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301)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19 2013-06-10 19:42:25

  那边等不到回应,略带失望地接着说:“哎呀,瞧你这记性!是这样,刚才我偶然看见你写的《党在我心中》的稿件,你要是有情绪可以不交稿啊,何苦写出来这个找不自在,没事找事吗不是?”

我没想到她说话也有咄咄逼人的时候,忽然想象出一幅魏革强就坐在她旁边的图景,一阵脊背发凉,踌躇道:“我倒是好好改了…不是,我是认真写了,魏主席亲自提出的交稿要求,我哪能不遵照了执行,而且我肯定拿出---”一时找不到表示态度积极方面合适的词语,原来谄媚并非易事,也需要底蕴,也要有磨练和经验,可偏偏我对这一点生来的嗤之以鼻,耻于同流,同时觉得向她表态也没有实质意义,再被她鄙夷。

那边主动打断了我说话,说:“好了,这话解释给我也没有用的,我这还是趁着办公室里的同事都开会,又凑巧自己回办公室取东西想起来给你这个电*话---”她一个停顿,我对魏革强不在而松口气的同时却全没有想到该说声谢谢,只顾等着对方接下来会说出什么,一边默然祷告着可别是让人垂头丧气的话就好---“这个稿肯定不能让领导看见了,就算文笔再好也不行的,况且那些个大领导们哪里看什么文笔,走形式、拍马屁的东西人家本来就不追求文笔,你像这句:‘自以为是的阳光,热烈地自矜张狂,接受着生灵的阿谀、万物的捧场,像是无孔不入的魔障,每时每刻都铺下了天罗地网,堂而皇之的做着合法强梁’---你这简直是上赶着无事生非呀,认真要下战书吗,呵呵---”她竟然出声地笑了,又说:“别看你前后文诠释了一下相反的意思,那没用,它们从来以阳光自居的。”

被旁人如此提醒,我一下子察觉到了严重性,先丢开了刚才蛊惑于心的失落,挠挠头---“那我赶紧再写一篇寄给我原先的同事,请他们再帮我重新递上去?”我忧心忡忡地问道。

钟霁略作迟疑,道:“恐怕时间上不够了,而且你写的,我担心你只怕是改不了劣根,再说你就是马上写好寄出来,市内的信件也要3到4天,可明天就是收稿的截止时间,这样吧,我先把这个稿件压下来,估计魏主席就是那么兴头上一说,你本来离了职的,如今稿件又多,他也根本不看,都是我们在挑选,百分之99他老人家不会记着还专门吩咐了你写稿的事儿,我们这儿一个部门里就有两个班组,只要有宣传方面的稿子都是他们来做,魏主席倒是会吩咐他们,可未必都记着呢,何况你的,而且你不知道这回的征稿征来了多少,这两天累得我们什么似的---嗨,我跟你说这些干嘛,先这样吧,我也是看你算有个骨气所以给你打个电话说一声,万一有什么问题我再找你吧,啊,不过应该没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