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418)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15 2013-06-10 19:42:25

  曾赵诚笑一下,说:“我有个狗屁真理,真理都叫我们伟大的那个什么统一管理、统一发布呢,除了附和,要不沉默!”

我笑道:“你看,这就是至理名言啦,一下子抓住它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狠劲儿,曾哥还是说话有水平。”曾赵诚双手插着兜在原地活动着双脚,不以为然地说:“这算什么有水平,我们都是传统教育里过来的,兄弟,别忘了自打一进小学,成绩单的第一个科目永远是政治,你说那玩意儿从咱们那么小就开始打算控制你,唉,想到骨髓里啦,羡慕你呀,马上能远离这个政治挂帅的地域了,不知道也无所谓,说起来这样的话太多了,比如你也应该早听说过的,叫‘它说对就对,不对也对,它说错就是错,不错也错’等等等等…对了---”他忽然有些一惊一乍的伸出食指的一只手举在脸旁,“我有个想法,你看对不对。”他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半晌我们都不说话。

“啊?”他问向我。

“啊什么,曾哥,你还没说是什么想法呢。”我问完觉得彼此好滑稽,笑了起来。

“对对对,看我。”曾赵诚敲敲脑袋,“会不会是朱总—”他说出这个,忽然食指竖在嘴前,走去拉开关闭完好的房门,向外左右看了看,再回身关好,竟然锁上,站到坐在桌子前、不以为然的神情看着他的我旁边,声音不大说:“会不会是朱总出了什么事情,你知道这当了官的,不管有意还是被迫的,大都不干净,何况朱总又下海到商圈儿里摸爬滚打,更没跑啊,经商哪有不跑门路的,不跑,官府那儿什么也干不利索不是?”

我满脑子只有穆虹丽,听到他猜测朱家出事情,再联想到这些天的反常气氛,已经担心却毫无头绪可理,不由得没耐烦道:“那怎么了,既然大家都是这样,朱总又能有什么问题?”曾赵诚略微眯起些眼睛,虚看着他的面前说:“哼,什么问题,告诉你,中国呀,也没有什么正经的法律,所以没有法律约束他们有权有势的,可要是惹了某个很牛笔的谁,随时会被以法律名义抓起来,反正找个罪名简直就是随手就有,何况老话不是说吗,欲加…呃---”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提示道。

“对,是这个词儿。”

我为了穆虹丽争辩道:“可朱总…不会吧,你说的一般意义上的咱们国自古的官场也许是这德性,我虽然到不了那个圈子全不知道,书里电影里讲的过去那些当政的家伙的罪恶,俯拾即是,罄竹难书,算得上欲加之罪,轻而易举,可朱总就是那个很牛笔的谁了,哪还有再压制他的。”我说着忽然想起来除夕来访的那个和魏革强相貌相同的“四株松”,不禁“哎呀?”一声。

曾赵诚正说我是“井底之蛙”,马上跟着问道:“嗳,你又大惊小怪的吃个什么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