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409)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44 2013-06-10 19:42:25

  我出了经理室门时还觉的脸发热,很多事情、说话,只有在以后回想起来,才能感到当时的浅薄和可笑多么会让自己尴尬甚至汗颜,可即便有这样的认识,今天的我也算经历了不少,却依然难以摆脱此类窠臼,难免动辄对某个社会现象、时政方针,冲动地大发议论,全没有无知、轻率的认知,或许临事意气、事后羞愧甚至追悔,是绝大多数人性情中的一个劣根吧。当时我只暗自希望朱雄飞不要将这个话题说给穆虹丽听闻才好---恋爱中的人最难以接受有丁点瑕疵被对方察觉。

不过要不了几步就回到休息室的我,马上又回到了穆虹丽迟迟没有出现在公司这个问题上,昨天能不顾旅途的劳累,今天更没有懒怠出勤的可能。很快蔡斌急促而快速的脚步声提醒了我又在顾自发呆---

“今天穆虹丽还不来吗?”蔡斌进门扔了钥匙也不坐下便问道。

我茫然地摇头,却说:“应该来吧,昨儿…”我忽然想起刚刚得到的“不能太实诚”的告诫,收住了嘴巴时,蔡斌站在自己的床边,皱起眉头严肃地盯着我道:“昨儿,什么昨儿?”

“没什么,就是她应该昨儿就回来了---对了,今儿陈经理怎么又没来?”我以用别的话题遮掩的心思问道。

“我哪知道,她那么任性的人。”他恹恹地摇摇头,坐到床边开始解鞋带。这时候外面朱雄飞一声“蔡斌”,几乎是同时,人也出现在了门口。

“走走走,赶紧跟我出去一趟。”话未说完已经向楼道口走去。蔡斌匆忙地答应一声,抓起钥匙便跟了上去。

这个场景过得太快,以至于现在马上恢复的安静中,我连刚才的情景、朱雄飞的表情等等,已然一阵风一样,全没有来得及留下一点印象。

难耐的无聊中,我随意拿了钥匙去机房看看很久没有打个照面的服务器,春节前还时不常地闹个小情绪,近期完全没有故障的表现反倒让人不安,世上的事情和人的思维往往是这样矛盾。路上正遇到叫我去接电话的王锦,笑说:“幸亏是赵姐告诉我朱总着急忙慌的走了,要不我还要挂了电话呢,省得你又被老总批,我们也跟着牵连,才最不值得呢。”

我马上想到是穆虹丽,一定是来告诉我为什么晚了。所以顾不上道谢之类,恨不得一把抓起话筒的心思,以短跑的终点冲刺之速直奔传呼室门跑去,好在门开着一些,否则正巧出门的于帆或许会被我撞回到她的工位上去也难说,当然她还是尖叫了一嗓子---“吓死人了,你逃命啊。”紧跟着她不满地数落了一句。

连说了两声“对不起”,我抓起话筒道声“喂”,便抓紧调整了呼吸要再说话,那边笑一声,说:“恭喜啦。”

“钟霁啊---”心中大为失望地想,却也马上反应过来,忙说道:“恭喜?啊,是档案的事…”长期的磨难,我竟然把“好了”两字说出口的自信都耗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