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285)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76 2013-06-10 19:42:25

  “…难,反正这附近我以前就找过,根本没有,去陆老单位的话…”不用看也估计的出来,是蔡斌歪着头边琢磨着说,又听到:“应该是没有,我记得,要不我来擦吧,就是时间长点,我得先去厨房那儿做壶水。”

“那算了,你又没有像样的家伙,我看那冲洗车的水枪才有力量,我就是注意到每次人家的车怎么总是挺亮亮堂堂的,咱们不能这方面又比人家差得让人家背地里笑话,尤其你看老左家的皇冠,小陆的那个桑塔纳都是---这样吧,先这么出去,去上次那个地方洗车打蜡吧,多少钱来着---来这边说。”

“能有洗车专业设备的都高级地方,单是洗就得50,加上打蜡……”蔡斌的声音渐渐转向了经理室方向,我一直背对着门坐着,虽不是正襟危坐,也挺直了腰板,一边还胡乱想着朱雄飞会不会冲我问什么话,听到声音渐远,欣然放松了下来,想着干脆将今天发给穆虹丽里写的词句慢慢写来练字。

这时候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将将就在门口附近时,还是朱雄飞声音,听来颇有严厉味道:“我说过没有,这么狭窄的楼道里头不要跑,有什么急事吗?”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朱雄飞不怒自威的样子。

“啊,没有,就是找朱总,啊不是,找岳清辉。”是王锦压制着喘息的说话。

“找他你跑个什么,系统出问题了吗?”

“啊---不是,是他的电*话,我看这儿那个…所以那边儿等了一会儿了,这不我…”王锦有些吞吞吐吐,言语无章。朱雄飞口吻的严厉级别上升了1-3度,说:“说过没有,上班时间私人电*话要控制,谁呀---我说那边?”

“是穆…就是…呒---他的朋友吧,我也没问---岳清辉,你电*话。”王锦说时看见我走出了屋子,眼神里包含了紧张、焦急、还有无辜和埋怨等等,复杂得超过秘制药材的配方,不过我的神色虽不至于这般煎熬,也安稳不到哪里,至少在紧张方面。

朱雄飞背过手,年老者浑浊不见底却更加显得深邃严厉的目光令人油然退缩地直射过来,字字清晰地说:“小岳,你看为了叫你,人家寻呼员不得不停下来手头的工作,还得这么跑过来,地上这么光滑,再摔了自己或者碰了别人,是吧,所以我三令五申地说过私人电*话必须克制,基于的是各种因素,都这样不用干活,成了为你们服务的寻呼员了,现在人少,将来还要增加别的部门,人手多了也这样,那还得了?”随着他说话的停顿和节奏,我连连点头答应着,丝毫不敢有任何不满的情绪神态表现出来,王锦也不知所措地双手交叉垂在身前,低着头,全然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样子。

“按照原则呢,不能叫你去接,可这次先去接吧,但是要和对方交代清楚,下不为例,再有联系…不能早于下午5点…不,6点吧,5点下班时间正好呼叫比较集中---其实6点也挺多的…”朱雄飞说罢,意犹未尽地摇摇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