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381)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21 2013-06-10 19:42:25

  如此想着,脑子里由不得浮现出穆虹丽的形象,便又计划着回头见面了,这个想法倒是和她的一个谈资,可眼下只有先硬着头皮对应。徐志摩说过“希望,在每一秒钟上允许开花”,那我此刻远没有那份美妙和耐心,有的只是“紧张,于点滴渗透中肆意地施压”。

“档案拿出来了准备放哪儿?”朱雄飞随意的口吻问道,奇怪他今天好像很有闲情聊天的架势,毫不介意我的如坐针毡。

“放哪儿…哦,您是说存档吧,我爸单位有个人才中心,暂时先放里面,听说档案必须落户一个单位,因为存档单位出了材料才能办护照。”于这种事务上不大明白的我仔细想了想,回答道。看朱雄飞点点头没说话,我认为是时机,说:“那没什么事儿我先出去了,那个…您、您先忙着。”看朱雄飞沉吟未语,我以为是默许的意思,心中长舒口气地迅速起身---

“陈经理一直没来?”在我转身朝着屋门迈步的同时,朱雄飞的问话从我身后响起。我停下了回身说:“今天上午没看到,昨天下…昨天在来着。”

朱雄飞还是点点头,紧接着说:“你还记得前些天的年三十那次我叫她沏茶的事情吧,我记得你好像跟着她一起出去的,那个茶叶后来放哪儿了陈经理有没有提过---哦,我也是刚才才想起来,随便问问。”

以为早就不了了之的话题被提起来,我吃了一惊,摇头支吾道:“不知道,陈经理没说后来怎么处理…那个…您还不知道---”醒悟话多了时已无可挽回。朱雄飞一向的严厉目光恢复了,直射过来说:“知道什么?”

我逃离这个房间的心思已经无比强烈了,只管说:“啊,没什么,我不知道茶叶的事儿,那天她去这个经理室沏茶,我是回的休息室,真的。”

朱雄飞的表情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只说:“喔,那没事了,你值你的班去吧。”

终于得了赦免一般,我大踏步地走了出去,严丝合缝地带上了门,好歹可以长长地出口气了,忽然想起曾赵诚有回曾经感慨说:“在家里啊,老婆是总经理,丈母娘是经济上的审计,老丈杆子是行动和精神上的督查,结婚等于给自己配了个老板,外加俩侦缉长,哪个都甭想蒙混的”。心中有些痒痒,想着这话还不能对穆虹丽说了以咨询她这个高官老爸,在行动和精神层面会有什么高标准严要求,如果那个管家婆就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指标,那她这个首长父亲更要是云端外的神明般神圣不可违拗了吧—可惜了这么个挺有意思的话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提及,别到时见了面光顾着高兴,如此的好话题忘了提及。

凡事在期盼强烈时总会显得遥不可及,而这种遥远越是事近眼前时反而不合理的更加顽劣地突出着距离,如同“几为愁多翻自笑,那逢欢极却含啼”的意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