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法触摸的幸福

第三章—赤裸裸的野心

无法触摸的幸福 tiemutang822 4610 2011-11-12 16:11:49

  车子在半小时之后停在了夏家的专属医院。

闫言下车准备抱她进去,但是看着她一脸的黑线,闫言后退几步等待她下车。两人还没有进到门口,徐名美从医院门口的楼梯处迈过来,消息也未免传得太快了吧,她嘲讽的看着徐名美。夏泉的大老婆,视金钱如命,甚至可以把子女当成生意上的交易,狡猾得犹如狐狸,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对付她,想她死的心全部毫无掩饰的表现在脸上。看着徐名美就让她想到自己的妈妈,那个男人对她做的一切母亲都冷眼旁观,她真的是自己的妈妈吗?如果是,怎么可以这么无动于衷?为什么从不阻止那个男人对她的伤害,甚至是阻止他杀父亲?她感觉心慌,为什么自己的母亲可以这般的冷血无情对待她和父亲。

徐名美的手轻轻抚上夏洛受伤的额头,上前就给闫言一巴掌,毫不留情。现在的她何止一巴掌就能让她降火,眼前的夏洛只是额头受伤,她要的结果不止是额头,握紧着拳头。一个从不应该出现的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出现在夏家,她的出现让她的儿子被迫下台,与她相隔两地,饱受思念之苦,她就更加不可能安全站在她面前,跟她在这个家争取任何东西,将所有的气全部撒在闫言的身上。

“这一巴掌是因为你没尽到职责而让小姐受伤。”她轻声说道,低头用手帕擦拭着手掌。

“我的人不需要你来调教。”她有点生气,这个巴掌虽不是扇在她脸上,但是她就是觉得有点闷气,带着怒气说完这句话径自撇下徐名美往医院里面走去,闫言向徐名美弯腰使礼也迈步离开。

“把那些废物全部处理掉,办不了事活着就是该死。”挂下手机凶狠的看着夏洛和闫言的背影。“你们这样子不把我看在眼里,终有那么一天,你们会抬不起头,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她张狂的笑,眼里的凶狠完完全全暴露在太阳光之下。夏艾躲在大树后面紧紧捂着嘴不敢出声音,眼泪都快急得流出来,看着徐名美打了闫言他就已经很心痛难受了,没想到她甚至想把夏洛给除掉。自己是很不喜欢她,但是根本就还不至于想她死,她靠着树蹲下来。不过她现在更担心的是,父亲要是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把闫言送回部队的。

“小姐,对不起。”闫言站在门口边对着躺在病床上的夏洛轻轻的说道。刚刚大夫人那巴掌确实是打对了,他的指责是保护她的安全,现在他的疏忽让她受了伤,尽管徐名美没有教训他,夏泉也不会手下留情的,他该好好反省,以后绝对不可以轻易离开她的身边。

她听得见他的道歉,但是这种不能避免的小事情对于一个在部队里成长的男人简直就是家常便饭,他要想的绝对不会有下一次而不是因为徐名美的话受影响,觉得是自己办事不利。

夏洛醒来的时侯已经是凌晨了,服完药披上件外套就迈步离开医院,闫言早已在医院外面等着她,两人一起回到了夏家。

“小姐,老爷在书房里等你呢。”李管家看了一眼闫言,接过夏洛的外套,弯腰行礼。

夏洛轻轻点点头,往楼上最尽头的房间走去,当闫言敲门得到响应后推开门,发现夏泉正在桌台上沙沙的写着什么。见她们来了,停下手中的笔,脱下眼镜揉了揉眼睛。

“闫言,事情我已经听名美说了,明天就回去部队吧。”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声音在宽大的书房里显得那么有力量,不得反抗。

“我留他在我身边不是要他保护我的安全。”夏洛心跳加速,感觉手心里都在冒汗,这些话在他面前也是需要足够的勇气才能说出口的。她知道他是紧张她,怕她出事,但是这些事故并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她已经被锻炼的很是习惯了,几乎每天都会上演的戏码,她早就知道该如何让自己去应付,根本不需要保镖,她要的是能帮助她的复仇,巩固地位的人罢了,这一点,夏泉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你以为你有多少条命可以丢?”撇了一眼她额头上的伤,虽然每次受伤都是些皮外伤,但是这般伤下去,可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我不会死。”

“胆量倒是练得越来越大了。”当初让她到红树林部队去是要锻炼她的意志,没想到把她的胆子也练就了,夏泉起身往旁边的沙发走去。

“我没有。”

