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467)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16 2013-06-10 19:42:25

  “《22岁的分别》---”我心里默念了一遍,没有说话,自己恰好刚刚过了23岁生日,但愿躲开了这个怎么听都像诅咒般的歌名,能和心上人永不分开---如此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和重新归于沉默的她安静地听歌。

似乎是配合着歌曲略带伤感的意境,此时的风景多少给人落寞沉郁之感。两边是主干粗细不均、稀疏而光秃秃的杨树,裹挟的这条坑洼不平的石灰路细长绵延,迎着冬日里耀眼却没有热量的太阳,似乎看不到劲头,而往来的车辆行人极为稀少。

“同样是冬天,那天北海的景色还是好多了。”穆虹丽打破沉默的话带着喃喃自语的味道。我不想让自己听到这话引发的怅然伤感弥漫加重,问道:“还有挺长的路吗?”这问话并没有令穆虹丽回转过来,仍旧面朝窗外发呆。

“这么荒凉的外面有什么可看的?”我加一句问话。穆虹丽这才扭过身体,微笑看着我说:“看看天地,看看云彩,这样还敞亮些,你不知道这些天我有多憋闷。”

我叹气道:“我能想象到,看你穿这么个军大衣,更显得憔悴的样儿。”穆虹丽却笑出声道:“你知道什么,还唉声叹气的,真体谅我就不会有刚才惹我生气的话。”我笑嘻嘻地说:“至少你这会儿看我能笑我也就放心了,要不以为你看我烦呢,对了,你知不知道顾城那首《远和近》?”

穆虹丽摇头,晃晃我的胳膊说:“要是好句子你才告诉我啊。”

“好诗,我觉得80年代北岛、顾城那一批人的好多作品都特别有意境,你不也喜欢吗,原诗大概是说:’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看我时很远,看云时很近’。这是所谓的咫尺天涯吗?”

“是地老天荒。”穆虹丽静静清幽的声调说。我禁不住扭头看她,因为想象中她看我的样子一定情深意切---“红灯!”她抓住我胳膊急促地说。我几乎出于本能一脚急刹车,好歹踩下离合挂回空档,同时看到了头顶的亮起的红色信号灯,而后面一串急刹引起的刺耳摩擦声。

“喔,好悬!后面车得吓一跳吧。”我说着拉起手刹,笑着回头看看,再反手抓住穆虹丽的手,笑道:“我反应快吧,而且没熄火,怎么样,水平就是---”这才留意到穆虹丽清澄的眸子盯着我,好像在等着什么,不禁下意识地收住说话,穆虹丽猛地挣开我抓住她手,在我瞬间的愕然中张开双臂搂抱过来。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凑上去,只恨座位间的挡把碍事,一边尽可能地将她紧紧搂住,心跳脸红、满身发热,而从未有过的幸福体验,过电般刹那间充盈了整个身体,不留一丝一毫的空白,只是不懂接下来该做什么。穆虹丽也只是将头趴在我肩头,说:“别说地老天荒,要能一直这样没日没夜地一起开下去,远远得躲开是非就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