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235)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13 2013-06-10 19:42:25

  “那也不放心,不能让你拿着了。”穆虹丽还是带着些笑意,只是有些严肃的口气说:“你做起来总不管不顾,像---”她重新从包里掏出稿子,看了两眼,再一边塞回去,一边说:“就是结尾这两句:‘只道愁肠空恨,奈九州、生气难存。使升平歌舞,曲意迎至尊。谁复真纯!’这类话最要不得,你可能是没听说过,我爸他们那儿的一个大首长去了个地方视察,就随口说了句那儿的空气好,不像北京这儿没完没了的风沙,老是一股子土腥味,嚯,当地领导跟得了皇帝口谕似的,快不知道怎么才能巴结了,居然说那一定把这的空气想办法包装好了特供给首长呼吸,咱们中国就这个文化,谄媚是阶梯,无耻才能蒙混,反正一切都要至尊满意,所以要是你这样对文化精髓挖苦的内容交上去,估计不等主席发疯,先要惹出你家老爸老妈担心得了不得。”

“不会的,我跟他们从来不说什么。”

“看你无所谓的样子,更不能给你这个稿子了。”穆虹丽恢复了顽皮的笑容好口吻,我笑道:“我再不甘心也不会胡来的,你放心吧,好歹给我吧,这种摧眉折腰的任务你要我完全重新再写一篇?那要命了就,行行好吧,经理大人,这稿子我一定改好了再交,无非就是去应付了就得了---话说回来,那个词还能看?”

穆虹丽却吃了口菜,舀起一勺汤准备喝---“小心烫…写得很烂?”我小心翼翼地再问道。她摇摇头,说:“不知道,不是给我的我没兴趣仔细看,昨天新琢磨出来的?”

听到她说没兴趣,我多少有些失望,说:“是,写稿写得眼皮直打架,床吧,就在跟前儿,那叫一个诱惑啊,又实在不想这破事儿再拖着天天烦自己,当时那叫一个两难啊。”

“头悬梁锥刺股地把稿子写完的?”穆虹丽笑道。我摇头,说:“我估摸就是头悬梁锥刺股,也没有写那狗屁东西的动力出来,就琢磨了个写词的法子,这样可以精力专注,其实主要想今天拿来了,你能喜欢看。”

“哦。”穆虹丽轻声答应了一声,继之微笑道,“我也好好看了啊,真的,就是觉得这首词怎么显得老气似的,不大能联系到你的形象上来,要不是你事先说了,还以为抄的别人的。”我有些不甘心地说:“也不能都一个形式的呀,你像岑参一向被称作边塞诗人,可也写过‘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这样的句子,主要看题材和描写的对象。”

“你呀,就是非得人家说好,一点虚心的态度没有。”穆虹丽的数落配上的是她的笑容,让我听到也毫不介怀,便说:“没有,我多虚心的人呢,只需要你说好就行的,呵呵---嗳,趁热喝汤吧,要不要再点些别的,我看见有的桌子摆上的卤水拼盘挺好,就是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