“你胆敢对着我说你现在跟我说话的心不是悬挂在半空??。”夏泉伸手就掐住夏洛的脖子,自然而然的,她并没有反抗,从他救了她一命开始,她就从来不曾想过反抗他。闫言强忍着上前的冲动,站在一边什么话也不敢说,只怕自己的冲动会让小姐更加难做。

“出去。”

放开夏洛,一句话打发了夏洛和闫言,自己则重新坐回办公桌前。

谁也不再说话,低着头保持沉默转身往门口离开。

夏艾在楼梯处拦住闫言的去路,抬起早已泪眼汪汪的眼睛看着闫言却不说话。看着她沉默不语,闫言抬手抚上她的脸,准备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夏艾伸手就抱住了自己,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两人似乎知道彼此要说的话,都保持着沉默。闫言知道,夏艾喜欢他,他何曾不是一样喜欢她呢。只是小姐说过,靠近夏艾,她的脾气会让自己身处危险。但是小姐可能是不理解夏艾的原因吧,她也是人,需要爱护保护,他还是打从心底爱着她,手抚上她的头,轻轻揉着。

“闫言哥,不要走,我去跟爸爸说,让他把你留下。”夏艾显得有点激动,就要推开闫言跑去找夏泉,但是却被闫言拉住。

“小姐会把事情处理好的,必须要相信她。”

夏艾拼命摇头,他都要走了,要她怎么相信夏洛?紧紧把头埋在他的怀里。

夏洛靠在房间门口,眼睛犹如黑夜的猎鹰般看着楼梯处紧拥的两个人,把房门关上。

隔天一大早,程里忧在公司门口等候着夏洛,见她一下车就小步快跑过去在她耳边轻轻叙说了一番。

“下次再紧急的事情也要等我回到办公室再说。”她撇下程里忧,加快脚步回办公室。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吗?如果是想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那他们之间就是敌人了,不管怎么样,走到这一步,彼此都是不会轻易放手的,夏洛在心里呐喊着,毫不犹豫的推开木雕的漆木门。发现那熟悉的背影站在玻璃窗的面前,直视着这座城市的全部。他果然是不一样了,光是身上散发的气质几乎与10年前在夏泉身上的那股气质是一模一样的,高挑的身材穿着白色蓝点衬衫以及稍微有点紧身的西装裤,修剪的适合度完全衬托出他的身材是那么的完美。夏时突然的转身,还没有回过神的夏洛愣了一下,赶紧把移开视线往办公桌靠近,现在的感觉已经完全是不一样的了。他在她眼里,还是以前那个对她万般呵护温柔的男人,触碰不得,因为他永远也不会在她的世界待太久,因为他是她的弱点。

“感觉陌生了吗?小洛”夏时温柔的对着她微笑,现在的他多么想将她拥抱在怀里。

当年她躺在床上因为身上受伤而动弹不得的时候。她每每因为心脏传达的疼痛几乎无法入睡,他就给她讲很多很多的故事,给她擦汗,照顾她,偶尔看着她稚嫩的脸蛋会忍不住给予她温暖的拥抱。即使每次这个样子都会被妈妈骂,甚至打,说她有传染病叫管家不能让自己接近她,但是他还是坚持去跟她玩,陪着她。看着她痛苦却固执得从来不会轻易掉眼泪的性子,他就觉得她是个不平凡的人,总有那么一股神奇的力量吸引着他。她的身体慢慢好起来,父亲对她的教育就似乎越来越严格,却小心呵护。时间过得很快,她学东西的速度也很快,吸收能力极强,这是他惊讶的。一到晚上他们就偷偷跑到别墅后院,将她白天学到的东西很认真教给自己的时候,他就傻笑着,因为她要教自己的东西他早已学过,只是不愿意扫了她的好意才配合她。他们笑得撕心裂肺,他偶尔的怀抱让她感觉很温暖,彼此心里萌发的感觉早已经超过干兄妹的界线。直到父亲发现自己跟夏洛之间的感情,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就算彼此很喜欢,也不允许。只因父亲说他们的目标不一致。加上夏洛虽说是父亲的干女儿,但是他自己从来就没有把夏洛当成是妹妹。他很清楚一点,如果他们不走在一起,必然是件彼此都会遗憾终身的事情。可是他就算再固执,还是斗不过父亲,那年,他被迫从纽约与她分开到独自调转到大陆,这是他痛苦的事情,但是他必须服从安排。他知道,终有一天,他会再次回来,陪在她身边,他再也不想顾忌在外人眼里是怎么看的,即使只能以兄妹的方式留在她身边,他也会很满足,他只是想好好的保护她。

