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459)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45 2013-06-10 19:42:25

  朱招娣进来左右看看,指指曾赵诚床上那面墙,回头对也进到屋里的曾赵诚说:“屋里挂**像,亏你想得出,还什么这样军队出身的人会欣赏,那你怎么不挂***像呢!”曾赵诚笑嘻嘻地说:“***像我倒是有现成儿的,可就是他老人家旁边还站着林副主席,拿个小红本的那版本,太珍贵了,哪能放这儿招土糟蹋了。”朱招娣撇撇嘴,朝揣兜站着的我说:“他跟我都说了,那就算了吧,趁黄斌全不在,我把你工资结了,明天你和老徐交接了就行了,出国前也该好好休息和准备准备,下午吧,下午我给你。”

完全意外的结局,令我说不清当时听到后的心理,没有高兴,没有沮丧,似有甩去了负担的些许畅快,脑子却还有种失落,空荡荡、虚飘飘的那种。

“哦,谢谢您。”我倒是想到了客套一声,只是没有表情的回答,令曾赵诚明显愣了一下。朱招娣还是一副早上来时就一直显不出喜怒哀乐的麻木表情,“嗯”了一声,便转身走了。曾赵诚和她之间有个隐形的绳子连着般,距离不变地跟了出去,并随手严严实实地带上了门。

后面的日子就过得快了,快得让我觉得那一段仿佛是块人生的空白。尘世的喧嚣掩盖着记忆中的恬静,时间可以让过往的甜蜜回味无穷,却也对昔日印象施加的磨蚀和麻木功效难以抗拒。

以后再想起,那段空虚,早已和春节前后我等穆虹丽回京时的感触大相径庭,相同的就是脑子里穆虹丽的音容笑貌无论如何挥之不去,虽然对她已经在北京,却始终不与我联系的态度,随着时日推移,愈发心怀耿耿。

机票订到了3月底,没有更早地离京缘于将来签证更新的考虑,说是日本的学校,学年在每年4月开始,签证是半年或1年的有效期,如果2月份就入境,今后总赶在开学前很长时间就需要办签证的话有可能会生出些不方便,那边的一切我全不懂,只管照说的做而已,期间动脑子的事情,或许只有盼着穆虹丽那边会不会有奇迹般的变幻。

出发的时间比预想的晚了些,偶尔会觉得不如多在新月工作些日子,虽然这些天与那边的联系没有完全断绝,因为偶尔会有曾赵诚和几个接线员打来电话闲聊两句,还商量着哪天办个送行会,大家再热闹地聚一回。我在这上面倒是淡漠得很,何况心中总有什么自己也不愿挑明的原因,一时提不起兴致。

就这样自觉百无聊赖的浑浑噩噩生活中,意外地接到了穆虹丽的电话!当时正好父母晚饭后去了同事家串门,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头次听到铃声后无动于衷地坐在电视前,只管看着一场无关紧要的意甲,铃声执着得响到自动终止后,随即传来第二轮呼叫。我只好不情愿地去厅里拿起听筒,却听到是她的声音时,百味杂陈般是惊异、迷惑,还是喜悦和兴奋的心境,自己完全找不到词汇形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