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416)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65 2013-06-10 19:42:25

  然而现在看来,那个时代还只是发展至今形成的社会局面的一点点起步而已(以下略去149字),是恶性肿瘤对肌体逐步的侵蚀弥散,到现在已然晚期症状般无可阻拦,如果以一句话概括形容的话......(以下略去65个字)。

无论如何,和国内产生瓜葛的证件申请上已经大功告成,办理签证上所需的材料来自日本,听父亲说办理加上邮寄时间,还要等上半个来月,可一时没了手续方面的事情,我极力压制的心结---对穆虹丽的各种猜想便打开闸门的洪水般,再也无法拦阻地倾泻而出了。

不过更让后来的自己始料未及的是这股洪流来势汹汹,却是去也汹汹,很快便只剩下了涓涓细流,甚至要有行将干涸的架势中,是我转而对她的绝望和愤怨了。

办理完护照申请的那天,去到公司时还没有到10点半,徐源笑呵呵地说我这么着急忙慌地赶来,简直就像怕让他得了借口蹭一顿公司的免费午餐。

老式知识分子的徐源很少讲玩笑,而我为了尽可能地驱散心中无时无刻不在脑海里的穆虹丽形象,全力让自己笑着,说道:“朱总也不大来,去吃的话谁还敢跟您计较。”徐源说:“呵呵,就是他来也不会计较啊,其实今儿中午我家老太婆烙馅饼,所以我宁愿回家吃,那可是外头都吃不到呢,味道好极了。”

“哟,您老怎么给雀巢做起广告了?”曾赵诚的声音进来时,人也推开了门进到屋里。我笑道:“徐老说的是自家的馅儿饼,夸得我哈喇子都决堤了。”

“哦,我知道,我知道,那个是好唉,徐先生带过来的我尝过,不过徐先生您吃没吃过咱们这儿的?就是出去的那个路口有家小店的肉饼,味道也很不赖的---对了,小岳,你记得你吃过不少次,很夸了说好的。”

我生硬地点点头,因为穆虹丽的形象无法拦阻地闯进脑海,心里怪他何必提这茬,便转而完全是任性地否定说:“早没吃了,油腻腻的其实没什么吃头---徐先生您就吃了中饭再走吧,今天我出来的时候风又挺大的,自家的好吃的还不是随时可以吃,不差这一顿。”

徐源说:“不了,要是已经11点半之类的也还好,这11点都不到,我半个小时就到家了,一大堆家务事儿呢,你们年轻不懂,这有了个小孩儿,有多少人使多少人,儿媳妇儿家吧,那俩老人身体又不好,全靠这边。”

“这叫幸福的烦恼,那您老路上慢走啊。”曾赵诚笑呵呵地说着坐到自己的床头拿起本中级工程师认证考试的教材。徐源一边穿着外衣,一边乐呵呵地说:“是啊,这烦恼也算幸福吧,看见我那小孙子就是高兴,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嗳,你小曾不也要这样了,媳妇几个月了?”

“还好,才个把月,这烦恼还在后头,眼下抓紧这个先烦过了才好。”他指了指手中的书---“一复习才知道这么难,唉,上学的时候多学学,没准儿如今早过了这个职称的考核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