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346)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07 2013-06-10 19:42:25

  我关上门,慌张中还拧上了锁,溃散逃跑的败兵报告长官似的张皇口气说:“糟了,蔡斌让许师傅把碎玻璃碴儿和茶叶都扫了,许师傅也不知道东西是---”看见陈晓菁猛然起身,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势,我便听到外面皮鞋踏地的清脆声响。

“可能是到点了过来吃饭的寻呼员吧。”我小声说。

“是啊,应该是。”陈晓菁看看手表,无力地坐到我的床铺边上,说:“让那个老色鬼给折腾成惊弓之鸟了---啊对了,后来呢,扫哪儿去了,我去找了好歹挑出来,这么贵重的茶叶…唉,什么东西都是,太出众了反倒惹麻烦!”她怨愤的神色说罢,又站了起来。

“不用麻烦了,已经扔到厕坑里冲掉了。”我嗫嚅一句,头一回看见陈晓菁惊讶得说不出话,赶紧劝慰、其实也是破罐破摔的心态接着说:“反正来不及了,所以说许师傅什么都不知道,都怪蔡斌说如果碎玻璃扎了贵客的脚丫子是大麻烦,许师傅就索性冲干净了,她说扎了谁都不好,没想到一个食堂师傅有人人平等、普度众生的大世界观。”

“是啊,普度众生…呵呵。”陈晓菁说罢自己也笑了,我跟着说:“这一冲下去,下水道沏了一管道的大红袍,耗子喝的茶倒是顶级好---”

“让它们也过回大年了。”陈晓菁无奈的样子说罢,两个人好像遇到多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相对笑了起来,一时间仿佛完全没有了对事情会是多严重的担心,然而这个心态只是短暂得来不及做任何停留的接力赛跑。我随即说:“这要是朱总问起来怎么跟他解释?”

“那已经这样了他能怎么样,反正我就说是你没接住给打碎了,我没有责任。”陈晓菁说话间直视着我,似乎是满脸的严肃,但神情中却藏不住的一丝顽劣,我笑道:“好啊,反正我这工作干成干不成的无所谓,要赔也只能以命相抵---我们先别瞎闹了吧,他们应该马上过来,您不去外头恭候和引导一下?”

“切,美得他,想都甭想,凭他部队里天大的官也管不到我,再说我不是说了你来应付,给沏了茶已经是我识大体顾大局地勉强自己了,还恭候?瞧你用的这词!”她摆出一副横眉冷对的神态。

“好好,您随意,别这么看我就好,我倒是替您着想的,有句老话您听说过吧,是说‘尊者何必然,卑者何必不然’。”看她一脸的疑问,我不觉想笑,却不防她忽然起身推了我一把,脚下不稳中一下子坐到了自己的床上,她笑说:“你好好说什么意思,要不别怪我朱总那里给你小鞋穿。”

“没什么歪意思,就是尊贵的小人简单的一两句话,手下理解起来,可能需要复杂化地思考,经常会无端地翻出几层的意思来---还未必拿捏得准。”

陈晓菁听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