“没有。”提起笔审批着摆在桌面上的文件,并没有抬起头,对于他,她是该感谢还是防范,这个问题一直埋在心里。他对她怎么样,她心里是很清楚的,只是无法衡量辩论的事情她何必这样。

“等你下班了,陪我去吃午饭可以吗?”伸手取开她的笔,把文件推到一边,他很不喜欢她这样,感觉被忽略似的。

“我没时间。”她迅速回答抬起头用坚定的眼神拒绝他的请求。

夏时微笑的看着她,点点头。这样的回答全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她在封闭自己,就是因为他父亲的命令。“好吧,那我先回去了。”他说完就离开,夏洛看着他的背影,不知不觉站起来走到他刚刚看外面景色的那个位置,露出了忧郁的眼神,此时的她很矛盾,他已经回来了,每天必然会遇见,她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他。或许夏泉的理解是正确的。对于夏时,她只是一个过客,她的一切都有可能在无形中伤害着夏时,他要的幸福她永远也给不起。

“小姐,今天…。”程里忧推开门准备向她汇报今天的行程。夏艾就推开程里忧冲进来,快步上前就给夏洛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在程里忧都还没有来得及震惊事情的发生下。一只嫩白而纤细的手在半空扬起,速度极快,狠狠的回敬给还没有开始洋洋得意的夏艾。一切进行的太快,夏艾愣愣的抚着发烫的脸蛋,眼泪毫无无预警的沿着脸颊流下来,眼睁睁的看着夏洛。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闫言跟她说要相信的人,连一点亏都不吃的她该用什么心态去相信她?

“因为你没有把该打我的原因告诉我,所以,回敬你是应该的。”

夏艾咬着牙凶狠的盯着她,脸上传来的疼痛让她感觉这是刀割的一般。如果刚刚不是在公司门口听到职员说哥哥回来了,她是完全不相信的,直到她踏出电梯门口的时候才真正确定。但是为什么第一个地方不是回到家里跟家里人见面,而是来公司找她。她好生气,她躲在门口偷偷听他们的对话,见哥哥苦苦哀求着她,可是她不但不领情,直接理当说没时间,看着哥哥失望的离开,她就更加憎恨夏洛,在她受伤的时候夏时哥哥那样百般照顾她,现在她有了地位却看不起人,她一股火直冒头顶,闫言跟她说的话早已被她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就趁着程里忧推开门的机会冲了进去。

“夏洛,你太过份了,哥哥对你那么好,你却那么无情,你会有报应的。”她大喊捂着脸跑开。看着她的胡闹,夏洛无奈的摇摇头,只是希望她以后不要再找她麻烦就好了,因为她实在没有时间去应付她。

“小姐,你没事吧?”程里忧看着面无表情,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的夏洛。突然想到,不应该问这么蠢的问题,如果就这么一巴掌也能影响到她的话,她就不是夏洛了,跟在她身边那么多年,应该是很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才对,可是她关心的没事不完全是因为夏艾的一巴掌,而是夏时回来了。她原本埋藏在心底平静的感情会因为他的出现划破平静吗?程里忧见夏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准备离开。

“夏艾没有错,或许我不该那样对待这位8年不见的哥哥…。”

程里忧听着她口中的哥哥,不禁闪过一丝愤怒,明明是深爱着的男人,却要叫着哥哥。

“是的。”此刻的她,只能顺从的回应。

程里忧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夏洛翻开杂志盯着一张封面图片看了好久好久…

正在美容城做推拿的徐名美,刚刚跟夏时通完电话的她心情大好。一想到夏洛看到他儿子回来出现在她面前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光是想着就让她激动,甚至是有点迫不及待想马上见到夏洛。她知道,夏时在她心里是一个人永远也放不开绝不会伤害的人,重点是他可以影响到夏洛。她自认为自己的儿子并不会输给夏洛,因为他从小就让她得到她想要的一切,无论是什么。只是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夏洛在公司和夏家的地位不得不说让她越感到不安罢了,夏泉完全不听于她,她清楚知道夏洛在夏泉心里的重量,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节标题。为了避免您的稿件丢失,请勿在线直接创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