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03:宛若初见(2)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284 2012-02-13 13:52:16

  “落歌?”

睡梦中落歌似乎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声音婉转圆润,如一眼暖泉,让人沉浸在其中不愿醒来。

落歌弯了弯嘴角,“姐姐……”

刚走到床边的袭玉听到这一声细微的呢喃,身形蓦然一僵,半晌才伸出手捏了捏床上可人儿的脸蛋儿,“懒虫,起床了……”

睡梦中,落歌仿佛看到一身白衣的姐姐,清雅飘缈。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宛若清烟。

她拉过自己的手,眸若珠玉,盈盈生情,“歌儿。”

她歪着头,轻唤了一声,声音夹杂着难掩的宠溺。

梦中的落歌欣喜的伏在她的肩头,眉睫轻颤,嘴角弯弯,“姐姐……”

姐姐,姐姐……歌儿好想你……似乎有人在轻捏自己的脸,指尖细腻,清凉,还带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

是……姐姐么……

落歌蓦地睁大眼睛。细密如丝的光线一泻万丈,照得眼睛微晃了。

眼神慢慢聚焦,一张妩媚冷艳的脸在脑海中放大……略带失落地低了头,唤道:“袭管家。”

袭玉菀尔一笑,“梦到亲人了?”

“是……”落歌低垂的眼角悄悄掩饰了要蔓延出来的水光。

“你……还有姐姐?”

落歌怔了怔神,随即摇了摇头,“没有。”

袭玉了然一笑,不再多问,“王爷也该起床了,你赶紧准备一下,去寝殿侯着吧。”

“奴婢这就去……”说话间,落歌利落地穿好衣服,跳下床,匆忙套着鞋子。

袭玉转过身,看着她笑了笑,便走了出去。

东方破晓,云光旖旎。

积了几天的雪,在日光的探视下,微红了脸,凝结成一滴一滴汗珠。

此时的落歌正端着洗脸水侯在寝殿门外。

半个时辰过去了,沈暮白似乎没有半点要起来的征兆。

终于……

“来人。”一道清冷的声音自屋内传来。

落歌跺了跺脚,推开殿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沈暮白仅着一件白色中衣,青丝凌乱,清冷的面容此时也因刚醒而沾些绯红,平添了一丝魅惑。

放下脸盆,落歌拧了拧巾帕,屈膝跪下,双手上举,“王爷。”

接过她递来的巾帕,沈暮白擦了脸,道:“更衣。”

落歌站起身来,走到衣橱前,打开衣橱,才问:“王爷今天要穿哪件?”

满目的白……这个王爷,还真是嗜好白衣啊!

“你说本王穿哪件好看?”沈暮白似笑非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落歌并未转身看,便要答道:“王……”

“王爷穿哪件都好看。”一道柔媚似水的声音打断了她。

落歌缓缓转过头来,却发现紫色雕花红檀木床上似乎还躺着一个人!

而此时那名女子轻纱半披,肤若凝脂。

她挑着秀眉,毫不忌惮地打量着落歌,继而眸光一转,柔情似水,“王爷,这个丫头,是新来的?”

沈暮白温柔地把她鬓前的一缕青丝拂到耳后,“裳儿管她作甚?不过是一个丫鬟罢了。”

伊怜裳感受到他冰冷的指尖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蠕动了一下嘴唇,终是闭了嘴。

沈暮白看了一眼僵立在一旁的落歌,挥了挥手,“下去罢。”

———————————

离开寝殿,刚好遇到从府外回来的袭玉,便上前打了声招呼,“袭管家。”

袭玉看了眼落歌,眉眼带笑,“被赶出来了?”

落歌没有答话。

袭玉拉过她的手,“也好,且随我来,正好可以帮我做点事情。”

厨房中央的小灶上面冒着清烟,隐约有股草药味。

袭玉把那药汁倒于碗中,碗底又垫了帕子,这才递给落歌,“你把这药汁送到西院的镜云阁罢。”

落歌顺从地接过药汁,往门口走去。待走到门口,落歌迟疑地停下步子,似是欲言又止。

“怎么?”袭玉疑惑地看了一眼,似在询问,实为探究。

落歌苦想了一阵子,才开口,“袭管家,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