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魔女情系之痴情总裁

他怎么是这么可恶的人,竟然叫我做他的女人,做梦去吧

魔女情系之痴情总裁 lianer1314 2097 2012-01-02 19:11:02

  伊天看着眼前的男人,不此刻他到底在想什么,看着姐姐复杂的眼神他心里不安的紧张,这时有人敲门看见安迪端着咖啡进来,他把咖啡端给他们,就说总裁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出去了,啸寒点点头叫他出去吧,安迪走出去关上门,顿时房间又安静下来了,伊莲打破沉默的局面开口询问他叫自己来有什么事?啸寒抬起头看着她,他看着伊天问他,我可以单独跟你姐姐聊聊吗?伊天听他说要叫自己出去跟姐姐单独聊聊,他不安的看向伊莲,伊莲向他点点头叫他别担心自己,笑了笑说天你先出去吧,然后他站起身来,看着眼神啸寒紧告他别欺负我姐姐,他笑笑眼神示意他别担心,

看着天走后伊莲端起咖啡喝了一点放下,冷漠的说你叫我来想说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吧?那天晚上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你还想怎么样?也请你不要把跟我弟弟合作的事情牵扯我进来,他不悦的看着她,起身大步走到她的身边,拉着她的下巴直视她的眼睛,邪恶的笑着说,“怎么跟你没有关系呢,他是你的弟弟,你也是他公司的股东,当然谈合作你也有权来看谈判内容,我没说错吧南宫总裁”?她看着他突然靠近自己这么近,挣脱他的手用力推开他,快速起身绕道沙发后面,不悦的看着他,更冷漠的说“司徒啸寒请你放尊重一点,请你别把我们之间的恩怨牵涉我弟弟.

说完她用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他,也带点防备的看着他,希望他不要在为难自己和天了,可是司徒啸寒没那么容易放过她,这个男人让人捉磨不透,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想要干什么?他看着她那双清澈的眼睛差点就心软了,可是看到她看自己的眼神,这么防备自己,心里不悦的怒火升起,我就这么让你讨厌让你害怕吗?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曾经所说的话呢,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让你厌恶吗?想到这些他的心就觉得深深的被刺痛了,他大步走到沙发后面,逼近她到墙脚在也无法往后退了,才停下脚步,一把拉着她拉近彼此的距离,蓝色的眼睛直视她的眼睛,想要把她内心看穿,

看到他走进将自己逼到墙脚,她的心里有点害怕了,她终于感觉这个人太危险了,不能跟这样的人待一起,看着他蓝色的眼睛看着自己,仿佛要把自己看穿一样,觉得很讨厌他这样看着自己,愤怒的甩掉他的手,想要逃开他的牵制,看她又想逃离自己的靠近,他不悦的一把将她往怀里一抱,觉得抱着她的时候心情突然松懈下来,感觉很疲惫了,他突然温柔的说“别动伊莲我好累,就这样让我抱你一会好吗”?他说完抱着她疲惫的闭上眼睛,这几天知道她的事情后,搞的晚上烦恼痛苦的都睡不着,抱着她的时候觉得自己好累,也觉得心里空缺仿佛都被她的怀抱填满了,她被他抱着本来用力的挣扎,可是当听到他转变的态度。

他突然变得温柔起来,感觉他真的此刻是很疲惫,她的心顿时软下来,不忍心的推开他,就由着他抱着自己抱了一会,顿时房间变得一下子很安静起来,她过了一会手拍拍他,示意他可以放开自己了吗?他才不舍得放开她,她看他心情好像好点了,就提起此次来的目地,那个你现在可以谈谈我们合作的事情了吗?她询问的问着眼前的男人,他发现真的很喜欢抱着她的感觉,突然放开她觉得心里空了感觉,原来是她才填补心空缺的另一半,他做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得到她,他邪恶的笑着看着的她说,“想要谈合作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立马就可以跟你弟弟签约”,她疑惑的问他什么条件?

他以为鱼儿上勾了,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小看她了,他邪恶的靠近她在她耳边说“我要你做我的女人,只要你答应这个条件我就会帮助你弟弟,让他的公司生意进入国外的市场站住脚,我要的只是你这个条件不错吧”?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一刻她发现他真的太可怕了可恶了,竟然说叫她做他的女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她用力推开他,退后几步愤怒的冰冷的语气说“你太过分了,我告诉你这是永远都不可能的,我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爱的人身边,更不会受你的威胁的,我这一生都只会跟我爱的人在一起,想要我做你的女人你做梦去吧”,他震撼的听她说永远都不会离开爱的人身边。

他心里好嫉妒那个男人,心里火气更是大了,他就是偏要得到她,他邪邪的说,“你就不怕你弟弟公司在国内市场站不脚而倒闭吗”?她觉得他说的话很好笑,从她创办南宫企业从来都没有人敢威胁她,一般那些跟她做对的人,她会让那人付出惨重的代价得,她也邪恶的笑着说“你觉得你拿什么威胁我们,应该是我紧告你,不要惹火我们,不然我会让你公司一夜之间倒闭都有可能,如果我们没有实力,那么我怎么能将南宫企业在国内发展到今天这么繁荣,还记得两年前你们司徒公司在国内开的分公司吗?然后在一夜之间倒闭在国内还无法立足吗”

他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她,不敢相信她说的

两年前影在国内开的分公司刚创建几个月,却在一夜之间倒闭而无法在国内立足,他回来后不愿说出原因是怎么回事,最后他只好回到美国的公司在国外发展,难道这一切跟她也有关,他带着不敢确定的语气问她,“两年前的事情是不是你们搞的鬼?泄漏机密迫使公司倒闭这一切是你指使的吗”?她邪气的笑着走进他,是与不是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不是你们所惹的起得,惹怒我们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说完走过他身边往门口走去,也不在乎合作的事情,准备开门她停下转身看着他,认真的说“你今天不是这样对我,也许我们还能当朋友,可是现在你只会把我们的距离推的更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