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清辉月如钩

清辉月如钩(486)

清辉月如钩 虚不屈 1016 2013-06-10 19:42:25

  我不由又想起崇祯砍杀女儿时,“何苦生在帝王家!”的撕心感概,看着穆虹丽说:“我这么个普通人,想让人陷害都没资格,写那句可不是想起白居易的《琵琶行》,民#国有个叫沈尹默的学者,他有句诗是’曲弦拨尽情难尽,意足无声胜有声。’他能借用,我也行呗。”穆虹丽笑道:“你这不和当官的白居易比,人家不也是大学者,那就不不觉得狂了点儿?”

“我是现在没名气而已,以后要能出名呢,是吧,呵呵---诶,对了,据说因为这个诗,还有个挺沧桑的故事,那阵子我想你不就是一声不吭的吗,就随手模仿了一首。”

穆虹丽问道:“人家就这两句?”

“是首绝句,还有’今古悲欢终了了,为谁合眼想平生’,是后两句。”

穆虹丽笑道:“就算不是用的白居易诗意,民#国战乱,人家写那种句子还能理解,你这’一弯笑随晨光去,望断层峦尽离程’,改不了的颓废腔调,而且还挖苦我吧?我可知道你写到阳光时候的寓意,就像北岛纪念遇罗克的《结局和开始》里,那句’以太阳的名义/黑暗在公开地掠夺/沉默依然是冬天的故事’,可你不该---”

我只觉得眼前的穆虹丽声音动听、容貌可爱,对写信时的情景没有一丝回忆的兴趣,便一把搂住她道:“我不是有好冲动的缺点嘛,不过北岛的诗意还不一样吧,而且你舅妈给我讲了情况以后,我就不生气了,只恨自己没一点能力帮你,唉,你说为什么孙猴子之类的,只能是传说呢。”穆虹丽依偎过来,说:“你也不用打岔,小心眼儿是你让我最不喜欢的性情---诶,对了,刚才你说人家那首诗还有个沧桑的故事,讲讲我听?”

我说:“你知道有个号称一家才子的’合肥张家’吗,据说是民*国风气才能产生的文化之家,49年以后就做梦都甭想了。”穆虹丽摇摇头。我接着说,“说是合肥有个清朝高官,他儿子生的10个儿女都是名校毕业,后来事业据说也都厉害,不过我没心情记着人家都干什么,就记得三女儿嫁给沈从文,叫张充和的是四女儿,文学很好。有次她拜访沈尹默,看到对方写的那首绝句,很喜欢。后来有次张充和去看望水利工程师郑肇经,因为对方不在,她闲着没事,就按沈尹默诗意画了幅仕女图,郑肇经喜欢就留下了,还请沈尹默、章士钊等名人题词后装裱了,然后拍了照片给张充和,可文*革时候,画儿被革*命到不知哪去了。张充和1949年去了美国,所以没遭罪,但是和留在大陆的郑肇经1981年才恢复通讯。郑肇经一直惋惜那幅《仕女图》不明不白的就没了,请张充和把照片复制寄回来好重新欣赏。没想到1990年,这幅仕女图出现在苏州一个拍卖会上,被张充和侄孙巨资购回,够沧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