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430)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53 2013-06-10 19:42:25

  “还在那边?”曾赵诚一脸的茫然,又说:“还在哪边啊?她的情况我没问,不大相干的女孩子的事儿,我哪好问,而且是当着朱招娣,哪天要是朱招娣来了,你自己问吧,也许赶在头前穆虹丽就先来这儿了呢,不过恐怕是难,据说政府官员不得直接经商,就看新月在执照上怎么搞了,具体的我是没见过不知道,如果法人代表就是朱总,那就麻烦了,如果是那个科研单位的科长名字,应该咱们公司没事,唉,看招娣挺难受的,我昨天也就没敢问得太多,最多也就是开导她想开些,多想想有什么好门路,几千年的传统嘛,凡事是不能在法律上真的较真儿的,那朝廷里头是个管事儿的还不都有罪,一切全在人脉,要不然,没罪照样弄死你,重要的是有能帮忙的大人物,然后你要知道投其所好。”

“是啊!”我皱眉头赞同道,又苦恼地说:“正好前两天在家看到个介绍明初的胡惟庸案子的电视节目,典型的中国式案件。”

“什么胡惟庸?”曾赵诚从躺的床上半坐起来,说:“明朝的事儿?讲讲,闲着更烦,我他妈老是想公司要黄了我还得找工作,哎呀那个烦啊,可劲这节骨眼上,我马上要当爹了,嘿!”

我并无讲故事的心情,看他感兴趣,只好讲了大概,曾赵诚听了,少有地长长叹口气,说:“爬得高跌得重哪,像咱们这样的没了工作还可以找,没了钱想法儿挣,不小心和谁闹了情绪,彼此不搭理也就得了,他们可是惹了人就可能有大麻烦,你看一下子死多少!投领导所好哪那么容易?”

我听了,禁不住说:“那个’四株松’可是明显的喜欢…”话出口便觉得不大好,说话的时候就渐渐减小了音量,并觉得再说下去简直会脏了自己的嘴,赶紧收住了,看见曾赵诚探寻的眼神,我干笑一声说:“我觉得陆苍英明显的喜欢酒,应该是个酒色之徒。”曾赵诚轻巧地冷笑一声,想当然的口气说:“那种当官的家伙嘛,都是酒色之徒,就算早先是正经人,架不住权力熏陶了变坏,哼,权力没限制,谁都得变坏,肯定的,先不说除了过去那些老同志们怎么样,就说各朝各代的开国大员,打江山的时候都能吃苦着呢,等得了权了,谁不是一个接一个的娶一堆的老婆,其实当年延安时代(以下略去48字)。”

我心绪低沉了下去,低沉得没有了兴致说话,陈晓菁的形象,竟然一时间挤开了穆虹丽,在意识中挥之不去,想她绝对不会答应“四株松”任何要求,她的好洁净虽然不至于算上洁癖,但“四株松”未免太猥琐龌龊了,可那对于朱家,结果会不会很无望,到了那个境地的话,朱家会怎么样,大厦倾倒?最终落得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那穆虹丽又会怎么样,虽然是20世纪了,传统的中国里,会不会仍旧像《红楼梦》里描写的那种凄凉伤感,会不会是覆巢之下无望的悲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