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凤落成歌

006:画堂深苑(1)

凤落成歌 妃流年 1224 2012-02-13 13:52:16

  花林深处,无人见得,一袭红衣在落歌离开不久后,才从旁边花木阴影里露出一角,转而不见——若不是地面上因着那人离去时衣袖煽动的风刮起一层雪霰,还真的会让人以为这个地方,那袭红衣,根本就没存在过。

王府一隅。

那袭红衣微作一揖,神情淡然,“她离开了。

”红衣身后的阴影里,似乎还有一人。只因避着光,看不清那人容颜。

回答红衣的,是一片冗长的沉默。

红衣依旧维持先前的动作,也不抬头,只是暗自在心中揣度立在阴影里的少年的心思。奈何只能无奈作罢。那人心思,岂是他一朝一夕便能参悟的?良久,久远到似乎天地混淆。红衣男子才听得一句“下去吧。”

微晃了神,红衣才“是”了一声,声音清净旷远,听不出悲喜。

天色明亮了一个早晨,到午时三刻,又阴沉了起来,地面未融化完的雪片微微泛蓝,整个王府被冬天感染了几分沉寂。

厨房。

烟雾缭绕,一旁的案几上摆满了做好的饭菜。

“你,把火烧大点。”

“哎哎……还有你,站在一边怕熏着还是怎么着?当什么木头桩子,快点干活!”

“你,把菜给我洗干净咯,主子们吃坏了肚子,咱拿自己的脑袋都担待不起……”

……

落歌刚踏进厨房,各种叫骂声不绝于耳。微皱了眉,漫姝向一领班丫鬟方向走去。

“王爷的膳食可准备好了?”

刚刚还在大声呼喝的丫鬟泯了声,拿黑眼珠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了落歌一番。见同是丫鬟装扮,便拿白眼珠瞥了她一眼,“喏,案几上全是。”对于她的蔑视,落歌一笑而过,“王爷马上要用膳,这些做好的饭菜,我找人送去,没做好的,尽快便是。”那丫鬟目光投放在房梁上,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不再作搭理。落歌自知无趣,便告了辞,匆匆离开了。

午时四刻。

落歌被唤到大堂侍候王爷用餐,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早晨王爷床上的那个女子。落歌下意识地朝袭玉的方向望去。

只见袭玉眼睑温顺地低垂,淡然平静,丝毫不见早晨的戾气。疑惑间,门口一段骚动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皇上驾到……”宦官的声音尖锐地响起,划破了王府的沉谧。

沈暮白自饭桌离开,带着王府上上下下一帮人迎了出去,“臣弟(奴婢)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呵呵呵呵……”清朗的笑声自远处传来,转眼间,但见一抹修长的身影来到了沈暮白面前。

“自家人,不必多礼。都起来吧。”

“谢皇上……”

待到落歌起身,皇上已和沈暮白率先步入厅堂。

这阮国帝王,便是沈彧。沈彧为前帝第二子,梅妃所出。

相传当时梅妃是受极了宠爱的,因着梅妃极喜爱梅花,便毁了皇后的桃花林,改种了梅花。还曾推丽妃下水,差点害得丽妃香消玉损。而先帝对于梅妃的所作所为,都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敷衍着关了她几天,便不了了之了。

皇后所出一子,奈何活不过三月,夭折西归。而梅妃膝下恰有一子,甚是称了先帝的心意。

阮国337年,帝立梅妃之子沈彧为太子。阮国341年,先帝驾崩,太子彧继位。阮国341年冬,皇子沈钧发起宫变。

沈彧派三万精兵镇ya,那一晚,火光冲天,血流成河。所有叛兵皆身首异处,沈彧为绝后患,于是下诏把所有前皇室公主皇子贬为庶民,又派几十杀手埋伏于宫外,暗杀了所有前皇室。在这次宫变中,最幸运的,便是沈暮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