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法触摸的幸福

第二十章—恩爱得刺眼

无法触摸的幸福 tiemutang822 2021 2011-11-12 16:11:49

  ——纽约——

在安宅一直伤神的崔真英依偎在安振宇的怀里坐在沙发上等着正在回家途中的安以泯跟夏洛,全是因为自己的宝贝儿子说不要他们两老接机,说他们已经快到了。

“真英啊,说实话,你觉得夏洛是个什么样的人啊?”安振宇一边看着报纸一边问着崔真英,不管怎么样,他总是觉得,这个夏洛不是简单人物,光是她跟夏泉的关系就已经够他伤神的了,无论是从哪一个角度去想也完全没有头绪。

“很好啊,反正我家宝贝已经离不开她了,我这个当妈的没话说。”她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门口,很认真的盯着,安振宇听着崔真英的回答不禁的摇摇头叹息,真的是一点的防范都没有啊,崔真英突然坐起来,看着安振宇。

“振宇,我们什么时候回韩国,今天秘书又打电话过来,催得我头痛。”她委屈的又倒在沙发上,一想到回去又要整天埋在公司书房处理安振宇给她安排的一大堆琐碎事情她就觉得很不开心,旁边这个工作狂那么多年简直就是要折磨死她啊,像她那么优秀的女人应该好好的享受物质生活的,为什么他总是要她埋在工作中?还很骄傲的对她说:女人是离不开工作的,就像离不开他一样,可是偏偏这句话却让她听得心甘情愿。

“恐怕他们回来了你肯定也不会情愿跟我回去,多相处几天再回去吧。”

“少爷跟太太回来了。”女佣小步快跑进来喊着,似乎也很兴奋,崔真英鞋子还没有来得及穿上就跳起来往门口跑去,一见到小两口就更加开心了,加快脚步直接跳起来抱住安以泯。

“妈,我们回来了。”安以泯空出一只手抱着激动的崔真英,一边将东西递给女佣,夏洛看着崔真英,再看了下安以泯,不由的微笑起来,见安振宇走过来,夏洛赶紧行礼。

“爸,我们回来了。”她细声的道,给安振宇一个拥抱。

“嗯,回来就好,想必坐飞机也累了,先进去吧。”安振宇轻轻的拍着夏洛的肩膀,安慰着。

“爸,我想先回去一趟。”

“不先休息一下吗?,晚点再过去?”崔真英走过去握着夏洛的手,委屈的看着她。

“不累,我会尽快回来的。”

“也好,替我问候下亲家,找个时间一起吃顿饭。”安振宇拉过崔真英,同意夏洛回去。

“我陪你回去吧。”安以泯接过女佣递过来的外套。

“不用,我就去一下,很快就会回来的。”她微笑向两老弯下腰就往停车场去。

“有什么事情马上打我电话。”安以泯看着一边准备跟上夏洛的程里忧叮嘱道,见她点头应声而去才进屋去。

夏洛坐在车里,看着漫天飘零的雪,有点想念在马尔代夫那几个月,那边的天气跟这边的天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一回来反差却是如此之大,手不知不觉的抚上手臂。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得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现在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即将和夏时结婚的尹卉斯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女人,轻轻的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

——夏家——

车子半个小时之后在夏家车棚停下来,程里忧打开车门等夏洛下车,可是车里的人却没有反应,低下头一看,已经睡着了,正想要叫醒她,背后的大手让程里忧迅速转身抓住。夏时紧皱着眉头,他不明白,在夏家到处森严戒备,程里忧本能防范的心为什么可以那么强烈?见她赶紧放手退下,才将视线转移到车上已经熟睡的夏洛,如今的她是别人的女人了,可是他已经尘埃落定在她身上的心该如何收回来?她明明知道他的心从来不曾离开过她,为什么可以那么狠心?不曾为他保留一丝丝的位置。

“她是谁?”尹卉斯感觉气氛很尴尬,轻轻扯着夏时的衣袖,从见车里的女人开始,夏时的眼神就变了,说明了什么?

“她是我妹妹,夏洛。”语气虽平和,却是带着波涛汹涌的情绪,夏时带着微笑的看着尹卉斯。

“真的?怎么一点都不像啊?”尹卉斯放开夏时的手,靠近车把头伸进去想再看清楚一点,看着她的样貌,她不得不觉得惊艳,好美丽的女人,却在这时,夏洛猛的睁开眼睛,灰褐色的瞳吼瞬间放大,带着报复的眼神直视着眼前的尹卉斯,呼吸稍微有点急。一下子被吓到的尹卉斯忘了自己的半个身子还在车里,一抬头,重重的撞上车顶,痛得她直嚷嚷。

“傻瓜吗?我看看。”夏时把她拉出来,用手拨开她的头发,指腹探索式揉着她的头皮。手一碰到她的后脑勺尹卉斯就喊了起来。

“好痛好痛好痛。”捂着头朝着夏时大吼大叫,撇着嘴看向车里面的夏洛,一个看似温柔似水美艳的女人怎么会有那种眼神?是她看错了吗?

“好好好,对不起。”想哄个孩子般的轻轻揉着她的后脑勺,给她冬日里最灿烂的笑容,尹卉斯有点失神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直到夏洛从车子里出来,尹卉斯才确定,刚刚看到的绝对不会错,这个女人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高高在上,完完全全没有了刚刚还在熟睡时令人感觉得到的温柔,现在整个人看起来冷漠、不可高攀。

看着面前一对就像新婚小夫妻在吵架似的两人,夏洛敢肯定,站在夏时面前的女人就是兼一集团的小女儿尹卉斯了,何曾夏时的温柔是专属她的,任何人也不配得到,现在看着他的温柔正在从她的身上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她的心居然没有一点点的变化。

“我是夏时的未婚妻,尹卉斯。”她将夏时挡在身后,伸出手放在夏洛面前介绍自己,看着尹卉斯上了绿色指甲油的小手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觉得头很痛,抓住她的手握了下就撇下他们快步往屋里走,不在乎有没有听见尹卉斯正在大喊她没有礼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