不就是老同学吗---好了,那我睡了,你这呆子,带好门啊。”

我说:“行,那你休息吧,回头别忘了把你的这首重新誊一张给我,就那个便笺纸就行。”

“那么小的再丢了,我看你收一向东西大大咧咧的---逗你的,纸大了我写字的水平还不够呢,真的喜欢可要好好留着啊?”

“那肯定。”我答应道---那一时刻想当然的话语,时隔多年,在这类零碎物件多有纷失的现今再回想起来,却是失落伤感到何等的怨悔无尽、刻骨铭心!

朱招娣是我们午饭后不久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回来的,我总觉得她神情上有些低落沉闷,也许只是缘于邻人疑斧般的臆测,毕竟她说话还是那样爽利随意的风格,而且没有介意到底是谁值班,其他我也就无所介怀了。但是穆虹丽却因为中午的一个同学呼叫,回了电话听到是备考方面的事情,告诉我她反而要先走了。

如此通知搅得我午间的睡意腾空而去,失望乘虚而入,毕竟也没有挽留的余地,只有说送送她到大路口,然后彼此依依惜别而已。好在明天就能见面,而之前的这个下午也该专心琢磨元旦后要交的稿了。

对于这样无聊的写作,自己即便年纪轻轻,却也不是头一次面对,可写起来,还是有着突然体会到迫于强权、屈于淫威的文章是怎样难以下笔的感觉。何况眼前、心里总是方才分开时穆虹丽的面容、眼神,要不就是哈欠连天,最终,今天午后的计划半途而废,我索性搁笔睡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