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阵典

16 我会一直保护你

阵典 安东夜云 3080 2013-05-21 11:28:24

  十二时辰,是我大中华传承了数千年的时间计算单位。每个时辰约为两个小时,卯时正是适合修炼的时间,时间段大概是5:00~7:00,此时正是朝阳初生,又名日始、破晓、旭日等。阳台外面,闫良面朝日出的方向盘膝而坐,此时正是卯时阶段,天地灵气极为活跃,是修炼《青木决》的最佳时间。只有无事缠身,闫良一般是不会放过修炼的时间的,毕竟,自己是有希望达到祖师爷飞天遁地的境界,这是所有武者都向往的境界,当勤勉持恒,不可有丝毫懒惰。

控制着心脏的跳动频率,一缕缕天地精华被牵扯涌进闫良的身躯,体内的筋脉间气血奔腾,每次内视体内的修炼情况,闫良都觉得五脏六腑的位置非常的玄妙,就像体内有一个阵法一样,而这些五脏六腑则是像阵基……阵法,闫良没有接触过,但是毕竟活在现代生活,小说电视剧电影都是看的,像玄幻小说就有阵法这一说。而之所以觉得内脏像一个阵法,是因为修炼了《青木决》后,闫良看一些东西的布局都觉得有点巧妙。特别是内脏,提供或者转换着能源让人活下去,或者说更强大,所以,每次闫良内视体内状况的时候,总觉得人体的内脏布局很是玄妙的感觉,但是自己又不知道玄妙在哪里……

朝阳初升,大地回暖,散播着神奇的能量,人类又进入了繁忙的一天。而闫良也停止了修炼,看着天边红彤彤的朝阳,闫良只觉得心胸一阵舒畅广阔,这是一种意境美吧。此时已是早上7:16,闫良微微一笑,心情倍好地转身走进厨房,洗了米,煮点粥,然后又下楼买了点包子之类的早餐。

房间里,江小雅悠悠地醒转过来,这一觉睡得很舒服,似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舒服了。原本还刚睡醒睡意朦胧的样子她,迟钝了几秒后,才惊愕地发现,这个房间不是她的房间,这里不是她的家。江小雅看了眼房间,没发现闫良的身影,但是想起昨晚自己已经是闫良的女朋友,又是淡淡的笑意挂在嘴边。走出房间,江小雅看见一个年轻男子在厨房里忙碌着,淡淡的幸福感又涌上心头。连江小雅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在自己心里已经有了闫良的身影。也许是闫良来公司的第一天吧,他的形象也是那么的平易近人,跟叶韵一样,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或许是因为闫良身上有叶韵的身影吧,所以江小雅才不知不觉地让闫良走进了自己的心扉。

“早安。”闫良一边煎着荷包蛋,一边微笑着跟江小雅打招呼。江小雅靠在门边甜甜地笑着,她喜欢被宠爱呵护的感觉。闫良将煎好的荷包蛋放在纯白的碟子上,对江小雅说道“牙刷和杯子在卫生间里面,今早上刚买的。”

“嗯!”江小雅心里面甜滋滋的,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天啊,自己真的喜欢上闫良了。

早餐很丰盛,四个包子——鲜肉馅、酸菜馅、奶黄馅、芋泥馅,还有荷包蛋,还有一碟空心菜,还有白粥。

“今天上班吗?”闫良夹起一个肉包,喝了两口白粥,眼睛看向江小雅。

江小雅喝了一口粥,才说道“我辞职了,不上班,那份工作本来就很枯燥,难道你不觉得吗?”

闫良无语了,工作就是工作,哪有那么挑剔,不过,自己知道江小雅本来就是个千金大小姐,出身豪门,大可以不用工作。传承了数百年的龙门,财富肯定也是相当的惊人,说江小雅出身豪门,也不为过。闫良也是觉得有道理地点了点头,但是想到江小雅的家庭,闫良还是开口了“我觉得,作为你的男朋友,我是不是今天就去你家,看看咱爸啊?”

原本还想夹起空心菜尝尝的江小雅,顿时神色落寞地收回了筷子,沉默着,脸色有点淡淡的忧伤。闫良知道,江小雅的前男友就是去了自己家才出事了的,她的心里一直有着这个疙瘩。但是闫良丝毫不怕,正所谓艺高胆大,自己身为当今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虽不说武功天下第一,但是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何况还内功深厚,身怀武林中顶级的轻功身法《踏虚》,就算对方有枪支,只要不是冲锋枪扫射,基本能闪躲。

闫良温柔地说道“怎么了?不要担心,你家人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不怕的。还是说,现在还不是见你家人的时候?”

