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无法触摸的幸福

第三十七章—只要活着,什么都可以不再要求

无法触摸的幸福 tiemutang822 3423 2011-11-12 16:11:49

  一赶到医院,医生护士都在门口守候着,见安以泯抱着夏洛下车就直接推着病床涌上去。

“打电话通知二夫人。”安以泯连呼吸都来不及就赶紧吩咐一直守在旁边的闫言,然后跟上医生护士,门口也瞬间出现了大批的记者,都被及时赶到的许浩带人封住了入口。

安以泯站在手术室门口踱来踱去,是他的错,昨天晚上就算再怎么不满意、生气,都不应该对她说那样的话,现在的他就像跟她一样站在死亡边缘般摇摇欲坠。

“以泯,小洛她…。”陈瑾急急忙忙的小跑过来,紧紧揪着安以泯的外套,眼泪滑落脸狭,她一接到电话眼泪就流了出来,哭着要求卉斯载着她过来,有没有人告诉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现在恨自己的懦弱,夏泉临走时曾经答应他会好好照顾夏洛,可是现在,她的处境还是要夏洛来替她安排,她一直是在拖累着夏洛才让她那么辛苦,感觉陈瑾在发抖,拉着她让她坐到一边的长椅上。

“姐夫,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夏艾也着急的问,站在陈瑾的旁边替自己的母亲擦着眼泪。

“她怀孕了。”

“那是好事啊,瑾姨你不要哭了。”尹卉斯坐到陈瑾的旁边安慰道。

“为什么会进手术室?如果是怀孕了为什么还会进紧急手术室?你知道紧急手术室代表着什么吗?”陈瑾激动的站起来,指着手术室门口顶上的灯质问着安以泯,她是眼睁睁看着夏泉离开的,她不愿意再看着夏洛也是同样的结果。

“对不起,是因为我不接受她把孩子打掉,所以一时冲动说要跟她离婚,我…”

“妈。”夏艾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陈瑾,这恐怕是第一次见母亲如此愤怒,赶紧回过神拉开她。

“孩子固然重要,但是在你明知道她身体的状况下居然还对她说那么无情的话,作为她的干妈我绝不原谅你,你走,马上走。”

陈瑾生气的看着安以泯,夏艾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如此生气,左右为难的她还是站在了母亲这边,走到安以泯旁边。

“姐夫,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消息我会给你打电话。”

安以泯点点头转身离开,一直走到门口,刚赶过来的徐明美跟夏时没有注意到低着头走路的安以泯,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

尹卉斯见夏时赶过来,连忙跑过去牵起他的手。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夏时看向坐在一边的陈瑾,再看向夏艾。“小艾,你说。”

“就是姐姐她….她…。”

“明天我要搬回夏家,希望名美你可以给我安排好,小艾,我们走。”陈瑾打断了夏艾的话,如果让徐名美知道夏洛怀孕了,在这个节骨眼上还要跟安以泯离婚,恐怕这其中任何的一点都可以让她将夏洛踩在脚底下,无论回到夏家遇到什么的事情,她的决意以定。

“你是命令我吗?”徐名美拉过夏时,不愿自己的儿子站在他们那边。

“恐怕你拼命派人在私下找夏泉的遗书,找了很久吧,如果你想马上离开夏家,从此在这个世界消失的话我可以帮你做到。”陈瑾平静的看着徐名美,夏泉临死前偷偷交给她的遗书,叮嘱她非得紧要关头的时候才可宣告,现在,恐怕就是时候了。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徐名美心里开始慌乱,但是脸色还是保持着,信还是不可信在她的脑海开始乱窜,如果真的宣告了真正的遗嘱,这一切真的彻底玩完了,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害怕吗?”陈瑾脸色一变,跟以往温柔贤淑的形象一百八十度度转变,冷冷的看着徐名美。

“替二夫人安排房间,现在立刻派车过来接。”无论是真还是假,现在任何一点小事她都绝对不会忽略,对着身边的保镖说完,伸手拉着夏时就转身离开,但是没有想到,夏时扯开徐名美的手,跪了下来。

“你在嫌现在的事情不够乱吗?”

“妈,就当是我求求你,去自首吧,不要再伤害任何人了。”夏时没有抬头看着徐名美,说话的声音颤抖着,徐名美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最心疼的儿子,现在是什么情形?跪在她面前要她这个亲生母亲去自首?他是以为现在躺在手术室里面的夏洛是她的杰作吗?还是他希望她把自己辛辛苦苦在夏家所做的一切换她下辈子在牢里过?她不甘心,也绝对不会,当夏泉不顾多年的感情,护着夏洛甚至用枪指着她的时候她就发誓,无论是谁都阻止不了她,这是夏泉活着留下来的孽,才会让他身边的人都受到伤害,一无所有,这是报应。

“妈没有伤害她们,只是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而已。”徐名美也蹲下来,双手抚上夏时的脸心疼的看着。

“我不是小孩子了,妈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徐名美的手慢慢下滑,紧紧的抓着夏时的肩旁,到头来还是败在自己的儿子手上吗?徐名美冷笑一声,望向站在一边的尹卉斯。

“知道了又怎么样?我是你妈妈,你要跟我断绝关系做个好人吗?还是想把你身边的人一起连累?”

