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222)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40 2013-06-10 19:42:25

  大家哄然一笑,她们接着边吃边聊,我只管专心吃饭。忽然旁边有声音问:“岳清辉,我还是理解不了你刚才说的没天理的意思,是为什么,你还没解释啊?”

问话的是一向不太积极参与其他女同事热聊的罗琼芳,我随口说:“这还要解释?啊…要不还是回头问问曾赵诚吧。”罗琼芳微笑道:“为什么问他…嗯,不乐意说就不说吧,不过确实有效果,就这么些日子你倒是显得成熟一点了,比你以前。”

我一头雾水,想到曾赵诚和朱招娣的事情和我成熟与否风马牛不相及,而且他们的关系,连穆虹丽都好像并不知情,这里的传呼员就更应该无所知情,虽然照她们说曾赵诚夸口说了婚礼也许还会再有,我也不能轻易论断,更不是人前背后合适的谈资,便糊弄的心态不置可否地“啊”了一声,此时周围再次响起一阵笑声,于帆响亮的声音在说:“曾赵诚那是个多会来事儿的,人家大学的时代就已经懂得怎么讨对方欢心了,刚工作也舍得大半个月的工资就买两朵花儿送给女朋友做生日礼物,这样的出手哪个女孩子不得感动哟。”

王锦说:“那不一定,他有的话我就接受不了,他说女孩子不能得罪---”

“那还不好?中国有多少男的能有这样觉悟。”于帆快人快语地插进话来。王锦说:“可理由就未必算有觉悟了吧,他说男人是以理服人,做事理智,女的只靠感觉评判,对事总是单凭着兴趣,所以得罪了往往会遭到无理取闹。”

不可避免的又是一番议论,直到赵红琪说了声抓紧时间,似乎商量好的般一起扒了两口饭,都吃完了起身,随即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后,把一个陡然安静下来的屋子呈现在了独坐的我面前。刚才的言谈我毫无兴趣,便也转眼间雾散云消般,在脑子里没有来得及留存住一丝的痕迹,很快就是穆虹丽的形象占据了所有,不是刚才路口的分开场景,就是上午的声情笑貌---只是为什么她要说仅仅是我离开中国前能对她好就足够呢?这实是令我难以释怀---即便想起她所解释的理由…不相信我?刚刚有这个想法便立刻给否定了,否定之急迫,仿佛仅仅有这样念头对穆虹丽都是个羞辱。再就是明天送什么礼物好呢---这个可是我困惑了很久的疑难,可惜上午没有向曾赵诚请教一下,干脆明天一早先呼穆虹丽一回,电话里问她本人吧。

不过眼下的这个晚上少不得强令自己安坐在休息室里琢磨那篇演讲稿,可悲的是一到这件任务上,困倦侵袭、乏味憋闷,尤其总是难以名状的一股屈辱的感觉,同时会有魏革强的形象居然能够挡住了穆虹丽出现在自己的心思里,着实可恶!

如此写不了几行,被打开一丝缝隙的门外钻进了蔡斌的声音:“这不小罗吗,穿这么漂亮是回家?大晚上的不怕不安全啊,要不要哥哥我送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