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380)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26 2013-06-10 19:42:25

  相对于心中的许多不情愿,条件反射给大脑的指令却使得我放下话筒的速度非常之痛快决绝,虽然心中隐含了深深的犹豫和歉意。

“才说过的上班时间不许打电话---”朱雄飞指责的神情,但是语调还算缓和,随即甩下一句“你过来一下”,便大步走了。

我头一次被他叫,又不知道因为何事,不自觉的极端忐忑几乎令心跳可以清晰地声声听到。跟着朱雄飞进到经理办公室,才知道仅仅几天没看里面,已经有了很大变化,除了以前的办公桌椅,多了个巨大的书柜,靠墙一副单人沙发,中间是个云边造型、不大规则的椭圆形茶几,上面的红色托盘里摆着一副青花瓷茶具,后来得知这是陆韶谦给出的建议,说是经理办公室的布置一定要下功夫,要显出气质,同时还要有气势,朱雄飞开窍一般深以为宜,大为赞赏认同。

朱雄飞走到桌子正面的高背转椅处坐下,我走到桌前站住,正犹豫是不是该主动承认上班时间打私人电话的错误,这样也好两句话说完赶紧走开。

“小岳你今年多大了?”朱雄飞平静的口吻已经率先发问道,随即拆开查看着案头的两封信。

“22,哦不,23。”我回答道。朱雄飞低垂着眼帘点点头,喉咙里发出的低沉声音,说:“嗯,不像啊,你是太不像个二十多的青年,像我这个年代的人的话,那要是20多岁,早就担负起一大家子的生活负担了,可我看你完全是个少年的行事风格呀,就算时代有差别,可既然到了这样年龄,也是走上社会工作的大小伙子了,今后不论工作,还是学习,还有生活上,都应该注意观察,多多学学别人,尽快成熟起来才是。”

“叫我过来说这个,说的着吗?”我总会对年长者板着面孔的教导大起反感,即便面对的是穆虹丽的父亲,因此如此想着,也没有表情的点点头,闷闷地答应了一声“喔”,再看向他。

朱雄飞微黑发红的脸,没有一丝皱纹,两道笔直的浓眉让我想起了一下朱招娣,他还是略低着头看桌面,并未对我的态度有所表示,我刚要问有什么事情说,他忽然抬起眼帘,让我有种措手不及的张皇感---

“出国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他审视的眼神,极不明显有一丝微笑地问道。

“档案马上就可以拿到了,然后去办护照,再下来就是签证。”我不自觉地以学生答复老师提问的方式说。他出声地笑了,伸出大手说:“哦,还不错,挺顺利的嘛,哦,对了,你坐,放松放松啊,不用紧张的样子嘛,呵呵。”

我犹豫一下坐到了与他相对的木椅子上,这次这张木椅真给我有上刑的感觉了,而且浑身都不自在,毕竟我想两句话赶紧完成谈话才好。不禁想到要是穆虹丽在旁边肯定好得多,这类扯闲篇的谈话,估摸她跟她这个老爹一句撒娇话就随时能给终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