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334)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64 2013-06-10 19:42:25

  没有奖金是在我入职前明确讲好的,而且这是缘于只临时干区区几个月的入职形式,所以我对奖金之类的待遇从来没有想法,可真到切实地听起来才知道如此的不顺耳,我扭脸看看说这话的程育英,一时也无可应对。曾赵诚看看我略微摇摇头,我明白那是叫我不要介意,便笑一笑表示无所谓。他一旁的陈晓菁也皱了皱眉头,冲我扬了扬眉毛,说:“是,我也是临时工,我们俩都没有---回头我得跟朱总要点补偿。”或许为了减缓言语的锋芒,她朝朱招娣笑笑。朱招娣连连摆手,笑道:“舅妈这么尊贵,您自己定吧,我是不敢参与意见的,往常来这儿大伙叫我经理,我其实就特别得不敢当,而且这回来是喜欢人多,我这人特好热闹,和大家只算是认识了来玩儿顺便拜年图吉利的,一点儿也不敢瞎掺和贵公司的财务大事。”

曾赵诚笑说:“政治经济的话题,共和国的首长们还挠头呢,我们哪能当做话题聊,而且是今儿这样的时候,不成了模仿人家大领导的团拜会了?好了,大家聚了就是图个乐和,不扯那些让人拘束的话题,我们还是想想烧好的菜一会儿怎么回锅吧,说实话,咱们食堂要是备个微波炉才方便。”

“那么贵的东西,经费不好审批呢---哈哈,好嘛,还没一句话,又回到钱的话题了。”陈晓菁说着笑起来。曾赵诚攥拳头顶着自己脸歪了一下头,说:“怪我打自己脸了,可是共*产主义是可以按需索取的面包现在还吃不到,钱确实是躲不开的话题,你看这两天重播的《北京人在纽约》,那个王启明到了美国以后的喜怒哀乐,什么不是钱闹的---到了那样万恶的资本主义花花世界,更是钱财第一,所以即便是夫妻,不产生隔阂倒稀罕了。”他此时说话煞有介事的认真。

“曾哥这新婚燕尔的,怎么好像老是夫妻不和的话题不离嘴。”程育英嘴间磕着一个瓜子说,随着她熟练地磕开,四散吐出的瓜子皮和她的话一起络绎出来。周围一阵笑声---那时候即便公司里也没有立出什么规矩,东西随意扔到地上,在屋子里抽烟等等,没有人会介意。

“哪有。”曾赵诚似显轻描淡写地辩解一声。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扫到朱招娣,她似乎刚刚垂下眼帘,默默地抿一口茶水。

“将来咱们这儿的北京人在东京会是什么样,对了,你是去东京吧。”是宋晓薇的问话。王锦笑道:“是,我听他说过,日语学校在东京,好像还是个特繁华的地段哈,年轻人聚集的地方,名字也挺好听的呢,叫…哎,叫什么来着。”

“好像叫吉祥什么…寺还是庙来着,我自己也记不清了。”我琢磨着说,其实更是绞尽脑汁想着怎么能转移开眼前的话题,朱招娣笑道:“啊,不是寺就是庙的,你这是出国还是出家啊。”我说:“地名,就像新街口那边儿的护国寺似的,再说我跑那儿出家?又不是被鉴真附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