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442)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21 2013-06-10 19:42:25

  本来想说这个和她才说的消极遁世的看法矛盾,伤感中将玩笑的言语说出来的动力完全无法调集,便点点头,起身道:“我是该好好学些什么了,那您慢走,等这边能风平浪静了再回来吧,那个老家伙估计不好惹的,不过再怎么倒也不至于满中国的有他爪牙,那可就真成了严嵩了---哟,我别乌鸦嘴了。”我说着做了个扇自己嘴巴的动作,又说:“时候不早了,我就…您一个人,路上小心。”

陈晓菁似乎是极力保持着微笑,点点头不说话,待我刚要转身走开,她小声道:“我没问题,天下没有不散的聚合,孤单是所有人的宿命,你也走好,将来一个人到了国外肯定会挺不容易的。”

我已然背转过身了,强忍着一股难以名状的伤心点点头,接着听到她还是声音不大地说:“虽然刚才那首是给我的,我知道句句都是想的虹丽,遇到一个知心的不容易,你也别就放弃,临走前不管还有几天没几天的,好歹有什么机会的话就多打听,多问问清楚,虹丽她也绝不是绝情的人,如今你们俩这样,她一定有万不得已的缘由。”

我还是用力地点点头,强忍泪水的情形下说出的口齿不清的“好的”,也许只有自己能听见,便拉起棉仔衣的领子,义无反顾的心态走向了车厢门。

乍一出来到了温暖车厢的外面,便是狭长的站台里扑面的寒风,将本已柔和了些许的残冬,重又搅动出深沉的冰凉。我朝与陈晓菁所在位置的相反方向的出口走去,一边戴上手套,摘下眼镜,抹着潮湿的双眼,耳畔的呼啸中夹杂着乱糟糟往来的人声、拉运邮件的车子发动机的轰轰声、沿路叫卖吃喝之声,令我格外心烦意乱地加快了步伐。

一路闷头骑车往家奔,过了平安里的丁字路口忽然想起来还没有打听机票信息,垂头丧气地为白白在这个路口抢着黄灯猛骑过来的劳乏惋惜。不过返回西单,再到咨询的过程也并没有花费很久,到家的时候刚过中午1点钟。只是进了家门,总会有母亲习惯性的唠叨说出去这么长时间,以后看过了午饭时间就先回来吃饭,机票可以再去问。听到我说吃了,便皱皱眉头道:“吃了,吃的什么?别在外头瞎凑合,那些小店儿可不注意卫生了。”父亲帮腔道:“不注意?简直就是没有,你骆叔叔家雇的保姆,刚来的时候干的活没一个老骆能满意,就是因为不讲卫生,擦桌子擦地,还有洗菜,用案板什么的,要不是看了她干活太粗教导好几回,他们家连饭都吃不放心。”

我随口答应了两声,说:“吃的肯德基,就是美国的那个快餐店,挺干净的,噢,机票也打听了,西单国航那儿,除了周二周四,其他日子都有,3300多块钱。”

“哎,好像比去年底咱们打听时候便宜了点吧---那是几点的?”父亲问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