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303)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57 2013-06-10 19:42:25

  “切!”我也使劲表达了一下鄙视,这下明白了为什么魏大主席对稿子一直没有提出看法的原因,而且估计到了将来也不大会有对讲稿的看法了,当然从钟霁的指摘上看,宁肯他不过目为好,只是受不到关注的话,又不知道他怎么考察我的态度。转而想起来郭锦兴就在办公室里,笑道:“对了,我说郭哥,您这不比我在这么个私人小公司里头,你在单位里这么说话,不怕谁听见了,万一那个心中有党有领导的给你打了小报告,小心组织上对你严惩不贷,比如罚你上单位大礼堂的毛主席像前去演讲、喊万岁,嗯…再逼你跳一百回忠字舞,哈哈。”

郭锦兴跟着笑,说:“没问题呀,老子就当锻炼身体了---呵呵呵,当然这说着玩儿的,其实今儿不是周六嘛,办公室里这好几个大小领导们去周末的政治学习会了,屋里现在在的几个都一样的观点,我就是代表发一下感慨,没关系---嗳,苏…”郭锦兴一个短促低声的惊呼,还没等我的担心跟上来,苏杰的声音已经直冲过来说:“我们跟党一条心啊,甭听姓郭的反动言论,回头我一定叫领导---啊不是,请领导给他套上一双小鞋儿,再叫上人围观他拿**日报擦屁股,用光所有他参考过的,一定要擦黑擦破他的屁股,哈哈哈。”

“好,首先用他写的稿儿擦,举行这个批斗的时候叫我去一块儿见证啊,哈---”我跟着大笑一声,忽然想起来这是传呼室,连忙收住的同时难为情地回头看看传呼台,还好没有人注意这边。虽然如此,也不敢太多聊,害怕碰上朱雄飞进门看见了,对我的屡教不改失去忍受的耐心就麻烦大了。如果说最不愿意惹出不快心情的是穆虹丽的话,那么朱雄飞估计是其次了,便向那边说就是了解一下情况,改天一定见面聚聚再细聊,匆匆挂了电*话。

晚上再给父母打电*话大致说了情况,无非是让他们去找找骆广渠,请他再次打探一下魏革强一直没有表态是出于什么原因。父亲的猜测是那样的小人或许想真正去了冲绳,验证了旅游套票确实免费实惠与否后才能算领情,所以档案放不放恐怕要等到春节之后。我听了倒也不急,留学深造的心态并无减弱,只是去日本的时日怎样地被迁延反倒成了体贴我一般,令我乐于接受。

至于给穆虹丽打电*话或者呼叫她的BP机方面,瞻前顾后地思虑再三,终究还是忍住了。想念中只有反复看了今天收到以及往常她来的信件,却常常不可抑止地想起来陆韶谦那张令我厌烦的面孔,恋爱起来才真正体会到一个人对心上人的想念,某些场合下确实没有对情敌的念想多,更何况我自己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心胸的狭隘。

朱雄飞当天并没有出现,偶尔的出现也一样是每次呆不了多久就走了,我不懂老总是不是应该这样来去匆匆的做派,更想不出来人要做什么事业会繁忙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