“妈,为什么要这样回答?夏时这样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尹卉斯激动的朝着徐名美喊道,用力的扶起夏时,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竟然是她丈夫的母亲,自己朝夕相处的婆婆,更加没有想到会坏到这种程度。

“卉斯啊,我告诉你,当所有人都说为你好的时候,实际上是要害你。”徐名美缓缓的站起来。

“如果小洛有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原谅你。”夏时坚定的看着徐名美一眼,然后转身走到陈瑾的身边。

“瑾姨,有我在,不会有事的,我们先回去。”

“哥,你们先回去,这边需要人看着,我就在这里守着,等一有消息我就打电话通知你们。”夏艾提防的看了徐名美一眼,见母亲点点头表示同意微微笑了笑。

“小艾,那就辛苦你了。”夏时和尹卉斯扶着陈瑾就往门口走去,完全把徐名美当成了透明的。

“倒是要看好了,否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那就不好了。”

徐名美一边走一边抛话,夏艾看着她的背影拳头握着紧紧的,懊恼了一下靠在墙上紧紧盯着手术室里面。

一直到旁晚,夏艾坐在长椅上开始慌乱起来,都几个小时过去了,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她什么也不知道,只能看着那些护士着急的进进出出,而自己却什么也帮不到。

“小艾。”闫言提着个两大袋东西小跑过来,见夏艾心不在焉的,恐怕是在害怕小姐会出事,对于小姐,他是了解得透彻了。“没事的,先吃点东西,照顾好自己才能等小姐手术出来才有力气照顾她。”打开一个盒饭递到夏艾的面前,夏艾抬起头看着闫言,眼泪瞬间滑落脸狭。

“不要哭,真的没事的,我相信小姐。”闫言把饭盒放在一边,伸手替她擦着眼泪,把她拥入怀里。

“我先送你回去吧,等下我再回来守着,你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没有休息了。”闫言扶起夏艾。可是夏艾却摇着头。

“先回去吧,我来守。”安以泯突然出现,示意闫言先带夏艾回去休息。

“姐夫,等姐姐出来,不要再气她了好不好?”夏艾哽咽着道。

“我知道了,先回去吧。”

见夏艾点着头,闫言牵着夏艾的手就往门口走去。

才刚走不到半个钟,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见医生走了出来,安以泯焦急的走到医生面前。

“医生,她怎么样?”

“还好来得及时,夏小姐已经渡过了危险期,我现在让护士替她转回病房,稍后再给你安排探望。”医生摘下手套犹豫了一下子,还是说了出来。“安先生,我很抱歉,孩子并没有保住。”说完就低着头转身离开。

安以泯揪在悬空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他就像听不到医生后面加上的话似的,现在的他,只要她活着好好的,就算没有孩子他也不再要求她什么了,见护士拉着躺在病床上的夏洛出来,那一张苍白如白纸的脸让他看了心惊胆战的。

“安先生,麻烦让一下。”护士看着愣在一边的安以泯,伸手就推了他一下,安以泯才回过神退后几步,倒靠在墙上。

在办好转房手续,安以泯走到病房门前,手紧紧握着门把犹豫着,最后还是打开门进去。

看着心电图仪器上不稳定的数字,还有提供她呼吸的氧气罩,他有点不知所措,坐在床边的椅子,伸手握住她冰冷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紧紧抵着。

“夏洛,对不起,求求你快醒过来,我宁愿你打我骂我,都不要你用这种方法来惩罚我。”声音逐渐沙哑,固执的眼泪湿润了夏洛的手背,滚烫滚烫的。

紧闭着眼睛的夏洛强忍着泪水,这个拥有一切的男人,不为失去什么,不为失去了一个即将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宝宝而掉泪,现在却为了她而掉下了男儿泪,是自己的固执伤害了他,同样也伤害了身边所有的人,抬起空着的左手扯下氧气罩,感觉到躺在床上的人儿有动静,安以泯赶紧抬起头,发现夏洛已经醒过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见氧气罩被她扯下想给她再戴回去,她却微微摇摇头以示拒绝。

“我去叫医生。”准备起身跑去叫医生过来再给她检查检查,但是发现自己的手早已经被她紧紧反握着了。

“对不起。”夏洛虚弱的开口,声音很小很小,几乎只能从口型中看出来。

“什么都不要说。”拉开夏洛的手,将氧气罩重新给她戴上,坐回椅子上握着她的手给她取暖。

“我再也不会要求你什么,只要你给我好好的活着。”

夏洛看着安以泯,眼泪再次滑落脸狭,即使是这样,她还是不能放弃对徐名美的报复,她现在这个样子待在他的身边只会是拖累他,再说,拍卖会在下个月初就要开始举办了,她等了那么久的机会,她绝对不要放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