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215)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56 2013-06-10 19:42:25

  待到真正看起来歌词,才注意到屋里的光线偏暗,打开台灯,发现笔架上的一摞便笺纸中有一张不合群的略略露出一些,抽出来一些看见有几行秀气的小字,想着主人不在不该随意翻看,却已经看到是穆虹丽的笔迹,忍不住拿起来,并没有标题、整齐地并列写有四行字:“

冷雨飞花重,埋情向无边。

点点心声里,好梦几时圆。”

心动之中,我也不免一阵感慨,不由自主地拿起笔,在这四句下面写道:“

相思如明月,团圞照心田。

欲问寂寥处,犹念魂梦间。

依约花有信,离绪云外天。

几时牵手意,结得一生缘。”

写完看了看,放回便笺里,设想着穆虹丽读到时可能的神情,又总觉得还不尽意,抽出来再看,随手便拿了新的一张,心无旁骛地思索着写了几句。正觉得也还有修改的地方,听到身后似有动静,欣喜地回头,只看见门把手在转动,只道是曾赵诚一定忍不住找过去,刚好能让穆虹丽脱身回来,我从座椅上腾身而起。

恰在这个时候,外面似乎有些距离之处传来的穆虹丽急急的声音---“等一下,姐,你的东西我都给你拿回去啦,刚才床铺我又弄得挺乱的,不愿意让你看见,就怕你唠叨呢,嗳,姐,你这回的头发哪儿做的,比上回的看着可是不在一个档次。”

“那当然,贵了一倍不止呢,真敢要钱,说是用的玩意儿都是进口,谁知道呢,感觉上倒是还---哎呀,你这么使劲拉我干嘛,我不进去了好吧,是藏着谁在里头吗?”

穆虹丽笑说:“瞎说什么,明明是你使劲呢嘛,再说,不进去你还抓着把手不松手干嘛---曾赵诚,你来啦,什么时候来的?”

“厕所…不是,刚才我…”曾赵诚由远及近的声音,似有难言之隐般的迟疑口气,而且没说完就被朱招娣打断了:“什么叫什么时候来的,不是他值班吗,虹丽你刚说的,怎么了这是?”她的声音就在门外,清晰得似乎没有门的阻碍,我不敢再动,唯恐弄出声响,只紧张地盯着屋门,全神贯注之中觉得呼吸的声音都清晰可闻,又发现原来门已经打开个缝隙。可我还是怨恨不会竖起耳朵,因为此刻穆虹丽如何回答的我竟然全听不到,却是曾赵诚有些闷闷的声音:“谁说我值班?我不还在…噢,不是,对了,招娣,同学会的事儿和你说过了吧…”穆虹丽轻松的笑声终于传了进来,随后听到她说:“曾先生理顺了再说也不急,另外你们去找个房间说话好吧,楼道里穿堂风多难受---姐,我没钱叫人把头发搞得你这么好,可也得自己好好梳理梳理,一会儿再去办公室执勤,行不行,老总爸爸委派的钦差大人?”

外面没有回复的说话传进来,门也被拉上了,只听得隐约有些脚步声,我看着门正不知怎么做正确,门开了三分左右,穆虹丽闪身进来,随即关上门后身体靠了上去,长吁口气,说:“人不能编瞎话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