江小雅沉默着,美丽的大眼睛盯着闫良,就是不说话。闫良放下碗筷,然后将双手握住江小雅的小手,说道“既然你不希望我去你家,我就不去了。不过,谁也别想从我手中将你抢走,你是我的!”

看着闫良的双眼,那真挚的感情,江小雅忍不住又流下了眼泪。哎呦喂,这可把闫良给心疼的咯,起身走到江小雅身边,搂着她,让她依靠在自己结实的腹部。闫良啊闫良,你怎么能让小雅这么担心害怕,闫良的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

“跟我来,我让你了解一下我。”闫良拉起泪眼朦胧的江小雅,往天台上走。江小雅的泪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但也随着他一起上去了。

天台上,闫良双手握着江小雅的小手,说道“你昨晚不是说要我讲我的故事吗?我现在就告诉你。”说着就转身走向护栏边,在护栏的对面,有着一栋楼,两楼之间隔着十几米。虽然是十几米,但这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跨越的。护栏边上的闫良转身对着江小雅,微笑着说道“小雅,我要告诉你,我有保护你的能力,我会一直保护你,永远。”说着身影一纵,整个人跳出了楼外。

江小雅惊恐地大叫了一声“闫良!……”叫声中隐含着哭声,这一刻,江小雅害怕得心都碎了,快速跑了过来,想拉住闫良。谁知她还没跑到护栏边,就已经看到已经身在空中的闫良脚下对着空气踩了一下,下一秒便是到了对面那栋楼的天台上!起如飞燕掠空,落如蜻蜒点水。

“轻功……闫良竟然会轻功!”江小雅满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对面那边的闫良。而对面那边的闫良,则是轻笑一声,身形一闪,直接横跨十几米的距离,速度奇快无比!

江小雅彻底惊呆了,她不敢相信,闫良竟然会武功,而且按照刚才那种轻功程度,就是自己的父亲也有所不及。江小雅是又惊又喜的,接着是又蹦又跳的拉着闫良的手臂,嘴里嚷嚷着“是轻功,是轻功,你刚才用的是轻功……”

闫良看着眼前的江小雅竟然因为自己会轻功而高兴成这样,知道她一直以来都是为了自己而担惊受怕着,心里不禁一阵疼惜,一把搂住江小雅,紧紧地抱着,感动着说道“你是我的,谁也夺不走,我要保护你一辈子,不让你担惊受怕……”

“嗯!”江小雅用力地嗯了一声,眼泪还是哗啦啦地流了下来,紧紧地与闫良相拥着…………

………………………………………………

城南郊区外,一条笔直的泊油路延伸进去一座山丘。那座山丘不高,也就百米左右,周围树林茂密,方圆十几公里大小。山丘上面,分布着几栋院落,都是东方的复古式阁楼。这里是玄武山庄,是玄武门的根基所在。

此时已是早上八点多,练武场中,一道年轻的身影游走在木桩间,“碰!”“碰!”的声音作响,拳脚相加,时不时变换着招式,这道身影正是咱们的韦大少——韦远发。

“喝!”韦远发一拳砸碎了一根木桩,更是一腿横扫断了周边的几根木桩!收功运气,韦远发便停止了今天的晨练。身为玄武门的少主,传承了数百的门派,韦远发怎么可能是一个不懂拳脚功夫的人,更是修炼着镇派之宝《神龟决》,一身内功极为浑厚,实力跻身于江湖中二流高手,更是二流高手中的顶尖存在!虽然现代已是科技时代,但是武林江湖还是存在的。每三年会有一次武林人士的比武切磋,是由众位武林前辈组织的武林大会,没有武林盟主,只有排行榜,根据排行榜可以分配哪个城市哪个地区是归谁经营,其他人不得插手。当然,所经营的,不过是地下世界,也就是所谓的黑社会。

“少主,您的电话!”旁边一个身形精悍的年轻男子将手机递给韦远发,这年轻男子也不简单,属于门派内的精英,地下世界的精英,一般都是安排这些精英去管理经营。

“什么情况?”韦远发对着手机淡淡说道,另一只手上拿着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的细汗,虽然是晨练,可是这运动也是激烈,会冒汗再正常不过了。

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厚重的声音“少主,江小姐彻夜未下楼,而你说的那个男子,昨夜已经回来了。”

“嗯?!没下楼……那小子还回来了?继续观察,有什么特别情况就通知我。如果看到那个男子独自走在人少的地方,你就去废了他!”韦远发淡漠地下令着,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