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魔女情系之痴情总裁

司徒啸影的出现,被他的爸爸敲打

魔女情系之痴情总裁 lianer1314 2069 2012-01-02 19:11:02

  早晨阳光明楣照射到房间,睡在沙发上啸寒慢慢睁开眼睛,坐起身来感觉阳光射进来有点刺眼,他看了手机发现已经七点了.转身抬头往床上睡的人望去,看她没有动的样子,估计是昨晚睡的太晚了吧.

忽然他柔和的笑了笑,轻声的起来轻轻的走进她的床边,看着她熟睡的样子真的好美,很想亲亲她,突然他正低下头的时候,床上的人动了一下翻了个身脸朝另外一搬去了.

他吓了一跳,脸红的看了看她的背影,似乎还没醒,真是吓死我了,还以为发现我要干吗?幸好没醒,要是醒了那肯定会被她当我色狼看.他心虚的转过身轻声的走到衣柜打开拿了衣服,去洗手间换好后,又洗了脸走出来.

他看她还没醒,想叫她起来吃饭,然后去上课.看她睡的这么香,不忍心叫醒她,还是让睡一会吧,早点一会准备好带在车上吃吧.他微微柔和的笑笑,轻轻的转身走出房间关上门.

他走下楼来看到管家罗马斯和卜人玛丽,还有几个卜人在收拾打扫客厅,看到他下楼礼貌的点点头,大少爷早上好,他也客气的微笑点点头,罗马斯和玛利你们也早上好.

他们擦了眼睛不敢致信的看看他在笑的表情.大少爷竟然礼貌的微笑跟我们打招呼艾!他会笑了,真是不敢相信他有如此的改变,两年了都没有看到他的笑容了,如今少爷又恢复了笑容了,真是让人太高兴了.对大家的表情,

啸寒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走进餐厅他在桌子靠近家人旁边位置坐下,他微笑的朝他们点点头,“爸妈早上好,贝念和贝华也早上好.”

他看桌子前看到桌上只有父母和两个孩子起来吃早饭,还有含琳和伊莲没有起来,真是两个爱睡赖觉的人.看他面带微笑脸孔,估计昨晚两人些处的不错,他爸妈看着他和贝华他们,一脸笑得合不容嘴的,笑嘻嘻的吃着早餐.

以后这个家就会热闹很多了,小贝华和贝念一搬吃着早餐一搬看楼梯口,看只有司徒啸寒下来,而妈咪却没有下来,两个孩子望了彼此一眼,心里感到大事不妙,他们昨晚共处一室,妈咪不会这么就和他上床了吧!两人略有同想的道,不安的望着啸寒。

小贝华忍不住了开口询问他,“大叔,我妈咪她还没起来吗?”

啸寒感觉这小家伙刚才一直敌意的眼神看自己,他不以为为意的笑了笑。

“她大概是昨晚与我们聊的太晚了,我起来看她还没就让她多睡一会吧,一会我们吃好早餐去叫她起来上课,早餐就准备好带着车上在吃吧,好了你们吃你们的吧,别担心你妈咪了。”

小贝华翻了个白眼,也不再多说什么,端起碗快速的吃完早餐,拉着贝念起身朝啸寒的爸妈礼貌的点点头说:“爷爷奶奶,我们吃好了,先上楼去叫我妈咪起来,你们慢慢吃。”

啸寒的爸妈高兴的挥挥手,“贝华你们真是有礼貌,真的好乖,你们去吧。”

贝华和贝念可爱的笑笑转身往楼上走去,啸寒和他的爸妈看着他们走上楼后,一脸笑着望着啸寒。“小寒真没想到你原来是早就有了喜欢的人,怪不得这两年都不谈女朋友,原来是对人家念念不忘啊?不过幸好你们又相遇了,不然我们的孙子就要流落在外了。差点就不能与他们相遇了,不过伊莲这些年真是辛苦她了,一边工作一边要抚养孩子,真是难为她了,小寒你以后可要好好待她啊,要把她这些你来年受的苦要补偿给她,知道吗?”

啸寒好笑的望着他的妈妈说的话,笑着点点头,他的心里却是在苦笑,怕是怎么都还补偿不了,因为真正亏欠伊莲的人是影,可是现在自己不也是吗?

他不敢告诉她自己是她曾经的恋人的大哥,如果让她知道一定以为他在联合影骗她,无奈的呼吸了一口气,对父母温和的笑笑。

“爸妈知道了,伊莲受的苦,我明白,我也会尽我所能去给她幸福,我不会让她在受任何伤害了,爸妈就别担心了,赶紧吃早餐吧,我还要送伊莲她们去上课呢?”

他爸妈含笑点点头,然后继续吃自己的早餐,这时门外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他和他爸妈起身好奇的往门口走去看看是谁来的,他们走到门口看到一辆汽车开到门口停下,车子门打开走下来一个长相出色个字很高的男子,可是他的脸上左边脸却有一道疤,那道疤仍然掩盖不了他俊美的面孔,高贵的气质像个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

他走下车来高兴的往他们走来,抱着啸寒的爸爸和妈妈,激动的嗓音有点沙哑的说:“爸妈影儿回来看你们了,这些年来都没有回来看你们,真是很抱歉,爸妈你们会怪影儿吗?”

啸寒的爸爸放开他,慈祥的摸摸他的脸庞和头发,突然在他头上敲了一下,怒气的说:“你个臭小子真是翅膀硬了是不是,两年多都不回家一趟来看看我们这两个老人,真是还有没有我们这个父母啊?现在怎么舍得回来了?还知道有这个家吗?”

啸寒和他妈妈看他挥着拳头敲影,连忙过来拉开两人,克琳丝扶着他劝和的说:“我说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打儿子,影儿难得回来看我们,刚见面就打他,你就不要生气了,而且这些年来他过的也很辛苦吗?你看他一个人在美国发展自己的事业,忙的也够辛苦的,你就体谅体谅他吗?”

司徒雷云无奈的看看克琳丝和儿子,真是能不气吗?两年了都不回来看看我们,也不经常打电话回来,真是不孝子。他生气的瞪了刚才被自己打的老三,真是有生气又高兴,看到他脸上的疤心里隐约的有点心疼的痛,也不知道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脸上毁容多了一道疤,当时他被他的秘书送回来的时候,他什么也不让那秘书说,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一个字都不肯说,只是每天没魂的盯着远方看着发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