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魔女情系之痴情总裁

酒吧里的服务生大胆的偷看伊莲,啸寒被他气得很想去揍他了。。。

魔女情系之痴情总裁 lianer1314 2018 2012-01-02 19:11:02

  贝华白了她一眼,他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想要把自己的发型恢复原状,他是不喜欢头发被人搞乱掉吧?

所以他把头发理好后,给了伊莲一个白眼,然后拉起贝念和伊天的手拖着他们赶紧走,随后走到外面停的车边,他打开车门,让贝念先进去,随后他也钻了进去。

随即就叫伊天:“舅舅赶紧开车吧?我们困了,想要回去休息了。”

随即伊天被他拽着上了车,然后就好像把他当司机一样叫他赶紧开车离开这里,不过他也是不想在待这里多待一分钟了?

因为他可不想在听他老妈的说教了?他可不是那些白痴的儿童,所以他才不想听妈咪的说教呢?他又不是对这些不懂得?他才不用她来教呢

伊莲望着贝华把贝念他们拽走的背影,她不由得摇摇头,她这个儿子真是越来越拽了?

竟然连她这个妈咪的话也不愿听了?她可是他们的妈咪艾?难道说说他就不能说了吗?

但是看着伊天和贝念、贝华他们开车走后,随即她无奈的朝啸寒容容肩,无奈的笑了笑。

啸寒看到刚才的这一幕,他也不由得笑着摇摇头,他对伊莲这个儿子,感到他真是太特别了,他只是一个孩子艾?

可是性格好像对什么都懂一样?脾气也拽的不得了艾?通常都能把人气得又对他无可奈何了?

他们无可奈何,也是因为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吗?所以他们能跟一个孩子计较吗?

啸寒走到伊莲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肩膀,语气温和的说:“好了伊莲别在意贝华的性格了?我看他对你还是满体贴的?他这个孩子有时候是有点任性过头了,但是毕竟他还是个孩子吗?”

伊莲转过头对他笑笑,随即她明白他的意思,笑着点点头。

随即她温和的笑了说:“我知道的,他们走了,那么我们也走吧?我们去天成的酒吧玩玩吧?”

啸寒也认同的点点头,他本来就是想去天成那里玩的,而且他也想今天和他们聚聚,顺便也跟他们告别单身派对了吧!!

然后伊莲就这样随着啸寒去玩了,她这时心情压抑的很难受了,也想放松一下心情了,今晚心情也是和那一大家人搞的有些疲惫了,但是却也想放松一下紧绷的心情了!!!

随即他们又来到了萧天成的酒吧,啸寒牵着伊莲的手走进了他的酒吧,刚走进来,他和伊莲就看到酒吧里的人很多,音乐的声音也吼的很大,舞台上也有很多人在上面热情的跳舞,这样的场面真是感觉有点又吵又混乱的感觉吧!!

这时伊莲走进来的第一感觉,不过随即她也很快的适应了这种吵闹的声音,她被啸寒牵着手走进了吧台,然后他们在吧台这里停下脚步。

啸寒看了一下周围,他好像是在找人吧,但是他看了一下,好像他要找的人不在这里,随即他掉头望着吧台工作的人员。

他询问道的语气问了一下:“服务生请问你们老板今天来了吗?”

服务生的眼神其实是一直都在注意他和伊莲的,但是他的眼神大多数都是望着他旁边的人了,他眼神总是偷偷的瞄着伊莲看,不知道他这是在犯花痴呢?还是看上了伊莲呢?

但是这是他这个服务生脑子里在想什么?谁又晓得呢?

不过他总是偷偷的瞄着伊莲的眼神,也被伊莲和啸寒看到了,随即两人都不悦的眼神瞪了他一眼,他们感到这服务生不专心上班,难道没事就偷偷的看人家长什么样吗?

啸寒不悦的瞪着眼前的服务生,他此刻有点想去揍他的想法了,因为他竟然敢这样大胆的偷偷看伊莲,他真是个花痴的家伙了?也是个欠揍吗?

伊莲可是我的女人艾?他一个小小的服务生也配这样目无他在在旁边看他的女人?该死的服务生,他简直是太大胆了?是不想混了吗?竟敢打他的女人注意?

真是个可恶的服务生,一会见到天成,一定叫他把这个讨厌的服务生给开除了,不然以后那保他不会真的打上伊莲的注意呢?

所以啸寒心里此刻被那个偷看伊莲的那个服务生给气的心里冒烟了,他在心里算计着一会叫天成把他给开除了,他在也不想看到这个可恶的服务生了,不然他真的在看到他,一定有种很想揍他一顿了,他不走的话,那么就有可能会难保揍他一顿的举动了都有可能的发生呢?

这时啸寒顿时隐忍着怒气瞪着服务生,眼睛里流露出很凶的眼神盯着他,他那眼神,好像很想吃了他一样了?

他不耐烦的语气又再次问了他一篇:“我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吗?我问你老板来了没有?”

这会站在吧台里面的服务生,此刻顿时被啸寒的怒气给吓到了,他惊恐的望了望啸寒一眼,看到他眼里直冒火的眼神,顿时他吓得紧张的低下头去了,表情也因羞愧的害羞的涨红了脸了!!!

但他还是惊恐的回答了啸寒的问题,他紧张的说道:“那个雷恩少爷,我们老板在楼上贵宾室的包厢里和他的一些好朋友喝酒聊天呢?他晚上来的时候,也转告了我们,他说’您要是来了,就叫你到楼上的贵宾室的包厢里去找他就行了?’”

他说完之后,立马从吧台里迅速的端着酒走掉了,看他走了的背影,啸寒仍然还是朝他的背影狠狠的瞪了一眼,他看这个服务生就是感到很不爽了,感觉真的很想揍他一顿了?

不过他还是有忍耐的修养的,毕竟这里是公共场合,他不能做出有损自己形象的事情的,所以凡事他只好忍着闭在肚子里了,可是这顿怒气,他是不会这样轻易消的?他不报此仇,他就不姓司徒了?

伊莲看他这样子,感觉他现在这样子真的好凶哦?他这样子的表情,怎么感觉好像似在吃那个服务生的醋了?

嘻嘻莲儿等着亲们的鼓励哦,在此先亲亲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